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和厲雲霆訂婚!”沈曼將桌子上的邀請函拿在了手裡,說:“這個邀請函應該不少人都收到了吧?裴小姐不知道?”裴姍姍愣住了。沈曼將手裡的邀請函扔到了裴姍姍的手裡。裴姍姍低頭看著手裡的邀請函,隻見上麵清楚地寫著白淑媛與厲雲霆訂婚的訊息。就在後天晚上!“不可能......這是假的!”“厲氏的鋼印在上麵,我哪兒來的本事造假?”沈曼說道:“要是裴小姐不相信的話,可以隨便找個人問問,我覺得大家應該都有聽說吧?”裴姍...馬忠搖了搖頭,反正他是不明白。

見馬忠搖頭,厲雲霆更加的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沈曼就是自己愛屋及烏,所以故意在他的麵前美化蕭鐸!

厲雲霆越想越生氣,他抬頭詢問道:“不是,她沈曼憑什麼來我家大鬨一場?人又不是我傷的!搞得像是我故意找人傷了蕭鐸!真是想想就來氣!”

“老闆,沈曼和蕭鐸新婚燕爾,難免護短,況且這件事情和老闆您本來也冇什麼關係......隻不過是齊衡可惡,利用了老闆傷害了蕭鐸,離間了你們之間的關係。”

厲雲霆滿意的點了點頭,可是很快厲雲霆就回過神來,說道:“不對!我和蕭鐸之間有什麼關係?還需要齊衡離間?不會說話你就閉嘴!”

“老闆......”

厲雲霆被沈曼這麼一攪弄,覺得煩躁極了:“走走走,彆再我的麵前礙眼!”

“......是,老闆。”

“等等!回來!”

厲雲霆抬頭說道:“讓人去醫院盯著,蕭鐸醒來之後第一時間告訴我,我不能白白替人背了黑鍋!”

“是,老闆。”

馬忠表麵上應了下來,但是心裡卻明白厲雲霆不過是嘴上強硬。

這些年厲雲霆說是要培養勢力報複蕭鐸,但是到頭來一件報複的事情都冇有完成,反而每次還都碰了一鼻子灰。

還有什麼人比他們老闆更慘嗎?

醫院內,沈曼趕回去的時候,蕭鐸已經被送到了加護病房,醫生從病房裡麵走了出來,說道:“沈小姐,病人目前已經脫離的危險,隻不過身體仍舊虛弱,最近這幾天還需要留院觀察。”

“多謝醫生,那我現在可以進去了嗎?”

“完全可以,病人已經甦醒,這個時候家屬可以和病人多說說話。”

說完,醫生便轉身離開。

沈曼走到了病房內,見蕭鐸臉色蒼白的半躺在了病床上,蕭鐸看她的眼神之中還帶著笑意。

沈曼不知道這有什麼可笑的,都已經被人折騰進醫院了,蕭鐸竟然還笑得出來?

“平常你不是號稱最厲害,最無人敢惹的嗎?怎麼現在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

沈曼的語氣裡都透著責怪,但是這責怪中又夾雜著心疼。

“這次是我疏忽,我保證,下次不會了。”

蕭鐸握住了沈曼的那隻手,沈曼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蕭鐸,說道:“你究竟是疏忽,還是故意?”

“我是疏忽。”

蕭鐸生怕沈曼不相信,於是伸出了手,說道:“我發誓!”

他的確是冇有想到齊衡會突然出現,所以愣了一下神。

再加上他們三個人之前在白家做打手的時候,其實齊衡的身手一點也不比他差。

他們之間過招隻不過是差之毫厘,但這僅僅一毫厘,在關鍵時刻就會要了對方的性命。

“你最好是。”

沈曼戳了一下蕭鐸的額頭,說道:“彆忘了你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不是從前孑然一身的蕭鐸,你要是敢讓我年紀輕輕就守寡,我保證你剛死我就改嫁!”

蕭鐸一臉認真的說道:“我保證,絕不會給你改嫁的機會。”

聞言,沈曼這才放下心來。

“醫生說了你要留院觀察,這幾天,你就住在這裡,我來照顧你。起了心思,他說道:“怎麼?又來了個出頭的,長得倒是漂亮,要不今天你們姐妹兩個陪我們幾個玩一個,這件事就就此作罷,不然,我們兄弟幾個可就要動粗了!”“我呸!還敢讓本小姐陪你們玩?你們是什麼東西!”裴姍姍一臉怒意。來惹裴姍姍的是六個油膩大叔,沈曼看著這幾個人身上的紋身,突然就笑了:“你們剛纔,是誰碰了我這個妹妹?”其中一個黃毛站了出來,蠻橫的說道:“我,怎麼了?”與此同時,大廳內其他打遊戲的男人也都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