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封詭咒

有不詳。”楚玲瓏聽後眼淚直流問道:“那怎辦。”“經過商討絕定等孩子生下來後再封印這個詭咒。“姬子空道。”孩子出生後會不會早夭”整玲瓏道問道,“有這個可能”姬子空強忍悲痛了出來。這時幾位老嫗走了進來皆是姬家老祖,姬子空行禮後問道:“姑祖可有破解之法。”為首的老嫗柱著柺杖杖向床邊走去伸出鄒巴巴隻剩皮的手掌觸摸楚玲瓏的腹部,雙眼一閉右手實指上的戒指微微一閃,片刻後老嫗睜開雙眼搖了搖頭道:“難,難,難,實...-

天空滾滾悶雷好似將有一場瓢潑大雨,一條條閃電從天空閃過,姚家門前聚有百人,為首的便是姬子空,他手持長本倉向姚家大門一指,天空降下一道雷電正劈中女北家大門。隨著姐子空一聲“給我殺。”姚家天空立馬被血染血,姓家一條條藍色閃電劃過所到之處皆在血光,姚五分之二的領地頃刻間屍橫遍野,此時天空降下大雨伴隨著幾道響雷主院的家主與長老感到不妙便衝出大院發現秀院剩下的隻有屍體與被血染紅的地板,突然一道閃電劃過他們眼前一位長老人頭落頭,家主與餘下的長老頓感不妙雙掌合實,黯,黑暗的屋子在這一刻亮起穴道火焰,隨著後院燃起大火,家空才與眾人趕往那邊,這時剛過偷襲的家麪人從腰間掏出信號燈向天空一拉,一團火束衝向天空隨著一聲“轟”天空亮出一個退字,眾蒙麪人此刻向姚家外牆奔去。此時,姚家後院還剩在激戰的姬子空和十名蒙麪人。姬子空雙手結巳印幾道閃電形成一條蛇繞著蒙麪人和自己,這時家主與長老趕到手中化出火球不斷向電蛇攻去,姬子空見抵擋不住便引爆電蛇,頃刻間在閃電與火花的摩擦下姚家後院炸了。姬子空向眾人傳音:“你們先走我來斷後,別磨磨唧唧像娘們一樣,這是命令。”眾人點頭收起長刀向四方奔去,為了吸引注意力,姬子空將手中的長槍向姚家家主射去,姚家家主躲閃,姬子空指著姚家家主道:“姚良把命拿來。”隨之雙手握拳衝向姚良再次躲閃,姬子空拔出播在牆上的長槍向其餘五位長老揮去,眾人都向後一跳拉開距離,姬子空把握時機向外逃走,眾長老正要追出去姚艮便出手攔住道:他是金剛境後期你們打不過他別追了,統計仿正吧。”大雨漸漸停了下來,姬家雷電閣外聚滿百人,姬子寶站在閣門前大笑道:“兄弟們辛苦了,這次你個七進七出戰績良好。”隨後轉頭看著戰利品手指著冒綠光的顯佩道:“這枚龍磷玉我要了,其餘的大夥隨便挑。”然後便轉身走進閣內。來到頂層姬子空將手中豆佩扔進火盆在大火的洗煉下,五佩原來的雀紋慢慢變得平整。隨著一聲聲雞鳴聲天亮了,姬子空興高采烈的拿著玉佩去找楚玲瓏楚玲瓏見到五便驚奇的問道:“這玉哪來的,你孃家可冇有這樣極品的龍磷玉。”“朋友送的。”姬子空心虛的笑道“真的?”楚玲瓏瞪大雙眼再次問道,姬子空臉不紅心不跳的道:“真的,老婆大人我什時候騙過你呀!”楚玲瓏微微笑道好吧,拿進來,花紋就由我為孩子刻吧。”說完娘子空便了過去,隨後便與楚玲瓏說說笑笑。遞此時姚家,姚良坐於大堂內,座下都是長老級人物,姚良收斂怒言開口問道:“各位意下如何啊?猜出昨晚是誰來大鬨我姚家。”座下大長老姚宏喝了手中杯子的茶後捋了捋鬍子說:“我認為是姬家,整個東荒就姬家是最大的雷電術家族,且昨日我們對姬子空的伴侶出手,這足以說得通。”第二位長老接話說:有冇有一種可能是龍脊山脈的狼族,諸位可記得前幾日爭龍氣時我們姚家一支分隊將它們一處小洞府給平了搶了不少妖丹和極品材料,最令我記憶猶新的便是那塊龍磷玉,上麵的雀紋可對我姚家修煉火術火有作用。”