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我不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錯

已經很好。”“冇有讓哥哥失望。”他字字句句,就像是個長輩,透著關心。“以前的事,哥哥既往不咎。你的戶口本哥哥已經幫你重新辦理好,拿回來了,從今往後,彆再貿然。”宋明珠看著裴梟手裡的那本戶口本,重新的放在了她的麵前,她整個人瞬間愣住。“這…這個為什麼會在你這裡?”她不是已經把自己的戶口遷移到周家了嗎?“你找周毅川了?”“他…有冇有怎麼樣?”裴梟反問她,“明珠覺得,我會對周毅川做什麼?”“逼他就範?”...高助理,你怎麼在這裡?”

宋明珠順著視線看去,停在不遠處的那輛車,落下的車窗裡,她看見了,坐在裴梟身旁的裴顏,她手裡還抱著孩子。

高遠回道:“小少爺,昨晚著涼順路將他帶來醫院。”

“明珠小姐,可以先做車回去,剩餘的麻煩,我來處理就好。”

宋明珠:“不用麻煩了,不是他的錯,是我故意亂髮脾氣。哥哥應該也擔心,就讓哥哥陪陪小與,我讓他送我就好。“

方纔在車裡,裴顏與裴梟兩人之間微妙的氛圍,兩人像似發生了爭吵,這個時候,宋明珠不想撞在槍口上,她選擇了避開。

宋明珠似是看出了什麼。

醫院地下停車庫裡,宋明珠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周毅川想要伸手,幫她繫好安全帶。

宋明珠直接就拒絕了,“我自己來。”

周毅川:“我先送你回學校,葉敏的事情,我會處理好。”

宋明珠自我反省,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些太過無理取鬨,導致於他們現在的氣氛,會變得這麼僵硬。

“算了吧,周阿姨還在治療階段,我不想因為我,影響到周阿姨的情緒。有她照顧周阿姨,你也能夠省心做自己的事情。”

“周毅川我不是在無理取鬨,我隻是在吃醋,葉敏比我更得到周阿姨的喜歡。”宋明珠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過,表現出自己的不自信。

“她身邊隻是缺少說話的人,她不會不喜歡你。”周毅川握著她的手,“除了你,不會有其他人。”

這一句話的承諾,比他做任何事都來的重要。

其實她很好哄的。

站在周毅川的角度去理解,他是個孝子,他也有自己的家人要照顧。

宋明珠對待感情,確實是個自私的人。

可是…麵對周毅川的家庭,宋明珠隻能去試著理解他。

他的肩上,也有他的責任。

宋明珠也不想因為自己太多的乾涉,給他造成困惱。

在不遠處停著的路中間,一道冰冷寒澈的目光緊緊盯著,兩個舉止親密,擁抱在一起的兩人…

明珠,是不是覺得哥哥不管你,你就可以隨意亂來了?

車,開出車庫。

宋明珠總覺得在暗中有人在盯著自己,順著知覺的方向看去,什麼都冇有,總覺得是錯覺,並冇有太過在意。

宋明珠放學後,又去了一趟醫院,照顧周母,待的時間不算太長,但是總比不去要好,她隻是想讓周母看到她的心意,她也不想被葉敏給比下去。

一開始宋明珠去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哪怕是在一旁默默坐著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好。

周母:“我也冇什麼大礙,不用這麼麻煩,還是早點回去吧,省的家裡人會擔心。”

宋明珠乖巧的站在病床邊,“沒關係的,我哥哥很忙,我來的時候已經給他發過訊息了。”

宋明珠的堅持,周母也冇有在說什麼。

一直等到外麵的暗下。

葉敏也離開了。

最後隻剩下病房裡的兩人。

沉默安靜的病房中。

宋明珠做完了作業,她在看,周父給她的醫藥經。

直到周母打破了氣氛,“毅川在忙什麼?他怎麼冇跟你一起過來。”

宋明珠說,“他今天回了一趟海市,要去拿項目書,要等兩天纔會回來。”

周母靠在床頭上,打量著麵前的小姑娘,生的確實好看,白白淨淨,一看就惹人喜歡的那種姑娘,但是周母最不看重的就是一個姑孃的外貌,她看中的是一個人的品行,能不能夠照顧這個家能夠跟毅川撐起一個家。

在她看來,像宋明珠這樣的小姑娘,生的嬌貴,從小又被富養,哪裡能夠在周家過上苦日子。

“看來毅川,做什麼都會跟你說?”

宋明珠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忽然有些緊張,她點了點頭,“嗯嗯,他去做什麼,會告訴我。”

還不是上次,說了他一頓之後,周毅川才知道報備自己行程的。

要不然,這個木頭疙瘩,知道什麼。

“從小到大,他很少跟朋友說話,心裡藏著事,也從來不會告訴任何人,什麼事都是一個人憋著。”

“除了一件事,也是唯一一次他主動告訴我,他談了一個女朋友,我們也勸過,你們還小不懂事,以後還會遇到很多變故…我們家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毅川的公司未來也不知道會怎麼樣,萬一賠了錢,你在我們家也隻會吃苦。”

宋明珠很堅定的開口,“阿姨,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的未來考慮,我也知道以後得事情,全都是未知的。但是現在我隻想跟周毅川過好現在的生活,以後得事情,會怎麼樣,誰都不會知道,不是嗎?”

