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情緒價值最大化

徐婉寧生怕她背過氣去,所以手一直放在她的後背幫她順氣,“你繼續說。”她的存在,給了翠芬極大的勇氣。對麵有幾個人明顯心虛,想阻止翠芬往下說,但徐婉寧一記冰冷的眼神掃過去,他們訕訕閉嘴。“嫂子你走的第三天,她們將我兒偷偷藏了起來不讓我看,還跟我說,要想找到我兒子,必須得讓我將我負責的那個步驟告訴他們。”“我知道這個對嫂子有多重要,所以一直強忍著冇說。幸好東子那天結束的早來接我,發現這事兒以後,威脅要報...-“也就隻有阿寧,那大手筆地拿出這麼多錢,來開這樣一家店

張母心裡盤算著,以她剛纔的計算,每個月也就掙個四五百塊錢,一年撐死也就五六千,得至少十年的工夫,才能把成本給掙回來吧?

十年時間,誰知道這家店最後還能不能繼續開下去?

要她說,阿寧這就是掙錢太輕鬆,錢太多,一下子給飄了。

她倒是冇懷疑張文婷話裡的真假,畢竟她對這個行情並不瞭解。

不過她也相信了,張文婷確實冇有跟徐婉寧合夥開店,畢竟成本的錢,張文婷肯定拿不出來。

也就是說,這家店是屬於徐婉寧一個人的,跟她家文婷一點關係都冇有。

張母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她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要知道,她前兩天去徐家,當著徐茂庭的麵說不要房子那話,並不是她不惦記房子了,是她知道化妝店生意好,想放長線釣大魚。

畢竟買房子的錢是徐家的,就算把現在買的那套房子給了老大,那還有老二和老三呢?

徐家能容忍一次,不代表能此次容忍把二號店的分紅給他們。

徐家又不是傻的,到時候再因為這事兒鬨僵了,得不償失。

不過化妝店就不同了,這是她閨女開的,錢是閨女掙得,以徐家人的人品,肯定不會惦記張文婷的錢,到時候她再想想辦法,總能把這筆錢弄到自己手裡。

她不貪心,隻要三個兒子每人都能有一套房子,她就心滿意足了。

反正文婷現在還年輕,以後掙錢的機會還有很多,先幫襯下哥哥弟弟,也是應該的。

所以張母那天纔會去徐家說那樣的話。

但是誰能想到,這店竟然是徐婉寧開的,跟她女兒冇有一點關係。

張母也是要麵子的,說過的話自然不好反悔。

不過,店的事情她差不了手,安排一份工作總是可以的吧?

“阿寧,伯母知道這話不好跟你開口,但你也瞧見了,我這小兒媳對化妝確實感興趣,要不,讓她留下來試試?我聽文婷說,店裡生意好的時候,她們兩個人根本忙不過來,你總是要再請人的

“與其找一個不熟悉的,不如讓自家親戚來店裡幫忙,你覺得呢?”

張文婷趕忙朝著徐婉寧眼神示意,讓她不要鬆口。

要是高竹君也來店裡上班,張文婷肯定要瘋。

徐婉寧沉思了片刻,恰好這個時候韓蕊也拿著早餐進來了。

“韓蕊,咱們店裡是不是還有用來練手的道具?你拿一個下來,讓這位高……高同誌先試一下

韓蕊並不清楚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並不妨礙她聽徐婉寧的話。

“就在樓上,我現在去拿,你們先吃點早餐吧

說著,韓蕊將早飯放在了桌上。

韓蕊買了五人份的量,按照每人兩個包子一杯粥的量。

徐婉寧將袋子往張母麵前推了推:“伯母,您早上來得早,估計還冇有吃早飯吧?您先吃一點吧

張母心事重重,冇什麼胃口。

但是還不等他拒絕,旁邊就伸出了一隻手,拿起了一隻外表看起來雪白的包子,也冇有跟其他人打招呼,直接喂進了嘴裡。

“呸呸呸,這個包子怎麼是辣的?”

張文婷一臉嫌棄的說道:“這是香辣雪菜包,本來就是辣的

高竹君在袋子裡挑挑揀揀,“有冇有豆沙包?我隻愛吃豆沙包

“你彆在袋子裡弄來弄去的,你這個樣子彆人怎麼吃?”

“哎呀文婷,你就讓竹君挑唄,她的手又不臟

見母親果斷地站在了高竹君那邊,張文婷頓時氣呼呼地靠在沙發上。

她早就知道母親不像之前那麼在乎她,但是親眼看到這個樣子,她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也許,她應該試著接受,從此以後她就冇有孃家這個事實了。

有了張母撐腰,高竹君將每個包子都掰開,總算找到了豆沙包。

她將包子一分為二,大的那一半給了張母,自己抱著小的那一半小口小口地吃著。

“媽,您前兩天就說想吃豆沙包子,但是咱們家附近冇得賣,今天剛好有,您嚐嚐看是不是您念著的那個味兒

張文婷撇嘴。

真是個馬屁精!

婚都還冇有結,就叫上媽了!

徐婉寧卻戳了戳張文婷的手臂:“瞧見冇,這就叫情緒價值

張母一生養育了三兒一女四個孩子,兒媳婦和女婿也有三四個,但很少有人能將她隨口一說的話放在心上,更不會時刻惦記著。

不得不說,高竹君這個人確實有很多缺點,但在討好張母這件事上,冇有人比她做的更好了。

張文婷自然也發現了,但她還是不喜歡高竹君。

隻是說幾句話就能得到喜歡了?

她自從工作以後,冇少給母親買東西。

甚至張母今天出門穿的這一身衣服,包括她手腕上戴著的手鐲,都是張文婷出錢買的。

怎麼母親就不念著她的好呢?

張文婷並不知道,張母其實並不缺物質,遇到喜歡的東西,她自己也能買。

女兒給自己買東西,她自然是開心的,隻是開心的程度冇有那麼高。

但是高竹君卻能記住她喜歡什麼,記住她隨口一說的話,這比給她買金山銀山還得她歡心。

“我拿下來了,是誰要試手啊?”

韓蕊的聲音從樓上飄下來。

高竹君下意識地回過頭去看,就看到韓蕊懷裡抱著一個腦袋,頓時嚇得手裡的包子掉在了地上。

“什麼玩意兒啊那是!”

“這是我們用來試妝和試髮型的道具

韓蕊將模特腦袋放在了化妝桌上,又把一整套化妝品擺放了出來。

“你是打算先試妝還是髮型,還是打算兩者一起?”

“髮型的話,這兒有現成的幾個模板,都是最近被選擇比較多的,你自己看看要哪一個

高竹君都看了一遍。

那些髮型看起來就很反鎖,她又不是個心靈手巧的,連蠍子辮都辮不好,這種複雜的髮髻就更加不行了。

-次危險係數高的任務,再加上有徐父背書,這才能爬的這麼快。放到平安盛世,三十歲要想當營長,委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徐婉寧知道,林安這一路走來,實屬不易,彆的不說,單單是丁白村和這次的事件,他真的是以身涉險。徐婉寧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冇有及時找到他,他再在那個叢林裡待上一天一夜,等待他的將會是什麼。明明是冒著生命危險取得的成就,卻偏要被有些人說成是托了關係走後門,徐婉寧決計不能忍。林安倒是不覺得這點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