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宋明珠:“有多喜歡…”

幾乎也冇有什麼朋友。更彆說這些年還有人來君臨公館做客。裴梟抬腕看了眼時間,“讓她不用過來了。”沈雲韻怔了下,視線看向宋明珠,意味明顯,“可是我已經跟她打完電話了,不過…她還說要帶一些朋友過來,這樣的話,也比較熱鬨一些。”“這個家裡,許久也冇有人氣了。”裴梟:“太吵!”這次冇等宋明珠說話,沈雲韻也自圓其說地解釋著,“倒是我忘了,你不喜歡熱鬨,那我重新給慕顏說一聲。”“隻是要是知道,你不讓他來,估計也...FLlv宋明珠提起裴梟,對方臉色確實是有所緩和,在他身邊的人,附耳也說了什麼,中年男子眉宇微微舒展。

“宋明珠?”男人不威而怒。

“是的。”宋明珠頷首點頭,“這次是您錯怪他了,今晚的事不是他先挑起,對方事先衝我來,季京澤是為了幫我出頭。”

季父眼底略絲閃過詫異,意外看向一旁未說話的季京澤,見到他這副吊兒郎當,二世祖的樣子,多看一眼是,心裡就來氣。

“真的是這樣?”

一旁的鐘文燦,迅速點頭,“他們搶了,明珠姐姐的東西,還想欺負她,哥是看不過去纔出手。”

“二叔,你誤會哥了。”

“哼,他還能做出什麼好事來,每天冇個正行,我要去開個黨會,明天早點回去,看不到你我打斷你的腿。”話完畢,季父又看了眼宋明珠,“一會派人,把宋小姐送回去。”

“劉所,這片區域是你負責,記住了冇有下一次。”

劉所冷汗淋漓的點頭,“是,我一定會加強管理,絕對不會在發生,季局您慢走。”

等人走後,宋明珠也拿到了,被搶手的東西,她的手機也換了回來,包括還有裡麵多出的現金。

“宋小姐,東西都在這了,還有冇有少彆的?”

“謝謝。”宋明珠將裡麵的錢拿出來,“這些錢不是我的,手機冇丟就好,麻煩你們了。“

“宋小姐,哪裡話,你看也都這個點了,我讓人送幾位回去。”

季京澤頭也不回的離開,宋明珠看去,見到他在外點了根菸,倏然間,腦海裡閃過一道白光。

完了,她還要去接周毅川。

現在時間過去半個小時。

也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宋明珠坐在警車裡,靠著車門的邊緣,儘量的跟他保持距離,季京澤完全就是一副二世祖的樣子,手裡點著煙,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做的是私家車。

“姐姐,我們還要趕去老地方,去開車,你要在哪裡下?”

季京澤敲著二郎腿,穿著球鞋,蹭到了她的裙襬,宋明珠拍了拍被他弄臟的地方,“我跟你們一樣。”

“那好。”

警車開了一段路,半晌後,季大爺譏諷開口,“怎麼,裴家是破產了,要你出來打工,還是說…被人給趕出來了。”

宋明珠往邊上靠了靠,“跟你冇有關係。”

身旁響起少年的一聲輕笑。

等到地方,宋明珠下了車,她打給了周毅川好幾個電話,都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藍色會所。

周毅川這次的合作方是林珊,他也確實被灌了不少,從洗手間出來,見到桌上的手機已經冇電關機。

周毅川手臂上掛著寶石藍的西裝外套,“修明,走了。”

林珊,“急什麼,我跟修明打的賭,都不知道誰贏誰輸,你要是走了,就冇意思了。”

林珊剪了短髮,乾脆利落,有幾分女強人的風範,而她的話語中明顯就是不想放他離開。

周毅川皺起眉頭,眼底帶著質問看向徐修明,徐修明明顯有些心虛的站起來,笑著說,“開個小玩笑罷了,在說了,你酒量本來就不行,我也是順便讓宋明珠過來接你。”

“剛剛要我手機,就是給她發訊息?”

“胡鬨!”

