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玉出世

臉上有少許鄒紋的老將說道。姬子空回禮雙眼凶煞的盯著他道:“小多謝姚家二祖不備稱讚,不知前輩所為何來,此戰我姬家已勝。”老將捋捋鬍子笑道:“誰說你姬家勝了,這龍背山脈自古便無主,要我說此次你姬家能獲三道龍氣我姚家也有一半的功勞,不如我們平分如何?”姬窄回頭望了一眼將士再看姚家援軍,他深知敵眾我寡便恭敬的道:“現在我等過於疲勞需回族休整不如前輩三日後到姬家商討此事如何?”老將火笑道:“好,三日後我便到...-

“啊”屋內傳來喊聲姬子空在門外來回焦急地走動,姬家上下老老少少都懸著根弦,期待著一個新生嬰兒的哭聲。這時天空升起了太陽,本晚上不應出現太陽,可現在日月同升,太陽被一條金龍纏繞,月亮上有一百虎正臥著,房間傳出一股股氣流充滿無限.生機,以姬家為中心方圓十都生機蓬勃,生滿綠草,枯生長出了新芽。姬行天望著天空異象說:“天降異象,此子不凡,我姬家要大興啊,哈哈哈。”龍背山月永這邊正燃著戰火,水頂又盤起了黑雲整合的黑龍,它向著天空大喊:“我龍族要大興。”然後繞著山脈旋轉,所到之處姚家的人如螻蟻一般化為飛灰。順著房間楚玲瓏雙手緊抓枕頭,賣力的大喊,汗水從髮絲流了下來,腹部閃起詭咒符號,符號周圍有三條白龍纏繞,加上雷電的震鎮莊詭哭咒並逐漸暗淡,最後時刻,楚玲瓏一用力,房間發出嬰兒的哭聲,姬家舉族上下懸著的心終於鬆了下來,姬子室擦了一把汗,心中萬斤的石頭終於落下,姬行空更是大笑:“來人擺席設晏,老夫要慶祝一番,玲瓏你辛苦了,將來這姬小子要是敢怠慢你,看老夫打不死他。”姬子空也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楚玲瓏隔著房門聽到這句話也是無奈的微微一笑。突然,天空中太陽與月亮碰撞,金龍與白虎打了起來,上演了一出龍爭虎鬥,姬家方圓十的生機被吸回房間冇入嬰兒的丹田,一瞬間,死氣沉沉綠草與大樹都化為飛灰。天空這邊金龍的下半纏著白虎的身子,上半身龍爪狠壓白虎的頭,自虎動彈不得,明顯占下風,金龍開口向白虎的脖子咬去,白虎抓住機會四腳一蹬帶著金龍側身翻去,剛好咬住金龍的身子,金龍大吼鬆開開白虎用前跋兩爪爪白虎肉身,一團鮮血飛灑出來,白虎鬆口的同時對著金龍火吼,虎煞迅速佈滿周圍,雖是天上地下,但人們也感到窒息。金龍飛上高空又轉頭。句白虎抓去,白虎也不示弱縱身一躍與金龍撞在一起,各飛向一邊,這時白虎火吼,白潔白的圓鳳變成血色大球,白虎生出一對翅膀,褪去一身的白色化為黑紫色,一瞬間失去了神聖感,麵部猙獰化成了山獸窮奇,金龍在空中盤旋一身的金磷一瞬間羽化成黑化為燭龍,窮奇再次一躍,撲在燭龍身上,右前爪壓著龍的頭對它的脖子咬去,燭龍被咬後後半截身體纏在窮奇的身上不停的翻滾,兩百回合後,窮奇臉上,身上還有腿上佈滿了燭龍的爪印、燭龍的脖子多了兩排牙印,全身上下也有不少爪痕,雙方身上不停的淌血。燭龍再次向窮奇衝去,窮奇對著燭龍一吼,也躍上去,雙方再次撞在一起,飛臂更遠,它們力竭了,不再進攻隻是怒視對方。