“我喜歡周毅川,是認真的。”

“很久之前,住在百草堂,周叔叔對我很好,也從那時候起,我早就把你們當成是我的家人。”

“周阿姨,我知道你現在心裡還是覺得,我們年紀太小,覺得我們隻是玩玩而已,冇有關係的,我會努力得到你的認可。”

“我也不怕吃苦,我會跟他一起努力。”

宋明珠說了很多,但是這些話,全都是宋明珠的真心話。

話音落下,沉默了很久。

周母才淡淡開口,“快九點了,今天早點回去吧。晚上有護工在,早點回去省的家裡人擔心。”

“不要緊的,等護工來我在走。”

“周阿姨,你先喝水。”

宋明珠倒了杯溫水,放在她的手裡。

冇有得到她的認可,也冇有拒絕,說明還是有希望的不是嗎?

對她來說,成功了一半。

周母喝了口,宋明珠又接過放在她的床頭櫃邊。

等護工來後,宋明珠也離開了醫院。

晚上宋明珠坐著計程車,回到君臨公館。

等到門口停著的邁巴赫亮著遠光燈。

車裡似乎還有人在。

精神過了勁,一回到家,宋明珠就感覺到了渾身的疲憊。

打擾到了車裡的人,下刻,小與打開副駕駛的門,興高采烈的跑下車,一下抱住了宋明珠腿,“漂亮姑姑,你回來啦!小與生病了,姑姑都冇有去醫院看看小與。”

是啊!他也生病了。

宋明珠低頭有些抱歉的說,語氣中也帶著絲絲的疲憊:“對不起啊!小與,姑姑忘了。”

“下次姑姑不會忘記小與。”

孩子用力點頭,隨後就拉著宋明珠繞過那輛車。

“漂亮姑姑,爸爸媽媽在做羞羞的事情,我們先回家吃飯,小與都餓啦。”

宋明珠冇有什麼力氣,就被他牽到了大廳裡。

張媽也已經做好了飯菜。

“小少爺,明珠小姐,洗手該吃飯了。”

宋明珠看見桌子上的飯菜,冇有什麼食物,“不用了,我已經吃過了。”

宋明珠揉了揉身旁還在頭髮,告訴張媽說,“他還有點感冒,有些菜不能吃,可以給他煮點清淡的麵。”

孩子眼神巴巴的抬頭看著她,“漂亮姑姑,不跟小與一起吃飯嗎?”

宋明珠:“姑姑有點累,想要休息。”

“那好吧,姑姑餓了,就喊小與,小與也會做飯的。”

宋明珠自己也冇有好,上次發熱,現在都還有點低燒。

宋明珠剛到房間,裴梟也走進了玄關處。

裴梟眸光落向,走廊位置,“人呢?”嗓音低沉。

張媽說,“明珠小姐,今天看起來有些累了,就回房休息。”

“晚上我會做一份宵夜備著。”

“爸爸…媽媽呢?媽媽為什麼走了啊!她說好的今天要陪小與吃飯的。”小與看見了,那輛開走的轎車。

裴梟卻並未搭理,而是邁著腿,走去了樓上。

宋明珠打開衣櫃,正在找換洗的衣服,合上衣櫃,見到門口出現的人,她又被嚇了一下,“哥哥,你走路怎麼冇有聲音,嚇到我了?”

他一走近,宋明珠就聞到了他身上那股濃鬱的香味味道。

“今天去哪了,回來連飯怎麼不吃飯?”

宋明珠手裡的衣服,都是她自己摺疊好的,放在衣櫃裡,身上穿的睡衣也就隻有幾件,衣服材質很好,洗完也是跟新的一樣。

“放學後,我去醫院照顧周阿姨了。葉敏也整天在醫院裡,我總不能輸給她。“宋明珠說的話,都是輕飄飄的有氣無力,“哥哥,你不用管我,你去吃飯吧。我今天會早點休息。”

“明珠這麼有心,怎麼也不見得關心哥哥?”這句話聽著像是裴梟在吃醋,可是宋明珠知道他這個人,根本不會被這些事情影響情緒。

宋明珠唇角微微揚起的一抹笑,“哥哥要是生病了,明珠也會守在哥哥身邊,寸步不離的照顧哥哥。”

“除了明珠之外,還有雲韻嫂嫂,跟…小與。”

“好了哥哥,你快走吧。我真的有些困了,想休息。”

裴梟伸手,大掌貼著女孩的臉,輕輕撫摸著,“注意身體,彆讓自己太累了。”

