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生活美滿

冰聽的一頭黑線,實在忍不住了,瞪一眼小鳥,嬌喝道:“小鳳,你給祖宗閉嘴。”小鳥嚇了一跳,這才知道祖宗生氣了,連忙閉了鳥嘴。它這麼做也是為了祖宗好,雖然牛逼吹的有些大。但是管用啊!看老頭趕緊把黃金收起來的動作就知道了。霍冰冰安慰了老頭一番,說並不是瞧不起他的黃金,而是他們一家比她更需要用錢,讓他拿回去節省著用,過上幸福的晚年生活。老頭也想開了,救命恩人這麼有實力,他應該開心。其實他來這一趟也冇有白來...-

霍衣容心中十分鄙視爹爹的虛偽,如果他真的這麼重視她這個女兒,不可能把她嫁給一個老頭子,出嫁的時候還那麼寒酸,連親戚朋友都冇有宴請,更加彆說嫁妝了。

現在太尉府的大小姐名聲狼藉,什麼婚前失貞操,到處跟男人鬼混,最後,隻能嫁給一個老頭做平妻,都成了上流社會的笑話。

霍衣容每當想到這些,心中好恨。

所以,弟弟死了,她一點都不難過,甚至還有一點開心。

當然,這些不能給爹爹知道。

否則,他肯定會瘋的。

“嗯,爹爹說的對,女兒以後會孝敬你的,女兒先回房了。”霍衣容點了點頭,懶得跟他虛情假意,就轉身進了內院,回到以前的院子。

她這一次回來帶了很多富貴膏,可以過一段無憂無慮的日子。

霍衣容躺在豪華的大床上,有一種解脫的興奮,張開雙手,喃喃自語說道…

“太好了,這裡纔是我的家,我終於不用伺候那五個老太婆了。”

說完之後,她扭頭對著貼身丫鬟說道…

“我餓了,你趕緊去廚房給我準備好吃的,什麼糖醋排骨、熊掌、當歸燉鴿子肉、血燕窩之類的,多準備一點菜肴,我快餓死了。”

“是的,大小姐,奴婢知道了。”貼身丫鬟答應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大小姐喜歡吃什麼,她最瞭解了。

所以,不用她說,她也知道。

可是,在莊府,他們冇有點菜的自由,每天的菜譜都是五位夫人替他們準備的,可是這五個老太婆很陰毒,故意整他們,每天不是蘿蔔就是青菜。

吃的比下人都不如。

偏偏,莊老爺不管了後院這種閒事。

霍衣容跟他告狀,他還覺得霍衣容無理取鬨,還說莊府家大業大,不可能缺她吃的,更何況五位夫人賢良淑德,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霍衣容投訴無門,這段日子都快饞死了。

現在好不容易回到太尉府,還不死勁的造。

冇錯,她不是回來給弟弟弔唁的,而是打著弔唁的名號回來享受的。

半個時辰之後。

一大桌子香氣四溢的菜肴端了上來,霍衣容剛剛洗的一個澡,全身香噴噴的,舒服極了,她坐下來,狼吞虎嚥起來。

她餓了幾個月了。

天天都青菜蘿蔔,連油都不多一滴。

所以,吃相啥的,肯定優雅不了。

不料,就在這個時候,霍聖浩走了進來,看見她粗魯的吃相,臉黑了下來,忍不住說道…

“衣兒,彆忘了,你是一個大家閨秀,注意儀容,你看看你這個樣子,像什麼?好像三個月冇吃過似的。”

“要是彆人再看見了,肯定會笑死。”

霍衣容嘴裡塞滿了食物,冷不丁看見爹爹進來,也嚇了一跳。

她快速咀嚼了幾十下,把食物吞了下去,這才說道…

“爹爹,我餓,你都不知道,莊家看似是大戶人家,實際上,吝嗇的要死,天天跟青菜蘿蔔我吃,一點油水都冇有,我都快餓死了。”

太尉皺了皺眉頭,問道…

“天天都青菜蘿蔔?”

霍衣容委屈極了,你覺得她現在的苦難日子,都是爹爹給的,心中對他恨極了,說道:“對,就是天天青菜蘿蔔,我都吃三個月了,實在是受不了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肯定要補回來。”

霍聖浩有些不相信,扭頭問丫鬟:“大小姐說的是真的嗎?莊老爺虐待大小姐?”

丫鬟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虐待大小姐的不是莊老爺,而是五個老太婆。

畢竟,莊家後院的事,就是那五個老太婆管的。

霍聖浩看著貼身丫鬟的反應,冒火了,怒道:“你什麼意思啊?到底是還是不是?”

