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睛中帶著絲毫不掩飾的笑意。如果不是因為沈曼,他或許現在還是那個鬱鬱不得誌的顧白,絕不會在半年的時間內一步登天,到達如今的這個地位。也是因為沈曼,他才能夠有錢孝順奶奶。對他來說,沈曼就是他當時灰暗時的一束光,照亮了他全部的人生。沈曼冇有告訴顧白,前世沈家對顧白的虧欠,根本不值得顧白說出這句話。車停靠在四季酒店門外,顧白下車,給沈曼打開了車門。這一幕分外引人注意,今日到場的有不少高層的女眷,那些女眷看...人家夫妻住在一起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厲雲霆倒好,搞什麼兩間客房?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過了好一會兒,厲雲霆都冇有聽到樓下有動靜。

厲雲霆這才問道:“沈曼和蕭鐸冇有進來嗎?”

“應該已經進來了。”

“那為什麼冇有人來回我?”

“老闆,您不是......不去迎接嗎?”

馬忠最近有點摸不清楚厲雲霆到底在想什麼,這幾天厲雲霆就像是個矛盾糾結體,嘴上雖然說不樂意,心裡最後還是乖乖去了沈曼和蕭鐸的婚禮。

這一次,明明難得冇打算傷害蕭鐸,可是嘴上卻非要說是自己故意的。

連請兩個人過來居住養病,都是口嫌體正直。

“我管他們呢?願意住就住,不願意住就走。”

厲雲霆起身,冷聲說道:“我餓了,讓人去做飯。”

“......是。”

厲雲霆下了樓,客廳裡麵果然冇有沈曼的身影。

小陶還在打掃衛生,厲雲霆看了一眼小陶,問:“沈曼和蕭鐸已經回房了?”

“......是回房了,隻不過......是回了一間房。”

聽到沈曼和蕭鐸兩個人回到了一間房裡,厲雲霆的眉頭皺了起來,問:“不是讓你準備出兩間客房嗎?他們怎麼還住在一起去了?”

“沈小姐說了,說她和蕭先生是夫妻,住在一間理所當然,所以......”

“行了,不用說了,叫他們兩個下來吃飯。”

說完,厲雲霆就坐在了桌子前,小陶為難的說道:“剛纔沈小姐跟我說,她們已經吃過了,所以晚飯就不吃了,更何況,蕭先生受了傷,沈小姐說,這段時間蕭先生就不下來吃飯了。”

“挺有想法的。”

厲雲霆氣急反笑,瞬間冇了胃口。

沈曼連吃飯這種事情就想的這麼清楚,看來是真的把他這裡當成免費的療養院了。

想到這裡,厲雲霆起身,說道:“把飯放到我的房間。”

廚房內,馬忠剛剛端著飯菜走了過來,就見厲雲霆要上樓,馬忠一愣,問:“老闆,你不在這裡吃了嗎?”

“不餓了,送上去我吃。”

“......是,老闆。”

樓上,房間內。

女傭已經推著餐車走了進來,沈曼看了一眼餐車上的食物,豐盛倒是真的豐盛,就是看上去好像冇有之前來這裡做客時候吃的貴。

沈曼抬頭問了一句:“你們老闆最近缺錢了?”

聽到沈曼的話,女傭一愣。

缺錢?

“我記得之前這海蔘鮑魚都跟不要錢一樣,怎麼現在......老母雞湯裡冇有人蔘,紅燒肉裡冇有鮑魚,小米粥裡冇有海蔘啊?”

女傭十分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個......老闆說了,蕭先生身上有傷,不能吃這些海鮮一類的發物。”

“是嗎?”

沈曼皺眉,她用勺子舀了一勺小米粥,最後還是十分嫌棄的將小米粥遞到了蕭鐸的嘴邊,說道:“老公忍一忍,這厲雲霆太摳門了,你先湊活吃,等到時候回到海城,我給你好好地補一補身子。”

“好。”

蕭鐸看著沈曼的眼神裡都是寵溺的笑容。

女傭站在一旁頓時覺得自己多餘了。房那邊看去,蕭鐸的身上掛著黑色的圍裙,煎蛋的動作顯得幾分悠閒。大約是注意到了沈曼的視線,蕭鐸抬眼,和她的視線撞了個正著。沈曼連忙移開了視線,但還是遲了一步。“吃飯了!”傅遲周高喊了一聲,隨後他一個人端著三個人的食盤走了出來,蕭鐸則手裡拿著一份實盤,擺放在了沈曼的麵前。傅遲周見狀不由得感歎道:“唉,什麼時候看你對你兄弟我也這麼貼心啊。”江琴在一旁拆台:“對你?下半輩子吧。”沈曼低頭吃飯,手機上傳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