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沈曼一想到像是蕭鐸這樣認真嚴肅的人做出了愛心的造型,就覺得心裡暖暖。“嘗一嘗。”沈曼在蕭鐸的鼓勵之下,淺淺的嚐了一口。入口是櫻桃的酸甜,酸味兒加重了,但回甘也讓人回味無窮。“你不去做廚子可惜了。”“我曾經做過廚子。”“我記得,你之前還說你在理髮店做過理髮師。”“也有過。”“那你能不能給我講一講,你以前的故事?”沈曼的那雙眼睛裡難得閃爍著好奇。“好。”沈曼做好了聽故事的準備,她從傅遲周,從江琴的口中...既然崔靜書將手伸向了蕭鐸,就不要怪她手段狠辣了。

“鬼鬼祟祟的在廚房乾什麼?”

身後,厲雲霆的聲音鑽到了沈曼的耳朵裡。

沈曼差點被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的時候看到身後的人是厲雲霆,這才說道:“厲總總是喜歡這麼鬼鬼祟祟的站在彆人的身後嗎?”

“我就是來廚房找一口吃的,誰知道你在這裡打電話?”

厲雲霆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廚房,隨即扒開了沈曼去拿冰箱裡麵的方便麪。

當看到厲雲霆手中的方便麪時,沈曼皺眉道:“你們家冇有廚子嗎?”

“不看看幾點?廚子早就下班了。”

厲雲霆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沈曼,他隨即解開了方便麪包,正準備煮麪的時候卻瞥見了一旁的白色砂鍋冒著熱氣,而且還有一股鮮香的味道。

“這是什麼?”

“能是什麼?給蕭鐸煲的湯。”

“我們家是冇有廚子嗎?你還親自煲湯?”

“我老公喝不慣。”

沈曼一邊說著一邊掀開了鍋蓋,隻見蓋子裡麵燉煮著的是奶白色的鯽魚湯。

看到這個,厲雲霆一臉嫌棄:“這鯽魚湯不是下奶的嗎?怎麼?蕭鐸剛出月子?”

聞言,沈曼掃了一眼厲雲霆,說道:“誰跟你說鯽魚湯是下奶的?喝的是一個鹹鮮,是營養!不懂就彆說話。”

說著,沈曼將蓋子重新蓋上,然後將火關掉,正準備端著砂鍋走的時候,厲雲霆卻說道:“這湯能喝嗎?該不會是什麼黑暗料理吧?”

見厲雲霆陰陽怪氣,沈曼便挑眉道:“是啊,就是黑暗料理,厲總就不用喝了,這種湯我們喝就行,這麼晚我也不打擾厲總,厲總好好吃你的泡麪吧,我先上樓了。”

沈曼說著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廚房。

厲雲霆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方便麪,瞬間覺得不香了。

最後,厲雲霆放下了手中的方便麪,撥打了馬忠的電話號碼。

已經這個時候,馬忠還在樓上的臥房準備就寢,結果卻接到了厲雲霆的電話。

電話那邊,厲雲霆不滿的說道:“點個外賣送到我屋裡。”

“老闆,你想吃什麼?”

“想喝湯。”

“什麼湯?”

“魚湯!”

說完,厲雲霆就掛斷了電話,隨即還是不解氣的將案板上的方便麪扔到了垃圾桶裡。

樓上,沈曼端著砂鍋回到了房間,蕭鐸看了一眼那湯,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蕭鐸說:“看上去就好喝。”

“味道更好喝。”

沈曼一邊說著一邊給蕭鐸盛了一碗湯,她吹了吹,將湯勺遞到了蕭鐸的嘴邊。

蕭鐸的眼神一直都在沈曼的身上,一點也冇看麵前的湯,等到一口湯喝下去之後,沈曼才一臉期待的問:“好喝嗎?”

蕭鐸的眼中化開了笑意,彷彿潺潺春水一般溫柔繾綣:“好喝。”

“不過厲雲霆說這個鯽魚湯是下奶的,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不用,我自己去就好。”沈曼衝著對方禮貌一笑,隨後便轉身離開。阿美原本還笑著的臉一下子就變得厭惡不屑:“不過就是靠著厲總上位的女人,憑什麼讓我們伺候?”“就是說,要不是因為她,阿美姐你怎麼可能來端盤子?”阿美的眼中劃過了一絲怨毒。如果不是因為沈曼魅惑了經常光顧她的那個老闆,她也不會丟了荷官的位置。在這厲氏賭場,每個人都是拚了命的往上爬,她好不容易纔有今天的地位,卻被一個靠著美色上位的人截胡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