燭這時天空降下閃電,太陽與紅月在無儘雪電下化為飛灰,燭龍與窮奇也不例外。隨後,天空捲起七色雲,如家楚玲瓏所外的房間新的繈袍中的嬰兒從窗子飛向七色雲,姬子空見狀飛奔上去抱住嬰兒,嬰兒還在熟睡,姬子空看了看嬰兒鬆了口氣,溺愛的笑著輕輕地捏了捏他的臉膚,這時,天真再次降下一道大雷,儘管姬子空修的是雷術,但還是跪了下來,吐了一口鮮血,天空再次降下大雷劈向姬子空,姬子空雖然擋不住,但還是用儘全力抱緊嬰兒用雷術護住嬰兒。楚玲瓏驚醒,托著虛弱的身體打開房門與姬子空抱在一起,姬行天見·天空再一次亮起閃電,便用身體護住他們一家,三次雷電過後姬行天吐了一口血,無力的倒花了下去,眾老祖見狀立馬列陣抵抗天雷,可還是稱撐不過十道雷,家姬家再也無人能護住他們一家,又一道天雷降下,姬子空與楚玲瓏再也抱不住嬰兒,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孩子被捲入七色雲。楚玲瓏流著眼淚對著天空大喊:“我的孩子。”隨後便暈倒了。姬子空見狀,便將楚玲瓏抱入房間安置好後,再快速衝出房間看向天空,姬行天也用儘全身力氣將自己托到樓梯的台階上坐著望向天空。嬰兒被捲入七色雲中,天空的雷電化成了五色,姬行天大驚道:“七色祥雲,五色雷,這難道是吉像嗎?”說完七色雲化成了黑色,五色雷擘向嬰兒。嬰兒痛得哭了起來,哭聲響徹雲霄,哭得嘶心裂傷,姬子空心疼得指天大罵:“狗屁老天爺,你也連一個新生嬰兒的不放過,如若我的孩子有仨長兩短,日後我將打碎你這天穹。”說完天空降下一道雷,劈到了姬子空的天空天靈蓋,姬子空徹底暈了過去。龍脊山脈這邊,黑雲整合的黑龍低聲道:“這道難道是滅地不融嗎,這孩子該不會是我龍族與人族的孩子吧。”隨後黑龍靈光一閃想到了什,對著天空大吼,然後衝向天空繞著黑雲盤旋,此時一個嬰兒立在黑雲中,雷電不停的打在他的身上,體內的生機散了又聚,體外渾身是血,黑龍正要伸爪過去,一道天雷便劈了過來,雖然是黑雲整合,血內含靈魂,所以黑龍感到了疼痛,仰天長嘯。嬰兒丹田中浮現三條白龍,自尤繞著嬰兒護住他的肉身,黑龍拚儘全力,終於將一不點到了嬰兒的眉心,嬰兒好似有所感應一身的人皮立馬長出龍磷,雙手變成了龍爪,不知不覺的嬰兒化成了一條小金龍,在黑雲中遨翔。突然,腹中閃起詭咒符號和姬字封鎮術的印記,小寶龍又變成了嬰兒,一道五色雷打在嬰兒背上,背上的血凝成了龍與窮奇爭鬥的圖象。隨後,三道大雷和十二道五色雷,嬰兒全身都被雷劈得焦黑,身上不停的冒煙,這時七色祥雲將嬰兒裹住,三天過後彩雲結成了殼嬰兒被保護在殼內跟個蛋似的緩緩降在姬家,黑元化成的也散去了。這時姬家上下所有人懸著的心終於放心,楚玲瓏與姬子空最先跑來將這顆蛋抱回房間,兩人圍著蛋滿臉疑惑,這是我們的孩子?”楚玲瓏道,“怎變成蛋了。”姬子空摸了摸蛋若有所思地說:“這氣息確實是我們的孩子的,這雖太神秘了,隻能探查到部分氣息無法感應到其中的生命活動,我去找老祖來。”姬家旁院有一座巍延的高山,站在姬家隻能看到山腰,還在一部分真入雲霄,雖然隻是半山腰.,但接近雲端的地方時常有雷電劈下。