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關係,她就是要和雲非寒對著乾。霍雲漣說道:“那批練習生花了我不少的錢訓練。”“幾個億還不夠填補你的訓練費?”沈曼坐在了霍雲漣的麵前,說道:“我答應你,等到這批練習生在M集團出道後,我會給霍氏應有的報酬。”“我是商人,自然隻對數字感興趣。”霍雲漣伸出了一隻手,說道:“我要這個數字。”“十個億?”“兩年內,一百億。”一百億?聞言,沈曼皺起了眉頭:“霍先生,你這是獅子大開口。”雖然說現在練習生賺錢,但是...江琴臉一下子就紅了,一旁傅遲周義不容辭的說道:“弟妹,你放心,海城的事情你就交給姐夫,你姐姐要是不管,我來管!我一定幫你守住了海城,絕對不會讓那個姓崔的趁虛而入!”

沈曼早就料到對傅遲周說一句姐夫就能拿捏,她千恩萬謝的說道:“我就知道姐夫一定會幫我們的,我就在這裡多謝姐夫了。”

“傅遲周,你......”

“阿琴,弟弟家的事情就是咱們家的事情,你放心,我絕不會讓你操心,這些事情我都會給你辦的妥妥噹噹,你就放心吧。”

看著傅遲周這個被沈曼拿捏住的樣子,江琴不由得扶額:“隨你便吧。”

隻是到時候傅遲周不要哭天喊地的說後悔就好。

“江姐姐,我想問你,你對付齊衡的那一招,是一早就學過?”

“是啊。”

江琴說道:“不僅僅是我會,傅遲周也會,我們小的時候,老爺子就喜歡訓練我們這些小孩。你也知道,我們這樣的人家被綁架是家常便飯,尤其是小的時候,經常會被敵對商家派人抓走,或者是被那些綁匪盯上,好索要家裡的贖金。老爺子呢,就覺得不管是男孩子女孩子都要學會保護自己。特地教了我們這些。”

“其實啊,這個背後捅刀子很簡單,最難的是要先示弱。”

傅遲周在一旁補充道:“蕭老爺子小的時候就教導我們,被抓到的時候一定要先示弱,讓對方放鬆了警惕,等到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再反殺一手。比如什麼擒拿啊,過肩摔,都教過,不過我練的冇有阿琴好,阿琴從小就喜歡這些,當年還練了散打,隻能說齊衡當時抓錯了人,如果齊衡抓的人是我,我可能早就中招了!”

“你也知道自己的功夫不好?”

江琴無奈的搖了搖頭,本來她之前是希望自己能夠找到一個能夠時刻保護自己的男人,不過現在看來是不行了,傅遲周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小體格,也就隻能讓她多費心了。

沈曼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

“你要是想學的話我教你,你放心,關鍵時刻絕對有用!”

“好!”

沈曼一口答應了下來。

將來要遇到的危機重重,指不定哪天又要出事。

多學一項技能,將來就能夠保命。

‘咚咚——’

病房門外,一個黑衣保鏢走了進來,說道:“請問,是沈小姐嗎?”

“是我。”

沈曼看見了黑衣保鏢脖子上的紋身,問:“厲雲霆喊你過來,想乾什麼?”

“我們老闆想要請蕭爺和沈小姐換個地方休養。”

聞言,江琴第一個不滿的站了起來,問:“換個地方休養?什麼地方?是度假山莊,還是他厲雲霆的私人彆墅?”

“是我們老闆的私人彆墅,老闆說了,醫院的環境不好,所以請兩位去厲家休息,這樣一切會方便些。”

沈曼道:“你們家老闆不是已經派人來暗中照顧蕭鐸了嗎?還要請我們過去?恐怕是冇安好心吧?”

黑衣保鏢繼續說道:“我們老闆吩咐過後就後悔了,他說那幾個廢物忽悠不了沈小姐,與其省了沈小姐的護工費,不如直接請兩位一起到厲家,這樣大家都省錢省事。”

傅遲周不敢相信的說道:“不是吧?厲雲霆可是洛城霸主啊,他還捨不得自己的手下來我們這裡當幾天護工了?”

“誰知道這個人是什麼居心?總之我看他就不像是個好人。”江琴話說到這裡頓了頓,隨即糾正道:“不對!他本來就不是個好人!......另有隱情?想到這裡,沈曼掏出了手機,調用了一下手機通訊錄裡的手機號碼。看到‘薄司言’這三個字的時候,沈曼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將電話撥給了李秘書。此刻,薄氏總裁辦內,李秘書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他不由得看向正在批示檔案的薄司言。薄司言頭也冇有抬一下,而是淡淡的說:“把手機靜音。”“薄總,是沈小姐的電話。”聽到是沈曼的電話,薄司言微微皺眉,他抬頭看向李秘書,說道:“那就掛斷。”李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