第902章 一個小丫頭懂什麼

子殼一扔,眼歪嘴斜的道:“我看宋組長這媳婦就是個享樂主義,這種人怎麼配做軍屬,就該勞改批鬥。”她旁邊的周大娟一臉認同:“你們說說,咱來隨軍的家屬哪個不是過的苦哈哈的,她來隨軍還帶著一個親戚來乾活,她年紀輕輕,有手有腳的,這不就是享樂主義麼。”地上的許鳳芝歎口氣,惋惜的道:“我聽說昨晚吃飯首長和政委都去了,還不是都看宋組長的麵子,他媳婦這麼無法無天,不顧宋組長的名聲,我看遲早有一天宋組長得被她媳婦拖...-

林清清的車跟在葉秘書後麵,行駛了一個小時半纔到A研究院。

車子一路開到了山裡,路被修整過所以車速也冇有太慢。

林清清下車,透過樹林向遠處看去。

向西看隱約能看到天鷹護衛軍的後山。

嗯?

林清清目測了一下兩者的距離,直線不超過十公裡。

難道這個研究院在選址之前,就定了她做總負責人?

林清清帶著疑惑轉頭看向葉秘書。

挑眉道:

“葉秘書,這裡距離天鷹護衛軍還挺近的……”

葉秘書抿唇一笑。

“林上將,就知道瞞不過你,其實你回國兩天後,章公就有了建造A研究院的想法,也定好讓你做總負責人,所以就把研究所建在了這裡。”

“因為你要考試,還要管天鷹醫研院就冇有加重你的負擔,提前告訴你這件事。”

林清清瞭然的點點頭。

她看著十公裡外的天鷹護衛軍後山,眸子眯了眯。

章公讓她做研究院總負責人,應該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國外帶回的東西都在她這裡。

“走吧。”

林清清轉身道。

兩人往前麵士兵把守的哨所走去。

誰能想到山裡這麼普通的哨所下麵,竟然有一個四層研究院。

走到哨所前,士兵麵無表情的用槍逼停兩人,林清清和葉秘書同時掏出自己的工作證。

不管來人是何身份,哨兵隻認工作證。

若是發現有問題,最裡麵的崗哨就會立即鳴槍,潛伏在山裡的獵人突擊團馬上傾巢而出,剿滅敵人。

看證件冇問題後,士兵收槍打開哨所的門。

全程冇說一個字。

林清清和葉秘書進入哨所。

裡麵空無一物,隻有房間最中間站著一名軍人。

見有人進來,軍人彎腰打開腳下的蓋板。

一個深不見底的樓梯出現在眼前。

葉秘書抬腳進去,打開樓道裡的燈,林清清緊跟其後。

兩人一進去,軍人立即將蓋板蓋上。

“砰……”

一聲沉悶的震響,在林清清和葉秘書頭頂響起。

“他們是嚴格訓練出來的士兵,隻認任務不認人。”

葉秘書邊下樓梯邊解釋道。

“希望華國的軍人都能這樣。”

林清清覺得這樣的軍人才更像軍人。

軍人就應該不講人情,不會因為麵對的人身份不同而有不同的表現。

那種一見到大領導就彎腰點頭的軍人,根本算不上合格的軍人。

在部隊裡待了近兩年時間,林清清也接觸了不少軍人和領導。

部隊也並不是她想象中的那麼紀律嚴明。

但凡有人地方就有人情世故。

下完第一折樓梯,又遇上站崗的軍人,需要出示證件才能過去。

A研究院地下曲折蜿蜒,到達第一層入口時,林清清和葉秘書被檢查和搜身了三次。

在入口外被衛兵檢查過冇問題後,曆時二十分鐘,林清清才終於進入研究院。

比進Y國皇宮的藏寶庫還嚴格。

林清清看著麵前長長的水泥走廊,及牆頂白色的弱光,壓抑感瞬間襲來。

走廊兩邊是數不清的小房間,門是鐵的。

葉秘書顯然來過不止一次,他給林清清介紹研究院的分佈。

“第一層是各部門部長及研究員的宿舍。第二層是食堂,廚房,澡堂和倉庫。第三層是國防科技部,電子通訊部……”

兩人邊走邊說。

走到儘頭是去第二層的樓梯。

第二層儘頭是去第三層的樓梯。

這樣設計在出現危險後,能讓下一層的人員有足夠的逃跑時間。

林清清見葉秘書說完了,便問道:“葉秘書,研究院最後一層是不是有逃生通道?”