姬子空來到山角下與守山老祖打過招呼過後便直徑深入山中,山中有一個亭子,亭子的中央就是姬家專用的傳送陣,姬子空將族牌印在東部的紅柱上,亭子中央的花紋亮了起來,隨著一道雷電劈在亭更上,亭內一閃姬子空出現在臨近雲端的山風景日要處,天空的威壓令姬子空呼吸困難不得不釋放內力,全身一亮雷閃便佈滿全身,姬子空對著“山頂磕了三個頭後發動內力使聲音洪亮”大祖最近身體可好?晚輩姬子空前來拜見。”話語響徹雲霄,但無應答,姬子空再重複一遍依舊如此,姬子空準備開口說第三次時一個瘋癲老大出現在他身後,跳起來對看他後腦勺敲了一下,姬子空向前踉鏘,然後雙手抱頭蹲在那“嘶啊”,一個一會姬子空站起來左手撓後腦勺右手指著老頭道:“你他……老大祖好。”老頭快速跑衝上去踢姬子空的屁股和腿根,將姬子空放倒後在他的背上玩弄凜淩亂的白髮道:“小姬子你想寫誰大聲的寫出來。”“大祖我…我冇想寫誰”姬子空道,“大祖我有事求見。”老頭毫不在手道:“小姬子你變了,小時候還蠻有趣的經常偷跑來山上找我玩,現在怎跟個老古童似的,說吧什事。”說完便從姬子空的背上跳下來,姬子空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雜草與灰塵後行意思腰行禮道:“大祖可曾記得三日前的天地異像。”老頭內心不安的道:“知道.”姬子空道:“那是我的孩子出生時產生的異像。”老頭聽後兩眼蹬大道:“那是我姬家後人?你小子娶的那好是妖吧,你們結婚當天我可是感應到了雖然很微弱.但我可是不是尋常人,你這小子。”姬子空兩頭冒汗道:“瓏兒是龍族的長公主,還請大祖詳說原因。”老頭名為姬塵,姬塵收起起初的頑童象相一臉嚴肅的回憶:我曾在一本古籍內看到過,人與妖本是兩個世界的族群,因為某此原因兩群合在了一起。人道與妖道不同所產下的孩子會天地不融,一出生就夭折是最好的結果,如若倖存下來所到之到便會有大難,成長起來後或許還會成為廢人,小姬子你還是考慮清楚吧。”姬子空聽後心中大震。隨後將孩子的現狀告訴給姬塵,姬生道:“待殼內的物質內吸收將儘時,孩子會自己破殼而出,雖然不能修練,但可以練體,待那小子到八歲時帶他上山我來教他,如若活不過八歲,八年後我會外出體驗紅塵,將要突破至明道境。”姬子空又聽完雙手抱禮道:“多謝大祖,晚輩先行告退,大祖多保重。”說完就後,雙腳用力一震便消失在半山腰來到了親子。亭子內坐著一個人便是姬行天,姬子宜見到便行禮“父親”姬行天擺了擺手道:“我都聽到了,不管孩子是不是人妖,他都是我的孫子,這是聚雷盆可以幫孩子引來雷劫煉其肉身。”姬子空接過後姬行天讓他先走。晚上姬子空回到了房間,見楚玲瓏抱著蛋早以入睡,將聚雷魚放在一邊也上床入睡了。第二天半上姬子空聽到楚玲瓏的驚喊聲連忙抽出床頭的長劍將楚玲瓏拉到身後問道:“娘子發生了什事。”玲瓏指著聚雷盆道:“它是怎跑進去的。”姬子空見狀上前查探發現蛋變薄了,蛋內的顏色也變淺了隱約能看到蛋內有一條金色小龍在沉睡,這時天空烏雲密佈姬子空連忙將聚雷盆抱到姬家旁院的大山中,聚雷兩米那寬,火山中的一座小山峰的頂部剛好可以放置。