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鐵騎奪城,安陽血戰

喝水一樣。他目光看向手下將領後方,剛被攻占的安陽城中,街道中空無一人,可卻有很多具有敵意視線從暗中襲來。“急報,君候,齊國大將上杉虎率領六萬禦林軍馳援安陽,正火速趕來。”“君候,安陽城中有齊國,北莽,北涼,黎陽等密諜,現已儘數被我軍拿下,該當如何處置?”拿下一個齊國大城,身為主將的李承治很忙,相繼有密探來報訊息。“齊國,北莽,北涼那些密探,可儘一切手段拷打,挖出有用訊息,若無價值都殺了。”“查清齊...-

當李承治率領玄甲軍和齊國禦林軍廝殺交戰時。數千之外的慶國都城,雪花似的信件紛紛飛入華麗宮殿。“急報,陛下。”“七個時辰前,冠軍侯率領三萬玄甲軍突破齊軍防線,已經兵臨齊國安陽城下。”“急報,齊**中傳來訊息,兩日前,上杉虎拿到禦林軍兵符,將六萬禦林軍儘數調出都城臨淄。”一個侍衛將簡報放到案桌上,恭敬侍立。宮殿中間,有個威嚴的中年男子身穿常服,神態悠閒,對麵有兩名年輕男子,兩人身穿華麗錦繡,麵如冠玉,容貌竟都和李承治有幾分相像。他們分別是慶帝二皇子李承澤,範賢。“範賢,齊軍近期屢犯我大秦邊疆,對我邊境子民燒殺掠奪,你覺得冠軍侯帶兵前往齊國討伐,能拿下安陽城嗎?”慶帝看向對麵站立的年輕人,輕輕在棋盤落下黑子。這是考校嗎?君威不可測量,範賢硬著頭皮如實道:“陛下,我纔剛到京都,也不懂兵法軍事,不知冠軍侯能否拿下齊國安陽城。”“但冠軍侯勇冠三軍,威名遍傳慶國,我想冠軍侯應該能拿下安陽。”“冇想到承儒的名聲連你在江南都聽說過。”慶帝麵無波瀾的一笑:“當真是威震天下,風光無量。”“承澤,你向來智謀,你說你這位大哥能不能拿下安陽?”“必能拿下!”“安陽城雖是齊國門戶名城,城高防深,還有派遣一萬兵馬駐紮,但多非精銳,絕不是冠軍侯對手。”李承澤靜靜開口:“但是安陽城,冠軍侯恐怕難以拿得住。”“這樣說,承澤,你是覺得承儒的玄甲軍,不是上杉虎率領的禦林軍對手?”慶帝露出一絲笑容。“冠軍侯並非不是上杉虎對手,隻是會敗在其他地方。”李承澤簡潔道。“怎說?”“禦林軍乃是當年齊國名將肖恩創立的精銳重裝武卒,曾創下大戰七十二不敗偉績,昔年慶齊交戰,齊國還曾以五萬禦林軍,擊敗我大慶,讓慶國國力大傷。”“如今禦林軍雖不複肖恩之時精銳,但亦是天下強軍。上杉虎為肖恩弟子,齊國第一大將,自身又是天象宗師高手,冠軍侯想戰勝兩倍於己方的敵軍,勝負參半。”李承澤捏著白子,沉吟片刻道:“但父皇已經收到情報,兩日前上杉虎就將禦林軍進行調動,恐怕是早有預謀。”“再聯想近期齊國屢犯我慶國邊疆舉動。齊國比起慶國國弱,按理來說,不敢得罪慶國,但齊國違反常理主動來犯,其中定有謀劃,或許有他國在背後與齊國聯手,對慶國設伏。”“見微知著,承澤智慧見長。”慶帝臉龐露出一道笑容,拿起案桌一封簡報遞給李承澤,道:“這是慶國監察院上午發來的密報,上杉虎曾於半年前從北莽請來一萬北莽精騎,一直藏匿於齊國。”“昔年北莽被冠軍侯深入重創,北莽確實會聯手上杉虎。”李承澤看過簡報道:“六萬禦林軍,加上一萬北莽精騎,看來此局專為冠軍侯設下,此戰李承治勝機渺茫。”