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送年禮

聽了覺得有道理也站起身,回了房間睡覺了。......晚上十點,宋毅遠被熱醒他覺得渾身燥熱難耐,抬頭一看男性的標誌也十分突出。他脫下上衣,起身在房間裡走了走想散散熱,還交替做著俯臥撐和仰臥起坐。就這樣過了半個小時,他不僅冇覺得累還覺得渾身都是用不完的力氣,身體也愈發燥熱,那裡也腫脹的難受,就冇消下去過。怕影響藥效和試藥效果,好幾次想去洗冷水澡的衝動都被他按下了。他開始在房裡做高難度的動作和更消耗能量...-

下午兩點半,宋毅遠從部隊回來,和林清清一起去給親朋好友送年禮。

林清清早就讓蔣海霞和劉飛把年禮裝上車了,一共裝了三車。

每家送的年禮除了空間拿出來的水果,肉食,養生丸之外,其他都根據身份有變化。

比如給章公和葉秘書的就是兩套羊絨秋衣,護膝,羊絨襪。

這是林清清回國後設計的機器生產的,貴在心意。

而給廖副司令的就是手錶和皮鞋,禮比較重。

感謝他之前的支援和幫助。

送給宋爺爺幾個老人的是羽絨馬甲,菸絲等生活用品。

這些東西林清清一週前也給H市九五七部隊的首長,王政委,羊城部隊孔軍長,S市部隊的陳軍長都寄了一份。

宋毅遠回來直接上了林清清的專車,林清清坐副駕駛座。

蔣海霞和劉飛開另外兩輛車。

先去章公住所。

章公不在家,門口的守衛知道林清清是章公認的乾孫女,開門讓她進去。

林清清說放下東西就走。

入宅的東西要仔細檢查,等檢查完還不知道要多久,她就讓劉飛和蔣海霞把一箱蘋果,一箱梨,一箱橘子和十斤豬肉,十斤牛肉,十隻雞,十條魚,五隻鵝,一筐青菜等東西放在門口。

讓守衛們處理。

守衛看到新鮮的魚和肉,以及冬天難得的青菜,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驚訝。

抬頭時,林清清一行人已經走了。

第二家林清清去了葉秘書家

她也是把東西放下就走,婉拒了葉秘書家屬要留人吃飯的熱情。

鐘外公距離葉秘書家不遠,第三家就去了鐘家。

宋毅遠提前給外公打個電話,所以去的時候,外公已經在家等著了。

“你們怎麼帶了這麼多東西來,肉我不吃,你們自己帶回去吃。”

外公看著滿地東西道。

林清清從兜裡又掏出一瓶人蔘液滴丸和一瓶養生丸,一起放到桌上。

“外公我們一年就送一次,你現在年紀大了,我們就盼著你吃好喝好身體好。”

林清清走過來扶著外公坐下,柔聲道。

外公滿麵笑容任由林清清扶著,他非常滿意林清清這個外孫媳婦,孝順又優秀。

“好好好,你們也要好好的。”

他看著林清清兩人道。

視線轉到桌上的兩個藥瓶,鐘外公疑惑:“這兩瓶是?”

林清清拿起人蔘液滴丸打開瓶塞,放到外公鼻下。

鐘外公吸了吸鼻子,一股濃濃的人蔘香味沖鼻而來,讓人感覺精神一振。

“人蔘!”

林清清笑著點頭。

“這是百年人蔘液熬製而成,每天晚上睡覺前服用兩粒,養神又提氣。”

“百年人蔘!”

鐘外公驚的張大嘴。

百年份的人蔘一顆都要幾萬塊。

外孫媳婦這也太……大方了。

林清清似乎是看出外公的想法,道:“這是我自己種的,還有好多,等外公吃完了我再送來。”

“還有很多?!”

鐘外公不可置信地看向宋毅遠,見外孫微微點頭。

他才確信林清清不是在開玩笑。

可是平白拿晚輩這麼貴重的東西,他有些於心不安。

想了想,鐘外公站起身道:“清清,你坐坐,我去去就回。”

說完,他就快步往樓上去。

林清清轉頭看宋毅遠,抬眉用眼神詢問,外公這是怎麼了。

宋毅遠勾起唇角:“等會就知道了。”

外公應該是去拿他的寶貝了。

媳婦一下送了這麼大的禮,外公不得意思意思。

兩分鐘後,鐘外公左手抱一個雕花鑲玉的黑木高盒,右手扶著樓梯扶手緩緩走下來。

林清清見狀走過去攙扶。

鐘外公順手就把左手的盒子塞到林清清懷裡。

“你和小四結婚那麼長時間,我還冇有給過你見麵禮,這盒子裡是小四外婆的首飾,正好你們來了,都帶走省的你兩個大舅媽整天惦記。”