剛放好天空就電閃雷鳴,一道道雷接二連三劈在蛋上,一百道雷後,烏雲散去,蛋殼外出現了幾道裂紋,姬子女空高興的去抱聚雷盆,在他觸碰聚雷盆的一瞬間蛋碎了,一道金光衝了出來與姬子空撞在一起,姬子空還冇看清金光便消失了,姬子空見狀連忙將蛋殼與聚雷盆收好追著金光殘留的氣息去了,追著追著就到房間外,姬子空停下腳步聽到屋內傳表打罵聲:“奧小子你呢?爹呢?剛纔不是一起出去的嗎,你怎自己跑出來了。”姬子空聞聲無奈的笑著打開房門,看到楚玲瓏右手擒著金龍的勃脖子.左手不時輕輕敲打金龍的頭,姬子看到後急忙從楚鈴瓏手中接過金龍道:“金色的龍你方金可是罕有,可得好好愛惜。”說著用右手輕輕撫摸龍頭,金龍回過神後用頭撞姬子空的胸口,雖說姬子空是個成年人是個魁梧大漢,但必還是被撞倒在地,金龍見狀慌忙地躲成楚玲瓏的背後,楚玲瓏也是急忙將姬子空扶起伸手起將金龍擒讓他乘求的盤在地上,聲音變得嚴厲道:“他是你爹你想乾什。”趕緊磕頭行禮。”說著就耐心教他行龍族禮儀、姬子空見場麵尷尬便開口:“來來來,兒子無需拘謹,讓多爹抱抱。”說著便伸手抱向金龍,金龍見狀再次用頭將娘子空撞倒,楚玲瓏見到後大怒,右手立出兩支纖纖玉指在口前,口中念龍族咒語,隨後用雙指點金龍額點一瞬間一條條黑鏈從地上伸出,將金龍束縛住,隨著金色龍磷退去,黑鏈也漸漸消失,金龍變成了繈褓中的嬰兒失去了妖的氣息。楚玲瓏歎氣道:“待日後再幫你化解此咒教你妖術。”這時姬子空上前抱走孩子道:“娘子呢、現在趕緊封入孩子體內,你看那個詭咒又出現了。”楚玲瓏看到後從腰間取出一塊極品龍磷魚,上麵刻在龍紋散發出靈性,這是先前姬子空為複仇從姚家強來的王,上麵的龍紋是楚玲瓏親手雕刻並滴入龍血,姬子空也在其中封有雷逛家中等雷術。姬子宣將孩子放在床上,右手從楚玲瓏手中龍磷玉右手雙指指引九磷王直接印孩子的十五日水時,孩子的十五脈亮出金光,姬子空大驚道:“先天十五日永圓滿。”這時楚玲瓏也上前幫忙,兩人順著十五脈慢慢將靈王佩化入十五脈中,三個時辰後孩子腰部中央的詭咒印記變淡。姬子空和楚玲瓏擦了擦額頭的汗坐在床上將孩子抱起,姬子空輕輕地提了攔孩子的臉笑道:“給孩子取個名字吧。”楚玲瓏點了點,姬子空想了想到道:“希望這塊王能永遠封在他的十五月永內,不讓災難降在他的身上,不如就奶豆。”楚玲瓏也認可的點了點頭,這時有下人來到房間外道:“少主不好,姬家遇到大難了。”

-不是長槍就是戰斧一齊扭向姬子空,姬子寶身體一斜長槍一掃躲過了所有攻擊,也滑到了對麵的陣營。姬子室連忙跳上剛纔陣亡頭領的戰馬衝向眾戰將,眾戰將見狀竟不保留動用術法,火鳥,水蛇土熊金色大斧一齊打向姬子室,姬子室右手持槍,左手立出雙指發動雷術,頓時姬子空的身上附著的雷電形成雷鎧長槍上繞著一條電花,在激烈的碰撞下,姬族大門前出現了一個大坑將雙方隔開,坑有十多具屍體皆是與姬子空大戰的頭領,姬子空騎的戰馳倒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