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匪了,他們已經更專業更能不為所動了,不然他們這山匪還能不能當了?這就是山匪的職業守則第一條——同情會使人貧窮。山匪中一個留著絡腮鬍的漢子繞著馬車走了一圈,罵道:“敢騙你大爺,你這馬車一看就是值很多銀兩。”車伕急道:“此馬車是借來……”大漢們哪裡聽他解釋,推搡著要他把錢交出來,不然就把馬車留下,說著就要把馬車牽走。儒雅男子急得快要跪下:“求求各位好漢,我妻兒還在車裡,冇有馬車無法趕路。”馬車內果然...-

次日一早,虞笑棠便喚來趙洵。

在整個清風寨中,大多都是些大字不識幾個的粗人,空有力氣冇有頭腦,也就趙洵是個讀書人,算是個議事的好人選。

在原主的記憶中,一般也會和趙洵商議山寨的各項事宜。

“大當家的,您這臉色……”趙洵關切詢問道。

虞笑棠打了個哈欠:“無妨,隻是昨晚睡得遲了些。”

趙洵知曉虞笑棠找他來是有話要說,便猜測道:“大當家的,您是對解決當前的境況有了想法?”

虞笑棠點頭。

“首先,”也許是有了係統在手,讓虞笑棠多了分底氣,她不再猶豫,將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我們要快些賺取些錢財,先度過眼前的難關,再探索長久的生財之道,這樣整個寨子才能安安穩穩地生活下去。”

趙洵雖是個讀書人,但畢竟也是當山匪當習慣了,一聽大當家說快速賺取錢財先度過眼前難關,就想到了打劫:“那我安排些人手,去地主家中劫財。”

虞笑棠噎住,憋了一會兒又開口:“如若我們今後不再打劫不再乾這些違反律令的事,你……意下如何?”

趙洵微微詫異:“大當家的意思是打算金盆洗手?”

虞笑棠摸不準趙洵的態度,見他未明確反對,便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兄弟們跟著我這麼久了,也冇過上什麼好日子,但我看得出來大家早就把山寨當做了家,如今山寨入不敷出,他們也未曾離去。既是家,我不希望有朝一日清風寨落得一個被圍剿的下場,若是能安安穩穩把日子過好,清風寨才能變成真正的家。”

聽聞虞笑棠這一番話,趙洵輕輕笑了:“大當家,無論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援你,我相信他們也是。

“隻是,如若不再劫財,須得想到賺取錢財的營生,往日裡,寨子裡的婦人也曾嘗試織了些布匹,弟兄們也曾賣過苦力,但終究是養不活這麼大個寨子。”

虞笑棠得到了趙洵的支援,鬆了口氣,語氣也輕鬆了許多,她眼睛中閃著細碎的光芒,心中多了些信心,將她連夜整理的冊子遞給他:“這是我關於山寨日後的規劃,你先看看。”

冊子裡麵的內容涉及到了許多現代元素,怕趙洵看不懂,虞笑棠便在一旁與他講解。

“清風山位於麟州城附近,周圍還有幾個縣府,將清風寨改造為旅人往來遊玩之地,做些買賣,這生意大有可為。”

“確實有許多文人雅士江湖俠客喜愛遊山玩水,也有許多富家子弟愛出門遊玩,”趙洵越想眼睛越亮,隻是又有些擔憂,“隻是清風山風景雖好,真的能賺到錢財麼?”

“隻有清風山的自然風光當然不夠,我要把山寨改造為集吃喝玩樂住為一體的世外桃源。”

虞笑棠指著冊子中的內容說與他聽,她要將清風山打造為一個集吃喝玩樂住行服務為一體的風景度假區。首先便是要將上山的台階修好,解決上山難的問題,待日後遊客多了起來,可以考慮安排就近城鎮到清風山的接駁車,方便遊人來往。遊人到清風山之後,便可入住清風山獨特的主題客棧,模仿現代民宿的不同裝修風格,給古人新奇的體驗。而在吃喝方麵,也是景區十分重要的一環,這方麵可以參考現代食物,主打一個不同於時代的獨特性。最後,是最重要的玩樂方麵,這方麵可做的文章就更多了,古代人到底娛樂生活還是比不上現代人,可以打造鬼屋、密室以及各種桌遊,還可以讓清風寨眾人排戲,表演一些古代人想不到的戲劇。而清風寨眾人,本就是山匪,可以扮演NPC與遊客互動。再加上她先前設想的,以營銷手段宣傳清風山招攬客流。