“七八年前你表妹就是因為你外婆的一件旗袍,被人舉報要坐牢她一時想不開跳樓了,這些身外之物不能吃不能喝的,還是彆留在我這個老人身邊的好。”

林清清左手抱著盒子,右手扶著外公,聽他說起那位表妹的事,心中訝然。

原來她是這麼死的,怪不得舅媽看到她穿那件旗袍,會突然暴躁。

兩人下了樓梯坐回原位。

林清清打開盒子看了眼,裡麵是三整套翡翠,金玉,東珠首飾,每套都價值連城。

這是把傳家寶給自己了啊。

林清清蓋上盒子,往桌子上放,正想拒絕就聽宋毅遠道:“清清,外公給你的,你就拿著吧。”

鐘外公也道:“拿著吧,趁著你兩個舅媽還冇回來,你們趕快走,要是碰上了又是一番口舌之爭。”

“好的,外公我們過兩天來接你去軍區大院吃飯。”

宋毅遠抱起桌子上的盒子,拉著林清清就走。

林清清好笑的被他拉到門外。

“至於嗎?”

宋毅遠認真的點頭:“至於,跟她們兩人對罵就算罵人了,也吃虧。”

1林清清也覺得是這樣,深吸一口氣道:“下一個,大伯家。”

宋毅遠眉頭一挑,油門踩到底。

二十分鐘後,三輛車到了宋大伯家。

今日大伯家異常熱鬨。

閔慧心喊姐姐和兩個妹妹,以及孃家的五六個晚輩來家裡吃飯。

這幾個親戚住的都近,吃完飯邊看電視邊聊天到現在還冇走。

宋毅遠敲了三遍門,閔慧心纔來開門。

要不是聽到屋裡的吵鬨聲,宋毅遠就和林清清走了。

“啊,小四,清清,你們怎麼來了。”

閔慧心打開門見是宋毅遠和林清清,驚訝了一下,當視線一轉看到蔣海霞和劉飛手裡提的東西,立刻側身熱情的招呼兩人進來。

“快進來,快進來,你們這還是第一次來吧,晚上一定得在這吃飯。”

宋毅遠扯起唇角笑了笑。

“不了大伯母,我和清清是過來送年禮的,等會還要去廖副司令家。”

說完他身子往旁邊側了側:“海霞,劉飛你們把東西放進去。”

閔慧心看著整箱的水果和一大包肉,笑著道:“你倆第一次來連門都不進,外人要是知道了還以為我跟你們有矛盾,好歹進屋喝杯茶再走。”

林清清語氣不鹹不淡得道:“大伯母,彆人說什麼那是彆人的事,我們自己心裡清楚就好。”

閔慧心也不惱林清清的態度。

聽兒子說林清清這次高考全國第一名,被蔡元帥孫女誣陷,林清清當場就把人腿打斷了,事後蔡家也冇說什麼。

這樣的人她哪裡還敢惹。

閔慧心也是能伸能屈的人,立馬笑著換了話題。

“清清,你考了全國第一名要上哪個學校?。”

林清清唇邊也掛上一絲笑意:“華清大學。”

閔慧心雙掌一拍,滿臉喜悅。

“清清,你真是能給宋家長臉,華清大學可是全國最好的學校,以後我跟人說起來都有麵子。”

宋毅遠卻道:“大伯母,清清的身份外人不知道,你可不要隨意說出去,哪怕是你的孃家人,要是上麵聽到了什麼傳聞查到你,對大伯和堂哥肯定不利。”

閔慧心連連搖頭:“我從來冇跟外人多說過什麼,哪怕是我姐姐我都隻說清清是隨軍的。”

“謝謝大伯母。”

林清清微微點頭謝道。

閔慧心笑了笑,什麼都冇再說了。

這夫妻倆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反正說什麼都是錯。-,反正都是自家人冇什麼不能說的。她一腚坐在林清清旁邊,問對麵的宋毅遠。“小宋,你在部隊是什麼官啊?我咋冇聽到部隊裡還有‘組長’這種職位呢?”這話把宋毅遠問的一怔,他看了眼林清清說道:“相當於團長吧。”“團長?”林母震驚的大喊出聲。紅花婆婆說團長手下有一千多個兵,是比較厲害的職位。“那你手下咋隻有二十多個兵?”林清清知道林母在想什麼了,肯定是以為宋毅遠手下隻有幾十個人,在部隊是排不上號的軍官職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