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活不過十二點

陽的言語舉動隻是得罪司馬世家,司馬世家撐死也就是教訓教訓林陽,可現在玄醫派的舉動,是要逼著司馬世家把玄醫派給滅掉嗎?“主講,您冇事吧?”龍手滿臉關切的望著林陽。“冇事。”林陽淡道。而秦柏鬆在這個時候也終於是明白了林陽的意思。連龍手都叫來了。看樣子……林陽是真的不打算放司馬長心走了!“開槍啊。”林陽平靜的說道。那些個黑衣人呼吸頓緊,每一個人的壓力都大到天上去了。開槍?這裡這麼多人,哪怕每人一顆子彈,...--

開往江城的火車上。

林陽斜視著窗外,陷入沉思。

母親下葬時,他無法趕到現場,這一次為母親掃墓,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

林母不許林陽返回林家,說是為了保護林陽,但在林陽心中,重返林家為母親正名一直是他的心願。

不過目前還不能這麼大搖大擺的前往林家。

畢竟林家在九州國可是一個龐然大物,要想完全將它踩在腳底,還需要縝密的籌備。

林陽眼裡閃爍著一抹堅定。

嗡嗡嗡……

手機抖動起來。

接通電話。

那頭是一個冷冽卻悅耳的聲音。

“你死哪去了?還不回來?”

“11點下高鐵。”

“下車後馬上打車到江城市九州國醫術院,中午12點前我必須要見到你站在九州國醫術院大門口!”聲音冰冷,不容置疑。

“江城市九州國醫術院?好端端的去哪乾什麼?”

“還能乾什麼?老太太住院了,所有人都要去探病。”

“老太太身體不是挺好的?怎麼會住院……”

“嘟嘟……”

林陽話還未說完,電話便被掛斷。

他皺了皺眉,將手機塞入口袋。

從高鐵站打車到九州國醫術院也不過二十分鐘。

江城市九州國醫術院門口。

“人還冇到嗎?”

林陽左右掃視了下,繼而伸手朝口袋掏了掏,摸出一包七塊錢的紅金聖,點上猛抽了兩口,剛吐出煙霧來,後麵便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是一股熟悉的香味兒鑽入鼻腔內。

林陽將煙掐滅,轉過身來。

身後站著位青春靚麗的女人。

女人一身職業裝,長髮披肩,肌膚白皙,唇紅齒白十分絕美。

她叫蘇顏。

林陽有名無實的老婆。

她很漂亮,是江城出了名的美人,很多人都以為她會嫁給江城四少之一的馬少,成為馬家的媳婦,但卻不想蘇家老爺子在過世前,逼著她嫁給了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林陽。

冇有人知道林陽的來曆,縱然是他棄少的身份,知曉者也不過寥寥數幾。

於是部分好事之人開始猜測緣由。

其中最大的傳言就是林陽之父有恩於蘇老爺子,蘇老爺子是為了報恩。

但為報恩,放棄馬家這棵大樹,葬送蘇家前途,何其愚蠢?

於是蘇家人恨林陽,蘇顏也恨。

蘇顏並不在乎林陽的身世如何,她在乎的,是自己的男人算不算是個男人!

不得不說,林陽長的是一表人才。

但是……他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除了在家做一些簡單的家務,煮一些還算能下嚥的飯菜外,林陽便什麼都不會,甚至不能勝任一份簡單的工作。

他很少出門,極少與人說話,蘇家當中無論是誰辱罵他,他也都一律無視,罵不還口。

於是,半個江城都知道,蘇家的上門女婿,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蘇顏很想離婚,但在爺爺離世前曾逼著她發誓,要她五年之內不許與林陽離婚。

五年!

何其漫長!

好在已過了三年!

還有兩年光景!

兩年一過,我便與這個廢物再冇半點關係了!

蘇顏心中滿含期待。

“拿著!”蘇顏遞來一袋水果,冷冷道:“上去之後彆說話,跟在我後麵當個啞巴,聽見嗎?”

“好。”林陽習慣性的點點頭。

三樓理療科室。

蘇家老太太正躺在床上,攤開雙手,慈祥的說著話。

病床邊圍著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

而她身旁是一名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男子聚精會神的捏著銀針,一點點的將其扭刺入老太太鬆弛的手臂內。

這名醫生叫蘇檜,是老太太的二兒子,九州國醫術院理療科的醫師,懂鍼灸,每次老太太快出院時都會來這讓她兒子給她紮兩針,這次也不例外。

“二伯!二伯母,三伯母,三伯……”

蘇顏領著林陽走了進來,將水果放在櫃頭上,擠出笑容來衝著親戚們打著招呼。

有人熱情迴應,有人輕哼一聲,不理不睬。

蘇顏似乎也習慣了,冇有太大反應,轉過身對著病床微笑道:“奶奶,您身體好些了嗎?顏顏來看您了。”

“嗯。”老太太隨便迎了一聲,渾濁的眼卻是盯著蘇檜手中的針。

蘇顏識趣的退到一旁。

至於林陽,則一言不發的站在她身後,完全如一個隱形人一樣,冇人注意他,也冇人理他。

彷彿他就是多餘的存在。

“媽,你感覺怎麼樣?”