清風山本就風景瑰麗,自然風光再加上全方位新奇的體驗,定能在這個時代創造出一個“”

這本冊子上寫寫畫畫整整二十幾頁,詳細書寫了關於吃喝玩樂住行等各方麵的規劃,趙洵仔細看過去,有些冇能看懂,但是十分驚詫於虞笑棠的新奇想法,他越看越覺得可行,彷彿見到了清風寨的美好未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新手禮包發放中,請領取。”

規劃做得較為詳細,大致的發展方向都有,因此係統判定任務成功,虞笑棠趁著趙洵在一旁翻看冊子,閉上眼打開了係統介麵。

因為上次的獎勵,這次虞笑棠本冇抱什麼希望,但當新手禮包開啟之後,虞笑棠激動得差點昏過去,在這個香料珍貴冇有辣椒的時代,她竟然擁有了製作火鍋底料的材料無限供應,這意味著,她可以自己熬製各種口味的火鍋底料,在這個時代,這簡直就是取之不竭的寶藏。

一旁的趙洵看完了冊子,心緒也激動起來,覺得這個計劃大有可為。隻是又開始憂慮,打造景區必然需要許多資金,現在山寨一窮二白,拿什麼來完成前期建設?

虞笑棠神秘一笑:“我有辦法。”

她藉口去一趟山上,回來時便帶了從係統那得到的材料,她去到灶房,讓夥伕給她起灶。

虞笑棠雖然隻是個冇畢業的大學生,但她是國外的留學生,為了防止自己在國外餓死,早就練就了一身廚藝,因此,熬製火鍋底料對於她來說並不算難事。

待起鍋燒熱,幾塊牛油下鍋,大火融化,加入大蔥、大蒜、洋蔥,炸出香味與牛油融合後撈出,將剁碎的乾辣椒下鍋,加入花椒、薑末,翻炒均勻,再加入八角、香葉、桂皮、香茅草等數十種香料,加糖、鹽調味,最後加適量白酒。

鍋中紅油透著誘人的色澤,在大火熬製下,激發出辣與香融合的氣味,誘得人口齒生津。

夥伕開始隻是好奇大當家拿出的各種材料,待大當家將那紅彤彤的東西下鍋,他聞見一股刺鼻的香氣,被嗆得直咳嗽,問大當家那是什麼,卻是從未聽聞過的名字,辣椒。

待熬製到最後,滿屋濃鬱的香氣撲鼻,夥伕被勾得垂涎欲滴:“大當家,您做的這個也太香了。”

姍姍來遲的趙洵遠遠就聞見了香氣,待踏進灶房,也被辣椒嗆得咳了一聲,好奇地看著鍋中誘人的紅油:“大當家,這是何物,怎地如此之香又有些刺鼻。”

虞笑棠嘿嘿一笑:“這就是咱們山寨的搖錢樹。”

她吩咐夥伕將另一口鍋燒起,盛出一勺底料放入其中,隨手將灶房中剩下的野菜下鍋,煮好撈出盛入碗中。

“嚐嚐。”虞笑棠將碗遞給趙洵,又給夥伕盛了一碗。

趙洵看那紅彤彤的鍋底有些遲疑,但受到香氣吸引,將那野菜夾入口中,彆開生麵的味道令他瞪大了眼睛,先是滿口的鮮香,隨後便是舌頭酥麻,還有種說不出的刺激感,隻能下意識斯哈斯哈地吸著空氣。

夥伕也是同樣的反應,虞笑棠看著他們笑個不停。

“大當家,我怎覺得舌頭髮麻還有些微微的疼,您放了什麼?”

虞笑棠問:“這叫辣,你覺得好吃嗎?”

趙洵邊斯哈邊連連點頭:“好吃!平常味同嚼蠟的野菜竟也能如此美味。”

“好吃就行,我打算去一趟麟州。”

清風山東方毗鄰清安縣,南方便是麟州城,前些年戰亂之後,大慶朝休養生息,如今百姓也算是安居樂業,位處於江南的麟州城經過發展也較為富裕。

虞笑棠決定去麟州城賺取景區開發的啟動資金。

麟州最大的酒樓名為暉月樓,在整個麟州城,少有酒樓能與之聘美,此次出行,虞笑棠的目標卻不是這暉月樓,而是麟州城僅次於暉月樓的第二樓——摘星樓。

此次出行,虞笑棠帶上了凝固成塊的火鍋底料以及三當家張金虎,帶上張金虎主要是為了路上安全。

張金虎問虞笑棠:“老大,咱們這趟去麟州是有何事?”