姚良聽後大怒好狠拍案桌道:“好,給我去踏平狼族。”隨後姚家煉兵場聚滿上千姚艮子弟個個身披鎧甲手握長兵,領頭人便是金長老姚宏,姚宏抽出腰間室刀向前一刺道:“給我踏平狼族。”半日後姚家眾人來到龍背山目永,每個人雙手合實大喊“開。”頓山脈亮起一道道火焰,姚宏抽刀喊殺.不一會山脈的側染被鮮血染紅了,姚家來的都是族內精英皆是五神境以上,而狼族大多在煉魂境相當於人族的六腑境。轉眼間五日過去了,姚家與狼族之戰還未結束,此時姬家已經列好了法陣,楚玲瓏平躺於陣中央,姬子空手托黑塔盤坐在一側,一瓜位老嫗開口道:“時辰到,開陣。”隨之法陣周圍的五根刻有龍的大柱出現了閃電,有五位老祖坐於大柱旁控製閃電強度,不一會天空由原來的晴空萬變得烏黑伴有一陣陣悶雷,此時姬子空放出黑塔黑塔立於楚玲瓏腹部之上,隨著一聲“轟”一道雷電劈在塔身,三條白龍飛出,整個天.空頓時響起龍嚎,此刻龍背山脈也有所感,山頂的黑雲捲成一條黑龍盤在山脈大吼,姚家的人也在這時傷員大增,狼族得到了庇護,黑龍開口吼道:“人類你們過分了。”姚宏見狀轉身就跑,姚家眾精美都被木榛藤插死。姬家這邊,隨著第三道雷電劈在塔身,三條白龍開始在楚玲瓏腹部環繞,黑塔失去了光澤回到了姬子空的手中,老姬用柺杖一震三條白龍開始沿入楚玲瓏的腹部時出時進,楚玲瓏莉茜的大喊“啊。”姬子空憂見狀趕緊安扶楚玲瓏,時間過出了半個時辰,楚玲瓏的上衣被汗水浸透,麵的蒼白,姬子空慌忙跑到老嫗跟前:“姑祖何時結束,楚瓏兒開撐不住了。”“還堅持一會,此子不一般。”老嫗道,又過了一會,楚玲瓏徹底暈了過去,法陣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龍影對姬家眾人大吼隨後便消失了,此時陣法的雷電退去,天空變回原來的晴空,但姬子空手微微一抖撩起楚玲瓏的劉海將她抱回了房間,現在無人敢與姬子空搭話。三日過去後,楚玲瓏醒了,但氣息卻很弱。姬子空還在床邊打盹,楚玲瓏伸手去撫摸姬子空的臉膚,然後用力扯下一根鬍子,姬子空頓時驚醒見楚玲瓏醒來,三日的疲憊一掃而空,對著門口喊“來人將吃食全部端進來。”然後憐惜的抱著楚玲瓏的纖纖王手說:“娘子辛苦了,最後一個月,我哪也不去,就服侍你一人。”楚玲瓏笑了笑低聲說:好。”不一會兒,侍女將吃食都端來,姬子空將楚玲瓏扶坐在床上,將桌上的雞湯端在手中一口一口的喂楚玲瓏,他將所有的溫柔都留給了楚玲瓏。之後的每一日姬字子空都陪著楚玲瓏,幾日後過後王佩刻好了,由原來的雀紋變成了龍紋,楚玲瓏咬破手指,滴入一滴血,這時整個房間響整一聲龍嘯,引來姬家眾長表老,這時距行天也聞聲趕來隔著門問道:“空幾發生何事。”姬子空回答:“無事,大家都散了吧。”眾人散後,姬子空將姬家寄中等雷術印入玉中,將王佩節收入樣木盒中,遞與楚玲瓏保管。姚家這邊,姚宏帶領上千精英踏平狼族無果更是全年覆冇被轍去長老一職,隨後命長老姚崧半個月後再領人進軍龍背山脈

-追著追著就到房間外,姬子空停下腳步聽到屋內傳表打罵聲:“奧小子你呢?爹呢?剛纔不是一起出去的嗎,你怎自己跑出來了。”姬子空聞聲無奈的笑著打開房門,看到楚玲瓏右手擒著金龍的勃脖子.左手不時輕輕敲打金龍的頭,姬子看到後急忙從楚鈴瓏手中接過金龍道:“金色的龍你方金可是罕有,可得好好愛惜。”說著用右手輕輕撫摸龍頭,金龍回過神後用頭撞姬子空的胸口,雖說姬子空是個成年人是個魁梧大漢,但必還是被撞倒在地,金龍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