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水木之心

“謝謝你,一直陪著我,其實,我一直在等這一天。”林牧微微一笑,眼中冇有任何責怪之色。“我是一個冇有能力的人,保護不了我的國家,保護不了我的親人,保護不了任何人,也保護不了你。”撫摸著女孩低垂的臉頰,林牧自嘲的笑了笑:“我這一輩子,隻想做一個青山腳下的放牛娃,隻想和喜歡的女孩每天生活在一起,最好生幾個孩子,每天我放牛回來,她做好晚飯,一家人其樂融融,就這樣簡單度過一生。”“我從來,都不想當什救世主,...-

“林牧,快醒醒!”耳邊傳來少女焦急的聲音,林牧猛然驚醒,隻見四周遍地黃沙,儘是斷壁殘垣。一株通體漆黑的巨樹聳立在廢墟中央,其樹乾乾癟,上麵枯枝敗葉,就好像一個枯瘦的老人一般,隻剩皮包骨頭。林牧的手掌此刻正按在樹乾之上,他移開手,漆黑的巨樹忽然化作粉末,虛空中,一道暗綠色如寶石一般的種子墜落在他的掌心。“這難道就是水木聖種?”林牧身後,王少傑神色一變。“冇想到,消失萬載的水木古國,竟然還留有這等東西。”李星也道。“據說水木聖樹,隻認可水木皇族,林牧學弟,難道是水木餘孽?”王少傑淡淡道,眼神之中,一縷殺氣綻放。“是了,這便是水木皇城,雲都遺跡了,據說萬年前玄冥帝國踏平水木四十九城,唯獨將這保留了下來,也不知為何。”李星道:“相傳雲都遺跡深處,有一片雲夢之澤,留有水木遺民,今日正好斬草除根!”“這就是你的老巢吧?怪不得秦念溪要送你回家,原來所圖在這,今日正好,送你去見你的先祖!”王少傑冷冷一笑:“順便,那水木聖種我就收下了,哈哈!”“既然如此,你們,便上路吧!”對此,林牧隻是回了淡淡一句,一股如淵如獄的意念驟然爆發,瞬間,席捲四麵八方。“這便是“天意”磁場嗎,早就聽聞林牧學弟意能非凡,今日一見,果然並非浪得虛名。”王少傑陶醉道:“真是無比美妙的感覺啊,“天意”磁場我也見過不少,但像林牧學弟你這種,深不見底,無窮無儘的“天意”磁場,我卻從未在其他人身上感受過。”“天意雖然廣闊,但林牧學弟可曾聽聞,幽幽玄冥可遮天?”黑暗如潮水一般降臨,如一張幕布覆蓋在林牧的意能磁場之上,頓時,林牧的一切感知,都好像被遮蔽。“玄冥七堂,看來少傑學長,便是暗堂的人了。”林牧情緒冇有任何波動,他的目光看向李星,微微一笑道:“那李星學長,又是哪堂之人?”“玄冥,血堂。”李星隻是冷淡道:“也罷,今日,也讓你死的明白,秦念溪,是魂堂之人,我等三人,今日送你,歸西。”一股血紅之色覆蓋天地,森然殺機如刀劍割裂人的皮膚。“我等覆滅你的肉身,而秦念溪會禁錮你的魂魄,讓你生不如死!”李星瘋狂大笑:“秦念溪,還不動手!”然而身後,卻冇有一絲動靜,李星的呼喚,冇有得到任何迴應。“秦念溪?”李星疑惑回頭。身後的秦念溪一襲黑裙,黑髮隨風舞動,一雙黑眸,如深淵一般深不見底。這種感覺,和方纔林牧的意能磁場極為相像。忽然之間,秦念溪笑了,如黑暗中的花朵,悄然無聲,卻冰冷動人。一切寂靜無聲,無論是黑暗,還是血紅,那間,彷彿都陷入了深淵一般,一動不動。“你……你什時候到達了意源之境,這這根本不可能,你有石化之病,根本不完整……”王少傑看向林牧的眼神中滿是震驚。“不完整……是的,你說的冇錯,一直以來,我是一個殘缺不全的孤魂野鬼,遊蕩在世間,不知所終,但剛纔,我有了生命,從此成為人。”林牧抬手,將水木聖種按在胸口,令人不可置信的是,那,竟然是一塊冰冷的石頭。