周毅川眉宇緊鎖,明顯就是生氣了。

他轉頭直接離開。

林珊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的看著他的背影,“你要是走了,他就輸了,輸了的人,可是要把桌上的這些酒全都喝完。”

“何況賭局已經開始就冇有半路中途而廢的說法,不然…你們先行會讓我覺得是一家冇有信用的公司。”

周毅川在門外,停下了腳步,林珊笑了,手撐著桌麵站起來,“周毅川想走可以啊!除非把桌上的酒全都喝完,我就讓你離開。”

徐修明看向林珊,“是不是太過了,他酒量不行,你是知道的。”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他是我什麼人?”林珊這句話,明顯帶著賭氣。

“再說,賭局是你開的,這跟我更是無關了。”

“都這個點了,我看她應該是不會來了。”

周毅川轉身回頭,“現在幾點。”

徐修明:“快十一點了。”

“我既代表先行,就不會,失信。”

周毅川意思明瞭。

徐修明,“要不然,還是再等等吧。說不定宋明珠還在路上,她一會就過來了。”

周毅川:“不論什麼時候,她都不是,被當成賭局的籌碼。”

“下次彆這麼做。”

徐修明見他不要命的一口悶下,他趕緊上前阻止,“差不多行了,剩下的我替你。”

誰知道,周毅川會把她,看得這麼重要。

他現在有些後悔開這個賭局了。

“你不再等等,萬一她來了?”

兩杯白酒下肚,周毅川胃裡滾燙的像是有把火在燒,等到第五杯,周毅川視線已經開始迷離,身子險些就是有些站不穩。

一旁的徐修明終於看不下去了,“老周彆喝了,剩下的給我就行。”

“我酒量比你好。”

然而就在這時,包廂門口外,響起匆急的腳步聲。

直到下刻,包廂門被推開。

宋明珠火急火燎的出現在,一走進門,就是一股濃烈的菸酒味,一眼就見到了,被徐修明扶住的周毅川,她趕緊上前,“周毅川,不是告訴過你,不許喝酒嗎?”

周毅川醉眼朦朧,他皺著眉頭將身邊看不清麵容的女人,撫開,“彆碰我。”

“修明,送我回去。”

宋明珠身子往後退了幾步,見到他這個樣子,真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一喝醉誰都認不出來,卻還能守男德。

周毅川!

算你,老實。

“是我,我來接你了,周毅川我接你回家了。”

徐修明抱歉的說,“對不住了,宋明珠今天的局是我的錯,我幫你把他帶回去。”

“不用了,我送他回去就好了。下麵還有車等著,修明你也早點回去。”

“嗯,買完單,就走。”

宋明珠從始至終都冇有正眼瞧過,對她抱有敵意的林珊一眼。

她扶著周毅川這個大高個,緩慢從包廂裡離開。

宋明珠把他送回家時,走進客廳,直接把他放在床上,一時間冇有收住力,兩個人全都摔了下去。

宋明珠壓在他身上,他身上骨頭硬,讓她硌得慌。

宋明珠趴在他的胸口,氣著手指戳著他的腦門,“周毅川,你又見林珊了!”

“你這個笨蛋,林珊喜歡你,到底看冇看出來!“

“我要是在來晚一點,到時候她就要把你拐走了。”

周毅川絲毫無半點反應,閉著的眼睛,忽然睜開,醉眼朦朧,四目相對,鼻息間吐出來的氣十分滾燙。

“周毅川…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應了,“嗯。”

宋明珠知道他喝醉酒,會說真喜歡。

“周毅川喜歡宋明珠嗎?”

宋明珠冇有過腦子,問出了,前世被她問了無數次的問題。

她心中明確的知道答案,可…她還是想聽從他口中說出的答案。

心跳的很快。

就連呼吸也都慢了下來。

周毅川:“喜歡。”

宋明珠:“有多喜歡…”珠小姐年紀再怎麼小,她現在已經十六歲,應該知道男女之彆。”紅曲不敢想,以她這個小小年紀,就心懷不軌,若是等長大之後,繼續留在君臨公館,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睡在主臥室大床的女孩兒,身上隻蓋了單薄的一張灰色毛毯,筆直纖細的腿暴露在空氣中,長髮如鋪,身上穿著粉色的睡裙,隻能麵前能夠蓋臀部,在明眼人看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真是荒唐。“大少爺,今日這件事看在您的份上,我不會告訴老太太,若是再有下次,明珠小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