“拿火鍋底料賺錢。”

張金虎嘗過虞笑棠做的火鍋,已經愛上了那個味道,他眼睛一亮,心想這麼好吃的東西,定能賣個好價錢。

摘星樓與暉月樓都處於商業中心地帶,客流量卻遠遠不如暉月樓,傳言暉月樓與摘星樓老闆有過節,兩邊相看生厭已久。

暉月樓比摘星樓開得遲,起名還壓了摘星樓一頭,生意也遠遠好過摘星樓,因此摘星樓這些年冇少想法子超越暉月樓,但是從未成功過。

這也是為什麼虞笑棠會找上摘星樓,摘星樓會迫切地希望超越暉月樓,比起暉月樓更加不會拒絕與虞笑棠的合作。

摘星樓占地麵積十分寬闊,踏入樓內,映入眼簾的便是建於水池中央的圓台,圓台上有舞娘隨著琴聲偏偏起舞,大堂內擺放了許多桌子,眾多食客邊吃飯邊賞舞,倒是雅緻得很。

虞笑棠一行四人甫一進摘星樓,便有小二殷勤地上前招呼:“幾位客官裡麵請,客官需要點什麼?”

虞笑棠幾人找位置坐了下來,虞笑棠問小二:“聽聞摘星樓有古董羹?”

小二遲疑:“這,有是有,隻是現如今天氣還未入秋,古董羹隻怕是會太熱。”

“無妨,儘管上便是。”

小二應聲,通知後廚準備,虞笑棠又與小二要了他們的菜單冊子,翻到飲品那一頁,隻見冊子上隻有冰鎮酸梅湯、砂糖綠豆冰、冰雪冷元子等寥寥幾款。

過了會兒,冒著熱氣的銅鍋古董羹端了上來,虞笑棠取出用冰塊包裹的火鍋底料,放入滾燙的沸水中,讓小二請他們老闆過來。

摘星樓的老闆是位年過四十依舊風韻猶存的女性,待人接物溫和有禮。她來到虞笑棠跟前問道:“這位客官,我便是摘星樓的老闆,您找我何事?”

冇等虞笑棠回答,老闆注意到了古董羹湯底的顏色變得紅彤彤,皺了皺眉,問小二:“這湯的顏色怎會如此?”

虞笑棠笑道:“老闆,是在下覺得這古董羹味道不夠好,加了些東西。”

聞言老闆笑了聲:“這麟州城,論起古董羹,便是暉月樓也不及我摘星樓,倒是第一次聽聞客人如此說,您加入的是何物?”

“不若老闆嚐嚐?”

老闆自古董羹中夾了一片羊肉,鮮香肥美的羊肉浸潤了火鍋香辣的湯汁,麻辣鮮香的滋味在味蕾中爆開。

老闆臉色微微一變,她對美食一向頗有研究,從未嘗過如此奇特的味道,她歎道:“味道十分豐富,這是加了何物,為何舌頭微微刺痛?”

虞笑棠:“這是辣味,如若老闆肯與我合作,我將給您提供這湯底。”

“合作?”

“正是,我給您提供這湯底,您給我提供錢財。”

老闆笑道:“這不就是買賣?”

“非也,買賣講究銀貨兩訖,而合作,便是建立互利共贏的關係。”

“說說看你要如何合作?”

虞笑棠特意將底透給她:“我打算修建一個遊玩勝地,前期需要大量錢財,你提供錢財,我給你提供這湯底以及其它食譜,待我們清風寨景區建好,我會給你部分錢財作為回報。”

老闆臉色一變:“清風寨?你們是山匪?!”

-家,我被父親趕出家門,孤苦無依,本欲尋個山崖自我了斷,誰知被三當家救下有緣到了這清風寨。我本以為這裡能有個安身之所,冇曾想,到這裡也是個被嫌棄的命,罷了,還是死了乾淨。”虞笑棠:“……”一段話硬控她30秒。這人繼續說道:“大當家,您留下我吧,我吃得少,不像他們。他們都是些粗人,哪有我貼心,我可以給你洗衣做飯,陪你聊天解悶。”虞笑棠旁邊的手下莫名覺得自己被無形踹了一腳。虞笑棠心中冷笑:嗬,這人真的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