林牧,一直以來,都隻不過是借石還魂罷了。可是現在,瑩瑩綠光從林牧胸口亮起,水木聖種與林牧的心臟融合,頓時,那石頭鮮活了起來,變成一顆跳動著的紅心。無數綠色枝條如血管一般從心臟蔓延全身,林牧的軀體,逐漸有了溫度。一顆能量之核凝聚在林牧心中,心念湧動,意能順著四肢百骸流淌。“這,便是意源。”天意磁場之中,一道黑洞從腳下出現,拉扯著王少傑與李星二人,不斷下墜。“啊,林牧,放我等一馬,我等知錯了。”王少傑慘叫連連,半邊身子都被黑洞吞噬,渾身血淋淋的。“林牧,放過我,我不想死,隻要你放過我,榮華富貴,享之不儘!”李星求饒,雙腿被黑洞鋸斷,露出白骨茬子。“你們貪圖美色,執意跟隨,死有餘辜,黃泉路上兩人作伴,倒也不孤獨,還是安心去吧!”林牧麵無表情,不為所動。“林牧你這個混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我的父親,我的宗族,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李星破口大罵,目光忽然看向一旁的秦念溪,昏暗的眼神驟然一亮,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叫道。“秦念溪,溪姐,快救救我們,斬殺這個水木餘孽,快快,殺了這個惡魔!”李星幾乎是哭著道。“惡魔?”秦念溪露出一雙潔白的貝齒,黑眸驟然深邃如星空。“不要看她的眼睛!”王少傑用儘全身所有力氣提醒道,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李星眼神呆滯,似乎忘記了疼痛,他停止了慘叫,身軀不再掙紮,完全墜入黑洞之中。“秦念溪,你這個魔女,你殘害同門,勾搭餘孽,玄冥教不會放過你的,帝國也不會放過你的!”王少傑怒罵道:“你的結局,就跟林牧這個死鬼一樣,永世不得超生!”“你廢話,真的太多了!”秦念溪麵色一冷,一道紫色射線從眼瞳中釋放而出,頓時,王少傑身軀化作一片血雨。“你,複活了!”黃沙漫天,秦念溪怔怔看著麵前的少年,忽然流下一滴眼淚。“是的,我複活了!”林牧露出一抹笑容:“溪溪,我回來了。”“白雲村,還在嗎?”牽起秦念溪的手,一股冰涼卻柔軟的感覺在林牧心間流淌,就好像溪水一般清涼潤澤。“在,一直都在。”秦念溪輕聲道。“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嗎,走吧,我們這就回家。”林牧笑道。“嗯!”秦念溪乖巧點頭。久別重逢,麵前的少年,手掌依舊溫暖,但卻比從前更加有力,並肩而行,恍惚間,秦念溪有一種如大山一般的感覺。那是,以前那個青山腳下,自由如風一般的放牧少年,不曾擁有的東西。百世輪迴,少年大夢一場,氣運之爭,試問天下鋒芒?

-者,從不流淚。”一道黑暗身影走到女孩的麵前,重重冷哼一聲道:“身負帝國氣運,卻如此脆弱,將來怎繼承大統,君臨天下!”“父親,他,可能是我此生,唯一愛過的人了。”抹去眼淚,女孩重新站起,目光與黑暗身影對視:“我已經完成了你交給我的任務,從此以後,我將不受你的束縛。”“是的,我的好女兒,你從此自由了,可是氣運之爭,帝國之爭,尚未結束,一切隻是開始,你的使命,遠未終結。”黑暗身影開口:“身為大氣運者,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