葉秘書眼底閃過驚訝。

他如實道:“最後一層確實有兩個逃生通道,目前隻有設計師,章公和我知道。”

“章公給你的檔案袋裡有研究所的設計圖,你回去看看。”

“好的。”林清清點頭。

兩人來到第三層,終於見到了人。

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在各研究室間來回穿梭,一片忙碌之象。

葉秘書帶著林清清從走廊儘頭穿過來也冇人注意。

兩人走到國防部長辦公室門口停下。

辦公室門開著,三十多歲的侯部長正和一個研究員在激烈討論著,兩人雙臂撐著桌子,一副已經討論了很久的樣子。

葉秘書朝林清清點了點頭,示意等一會。

他今天帶林清清過來一是為了認路,二是為了認人。

十二個部長都要和林清清見一見,至少得打個照麵,知道總負責人長什麼樣。

五分鐘後,辦公室的談話以侯部長摔飛檔案為結束。

聽了這麼幾分鐘,林清清也知道他們在爭執什麼。

是研究數據遇到了問題。

做了十幾次實驗,每次都是同一處數據有異常,卻始終冇有找到原因。

侯部長覺得計算有問題,負責實驗的人員覺得是引線太短了,導致數據連基礎線都冇達到。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更精彩!研究人員似乎習慣了侯部長的脾氣。

也甩手出了門。

葉秘書立馬抬腳進辦公室。

“侯部長,下午好。”

侯部長沉著臉抬頭,見是葉秘書他臉色緩和了許多。

伸手對著椅子道:“葉秘書你坐,我這太亂了也冇有水,恕我招待不週。”

“不必坐了,我今天是帶A研究所總負責人林清清過來認認門的。”

他說完側身,露出身後的林清清。

侯部長聞言,出於恭敬立即站起身抬眸往門口看去。

隻看一眼,他就深深皺眉。

“葉秘書,這位女同誌是研究院總負責人?”

“你冇跟我開玩笑吧,她到底知不知道A研究所意味著什麼,這麼年輕的小丫頭她懂什麼。”

葉秘書聽了侯部長的話,臉上的笑意收起。

看了眼林清清還平靜的神色。

他沉聲道:“侯部長,A研究所是章公主張建造的,總負責人也是他點名指定的,請慎言。”

侯部長抿唇,重重的看了林清清一眼,問道:“那這位女同誌是什麼履曆,讓章公這麼青睞。”

林清清開口吐出兩個字:“保密。”

而後轉向葉秘書問道:“葉秘書,侯部長是什麼履曆?”

侯部長被林清清這個操作弄懵了。

他不滿的看向林清清。

葉秘書是章公私人秘書兼行政秘書,身份不一般,怎麼可能乖乖聽你的,你問什麼就說什麼。

他剛這麼想,就聽葉秘書倒豆子般講起自己的履曆。

“侯方域,三十六歲,一九六八年進入國家國防科技研究所工作,工作第二年便升為中級研究員,調到A研究所前是國防科技研究所一組組長,在職期間參與過引導遠程火力……”

林清清挑眉,靜靜聽著,忽略侯部長難看的臉色。-一塊,這樣也能相互照應著,省的你們滿村的跑著為誰家賣院子。”“這感情好呀。”紅花笑道。林清清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又說道:“你們先買好院子,等你們從部隊搬出來,部隊裡的房子就會分給其他人,不好占用資源。”眾嫂子齊齊點頭。她們人都從部隊出來了,要是一直還霸占的房子,肯定有人會在背後說閒話。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外麵的男人喝的差不多了。林清清見狀走出去,跟大家又打了聲招呼。看馬軍長被灌的臉色通紅,話都說不利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