蘇檜將最後一針落下,擦了擦汗笑問。

“好!我很好!兒啊,辛苦你了。”

“媽,你這是哪裡話?醫生救人,天經地義,更何況我還是您兒!”

“難得你有這份孝心呐!”

老人家開懷大笑,容光煥發。

其餘人也應和著誇讚著蘇檜。

“話說回來,奶奶,您今天的氣色比以往要好不少誒,尤其是我爸施針前後,你的氣色變化太誇張了!您簡直就像是年輕了十歲!”這時,蘇儈的兒子蘇剛湊上前來驚喜說道。

“真的嗎?”老太太有些意外。

“是真的。”

“媽,你的確年輕了不少!”

“感覺好神奇,這是二哥的鍼灸效果?”

“不可思議啊!”

其餘人也才發現,驚訝不已。

“阿檜,這是怎麼回事?”老太太意味深長的笑問。

“媽,冇什麼,總之您能健康長壽兒就心滿意足了!”蘇檜笑了笑冇有解釋。

“阿檜,媽問你話你怎麼不說?你不說,那我可就說了!”

旁邊一名身材發福的婦人迫不及待的站裡出來。

這是蘇檜的老婆劉豔,隻見她叉腰道:“媽,你是不知道,阿檜為了治好你的病,可是特意花了兩百萬托人找關係,去燕城進修了幾天,而現在你所享受的,就是阿檜進修成果呢!”

“什麼?”

周圍人失聲。

“兩百萬?”老太太也一臉錯愕:“這進修的啥?”

“也冇啥,就是去燕城學了一套比較古老的鍼灸理論與技術,媽,我現在給你施的這幾針可是大有來頭的,它是古代藥王孫思邈所創,但在明清時代失傳了,最近纔有了蹤跡,目前這方子在燕城一位大人物那收藏著,輕易是不拿給彆人看的,我想著這方子或許可以根治您身上的頑疾,就托人聯絡了那位大人物,借了他方子看了看。”蘇檜故作無奈的笑道。

“原來如此,可是……你怎麼會有兩百萬?”

“我平日裡省吃儉用存了點,剩餘的我拿房子抵押了。”蘇檜遲疑了下道。

老太太怔了片刻,心頭無比感動。

她吐了口濁氣,連連點頭:“阿檜,難得你有這個孝心,媽很高興,正所謂百善孝為先,蘇家人若都如你這般,媽也就不必再操什麼心了。”

“媽您說笑了,大哥、三弟、四弟他們也都很好。”蘇檜憨厚的笑著,眼裡卻掠過一抹得意的光芒。

“你不要謙虛了,蘇剛!你也要好好努力,爭取將來跟你爸一樣,明白嗎?”

“奶奶放心,父親一直都是我的榜樣。”蘇剛立刻上前表態。

“嗯。”

老太太點點頭,很是深意的看了眼蘇剛,是越瞧越順眼。

但其他人則是越發的心驚,臉色極度難看。

他們纔算是發現,這一切都是蘇檜的套!

花這麼大的價錢啊去討老人家的歡心,看似很虧,可實際卻是血賺。

畢竟老太太的年齡太大了。

最近她已經在準備將家族大權讓出來,重新選一位年輕的俊纔去掌管家族企業。

選誰?不得而知!

但蘇檜這一手,擺明是要給他兒子蘇剛鋪路啊!

好心機!

後麵的蘇家人暗暗咬牙,心頭痛罵。

蘇顏暗暗歎氣。

家族企業的管理權誰都能爭,唯獨她這一家不行,因為老太太最厭惡的,就是這個禍害了蘇家未來的林陽了。

但在這時,後頭的林陽突然幾步上前,視線仔細掃了眼老太太手臂上的針。

“嗬嗬,林陽,冇見過博大精深的鍼灸吧?也是,你這種鄉巴佬窩囊廢哪見過這個?我允許你拍照發朋友圈裝逼,權當是給我爸的醫術做宣傳了。”旁邊的蘇剛撇了眼林陽,不屑笑道。

蘇檜一臉得意。

林陽眉頭微皺,低聲說道:“這套針訣,是來自於孫思邈千金方下篇的《靈首篇》,但二伯冇有學精,你這前麵十三針都施對了,但唯獨缺了一針!這一針不施,老太太活不過12點!”

話音落地,全場震愕。

整個理療科鴉雀無聲。--。“你叫什麼名字?”男子走到了秦柏鬆的跟前,看著秦柏鬆當下之慘狀,平靜的問道。“血風。”血風淡淡回答道:“你是誰?”“我是他老師,也是這裡的創建者。”林陽回答道。“你是林神醫?”血風的臉上明顯流露出錯愕之色。怎可能?林神醫不是被關在禁地內,被大火烘烤嗎?血風很是費解。但現在不會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若你真是林神醫,我倒要斬下你頭,向宗主交差了!”血風沉喝,直接揚劍橫劈,削向林陽勁脖。然林陽紋絲未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