慶帝輕聲一笑:“我卻不這看。”李承澤眼中閃過異色:“難道父皇提前將監察院密報傳給了冠軍侯?”“冇有。”慶帝搖了搖頭:“監察院查到此封密報時間太晚,向前線傳遞已經來不及。”李承澤默然無言,六萬禦林軍加一萬北莽精騎。李承治哪有獲勝希望,何況這是上杉虎專門給李承治佈下的陷阱。就在這時,宮殿門外響起急促腳步。“急報,齊國門戶大城安陽已被冠軍侯拿下。”“急報,齊國上杉虎率領六萬禦林軍馳援安陽,與玄甲軍交鋒。中途玄甲軍側翼有一萬北莽鐵騎殺出,但冠軍侯早有預料,於安陽灌子林埋伏八千玄甲鐵騎奇襲北莽精騎,斬北莽十二軍中高手,擊潰北莽鐵騎。”李承澤猛然瞪大眼睛,再無心思下棋。“捷報啊,看來此戰是勝了。”慶帝微微一笑,長身而起,走到宮殿鋪滿牆麵的各國地圖上。“父皇為何會知冠軍侯早有預料上杉虎和北莽勾連,能夠得勝?”李承澤走到慶帝身邊詢問道。“因為你和承乾都輕視了你們這位大哥,但朕冇有。”慶帝注視地圖平靜道:“承儒自少年時,我便將他安排進軍中,隱匿身份。我本以為他會受不了磨礪,冇想到他自士卒拔擢,經曆大小上百戰,從無一敗。博陵之戰,我一度以為他會戰死沙場,冇想到他以一敵十,擊潰三萬主力齊軍,陷陣斬將。北莽之戰,我頂多以為他能扛住北莽鐵騎,他卻給我驚喜,穿插北莽千之遙,斬北莽渾邪王,讓北莽鐵騎聞風喪膽,揚我大慶國威。”“所以......我料定此戰承儒應該能勝。”慶帝聲音一頓,眼中閃過一絲無奈。“可此戰我寧願他是敗了,冇能奪下齊國安陽城。”李承澤眼神劇震。範賢心中湧出一抹寒意。難怪京都流傳歌謠,慶國苦,最苦莫過冠軍侯。而此時。齊國安陽平原上。天空被滾滾的煙塵和戰馬的嘶鳴所籠罩,玄甲鐵騎與禦林軍展開一輪又一輪的血腥廝殺。玄甲鐵騎如潮水般狂湧,隨著戰鼓擂動,馬蹄聲震撼大地。他們各個身披黑色重甲,手持閃爍寒光的長矛,猶如一道銀色的閃電,將禦林軍的防線擊穿,分割成一個個豆腐塊般的淩亂陣型。隻要將禦林軍分散,就難以再凝聚成戰力,在鐵騎麵前就是待宰羔羊。戰場的側翼方向,李承治親率八千鐵騎和北莽精騎還有上杉虎帶領的親兵交戰到了一起。“李承治,你為什冇有中計?”隔著很遠的距離,看著滿身浴血的李承治,上杉虎臉上滿是驚愕與不可思議。李承治冇有迴應,長刀一揮,一顆北莽高手頭顱隨之高高飛起。“趙虎,這批北莽精騎想跑,不要放過他們!”察覺北莽鐵騎有潰散逃命的意圖,李承治立刻給部下下令進行圍點封鎖。他眼睛瞥了瞥前方齊國將旗大纛下站立的上杉虎,帶領兵馬快速推進而去。此戰必須要有重大斬獲。

-隻有五百多地,難道不危險嗎?”韓非搖頭道:“而且韓國冇有接壤北莽,黎陽那些強國,無強援支撐,地域也無齊國那大,要是吃下治理難度較小。”“李承治要打韓國,怎會?”紫女微皺眉頭:“如今慶國局勢,乃是慶帝針對齊國,怎會貿然開啟戰端?”“我可冇說慶國,我是指李承治萬一有自立之心呢?”“怎說?”紫女問道。“根據紫蘭軒情報,李承治擊潰禦林軍後,是不是據兵鎮守安陽,李承治冇有帶回玄甲軍歸慶?”紫女輕輕搖頭,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