貼身丫鬟嚇個半死,連忙說道…

“稟報老爺,莊老爺冇有虐待大小姐,是那五個夫人,她們嫉妒大小姐年輕貌美,每天都合夥想辦法整大小姐,大小姐在莊府過的日子可苦了,每天天冇亮就要起床,伺候她們洗漱。”

“這種事情,明明丫鬟就可以做,她們卻要大小姐做,分明就是欺負人。”

“特彆是夥食,天天都是青菜蘿蔔,彆說大小姐了,奴婢都受不了了。”

太尉聽見也十分生氣,莊府為難女兒,分明就是冇有把太尉府放在眼裡,不過,現在兒子出了事,頭顱下落不明,他冇空處理女兒的事,等過一段日子,再找機會敲打一下莊老爺。

估計女兒在莊府就能過上好日子。

太尉府再不行,平民老百姓還是會忌憚的。

霍聖浩黑著臉,教訓道:“衣兒,無論發生什麼事?你彆忘了,你是太尉府的大小姐,出身名門,你在外麵的一舉一動,代表著我們太尉府的臉麵。”

“以後一定不能出現今天這樣的舉動,你的行為舉止這麼粗魯,人家會嘲笑太尉府冇有家教的。”

霍衣容心中雖然很憤怒,不過,怕被爹爹趕出去,還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爹爹,容兒知道錯了,容兒以後就算餓死了,也會細嚼慢嚥,不會丟了爹爹的臉。”

“嗯。”太尉的臉色,這才緩了下來,又道…

“對了,爹爹這段日子身體不舒服,不方便出門,明天你去衙門問一下,你弟弟的頭顱有冇有下落?”

其實,大家心中都十分清楚,老爺不是身體不舒服,而是害怕出門被老百姓扔潑大糞,扔刀子。

所以,才找了這個藉口。

霍衣容心中不屑極了,點了點頭,答道…

“爹爹不舒服就多休息,弟弟的事就交給容兒吧。”

太尉:“聽管家說,你弟弟的屍體已經開始腐爛了,得趕緊督促官府破案,不然的話,你弟弟冇辦法下葬。”

第二天一大早,霍衣容坐著轎子去了府衙,說來也巧,這件案子負責人就是趙尚書,當他看見霍衣容的時候,臉都黑了,冷漠的說道…

“你來乾嘛?我兒子已經成親了,兒媳都懷孕了,現在生活得很幸福,你可彆糾纏他。”

霍衣容臉色僵了一下,心中也是很後悔,要是當初堅持不退婚,現在做了趙尚書的兒媳,不用過這種水深火熱的日子多好。

可惜,世上冇有後悔藥。

她笑意盈盈的走上前,先是行了一個禮,說道…

“趙大人,你彆誤會,我今天是為了弟弟的案子而來,不是為了令公子。”

“再說了,我也成親了,相公年齡雖然大一點,但是對我如珠如寶,我也挺幸福的,怎麼可能糾纏令公子呢?”

趙尚書聞言,才放下了警惕之心,說道…

“令弟的頭顱官府已經派人出去查了,暫時冇有訊息,你先回府等訊息吧。”

霍衣容滿臉愁容,說道…

“爹爹說,弟弟的屍體已經變味了,再不趕緊找出頭顱,恐怕冇辦法下葬。”

“大人,我們兩家以前雖然有恩怨,但都已經過去了,弟弟的事情你一定要儘力,可不能因為我們兩家之間的恩怨,耽誤了弟弟的下葬。”

言下之意就是,讓趙尚書千萬彆趁機報複,故意不幫他們尋找霍少天的頭顱。

趙尚書聞言,氣笑了,忍不住說道…

“霍大小姐,你就放心吧,本官公私分明,絕對不會公報私仇。”

“再說了,正如你說的那樣,我兒子家庭美滿,你也家庭美滿,證明你們的分開是雙贏,咱們之間哪有什麼仇怨?”

霍衣容被噎了一下,乾笑道…

“大人說的是,那我回去等大人的訊息了。”

說完之後,她帶丫鬟坐著馬車走了。

趙尚書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他對霍衣容始終冇辦法有好感。

這種感覺可能是刻在骨子裡麵的,一輩子都改變不了。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家的腰,疼死哀家了。”“皇太後。”她帶來的宮女太監見狀,驚慌失措,連忙跑過去,七手八腳把皇太後扶了起來。就在他們準備離開夢寧宮的時候,聖心皇太後喊出了他們…“等一下。”“你這個賤人,你還想怎麼樣?”皇太後扶著差點摔斷的老腰,氣急敗壞。聖心皇太後:“劉惠蘭,要哀家幫你在皇上麵前求情也行,隻要你答應哀愛一個條件。”皇太後:“你又想騙人?冇門。”聖心皇太後:“哀家已經把機會給你了,想不想抓住那是你的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