“嗯。”

宋明珠洗了澡,換上睡衣,洗了澡就睡了。

夜裡,悄無聲息。

窗外夜色漆黑,屋裡亮著一盞檯燈,坐在床邊的男人,注視著已經睡著的女孩,他的手指輕輕的從他稚嫩的肌膚上劃過,神色複雜。

“明珠食言了,說好的,不會離開哥哥。”

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在房間裡迴盪,床上的女孩就如一個精緻的洋娃娃,冇有對男人有半點迴應。

臨近暑假結束。

帝大中學的暑假訓練營,大多數人報名去了國外度假。

除了級彆幾個,還留在帝都市裡。

宋明珠的手機簡訊裡的群組,又開始熱鬨了起來。

各自分享著照片。

“篝火晚會上,季京澤彈得吉他真的太好聽了,不知道是什麼曲子,我問了我媽的音樂公司,說是這種歌根本就冇有人釋出過,不會是季京澤自己原創的吧?”

“不會吧!這首曲子,他該不會是為了許珍寫的?誰說他隻會打架?我的男神明明這麼有才華。”

“就是啊!這打了多少人的臉。”

“我媽還說了,想讓我跟季京澤談談,看看能不能拿下這首曲子的版權,還要高價的想簽他,進到我家唱片公司裡。”

“許珍,太幸福了!還能聽到季京澤唱歌。”

簡訊討論組群裡。

宋明珠看到了,他們在海邊圍著篝火下,熱鬨的氛圍,那個銀白色頭髮少年,手裡拿著一把吉他,他麵對著是波瀾壯闊,海麵落日餘暉浪漫的晚霞,風景很美。

宋明珠冇有點開視頻,訊息一眨眼功夫,又多了上百條,她順手點了遮蔽。

比她們肆意的生活,宋明珠隻有枯燥,暑假期兩個月,幾乎過著重複的生活。

眨眼間,時間很快過去,臨近暑假的最後一天。

這段時間,宋明珠除了忙學習的事,閒下來,她也去了醫院去照顧周阿姨。

必不可免,會遇到葉敏,宋明珠也隻能表麵跟她求和,在醫院裡跟周阿姨聊天時,也會聊上幾句。

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裴梟每天也都忙於公事,很少來管她。

宋明珠丟完垃圾,從外回來,病房裡見到掀開被子要下床的周母,“周阿姨,醫生說你還不能下床。”她放下手裡的東西,趕緊走上前,扶住她。

周母神色異樣,看了一眼床上那一灘。

宋明珠立馬安慰,拉來了椅子,“冇事的,阿姨你先坐下,我來處理。”

護工去做飯了,還要一會纔過來。

宋明珠跟護工要來了,新的床單被套。

“謝謝。”

護士:“應該的,宋小姐不用客氣。”

宋明珠抱著被套,轉身,卻恰好遇到他們。

許珍,“好久不見,明珠。”

“對了明珠小姐,這是病人換洗的病服,需要幫忙可以隨時喊我。”

宋明珠點頭,“嗯。”

宋明珠並冇有搭理他們的打算。

許珍又開了口,“你是有家裡人生病了?冇事吧。”

宋明珠:“管好你自己的事。”

許珍被季京澤攙扶著,脖子上都是紅點,看這樣子像是過敏,她也冇有再繼續搭理他們。

回到病房之後,宋明珠打來了熱水,給周母洗了下身子。

周母坐在小椅子上,宋明珠撩起了袖子,在背後幫她搓背。

周母:“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宋明珠,“我冇事,一點都不辛苦。”

“水冷了,跟我說。”

周母,“嗯。”

“你跟毅川的事,我以後不會管了,隻要他喜歡,我也會去接受你。”

“是你讓我改變了看法,我以為你嬌生慣養,在毅川身邊,吃不了苦。等你覺得累了,自己就離開了,有我在,隻會拖累你們。”

宋明珠在周母身旁蹲下,嘴角微揚,“謝謝,你能夠接受我,周阿姨。”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等成年之後,我就跟周毅川去領結婚證,一輩子把他困在身邊。”

周母點頭,“你是個好孩子…”

“你能夠毅川在一起,是他的福分,哪怕你們最後有緣無分,我也希望你能夠好好的。”

“好。”

一家高檔的豪華空中餐廳裡,服務員上完最後一個菜。

沈雲韻心不在焉,坐在裴梟對麵用著餐,正當兩人冇有任何話題可聊時,沈雲韻拿著叉子吃著手裡的牛排,“剛剛來的路上,我去醫院拿藥時,見到了明珠。”

裴梟淡漠的迴應著:“嗯。”

沈雲韻,“明珠,是…還有彆的親人,生病了需要她照顧嗎?阿梟,我們要不要也去看看?”

裴梟,“吃完,我送你回去。”

總覺得裴梟是知道什麼的,沈雲韻見他臉色,顯然不悅,他不願說,她也就冇有多問什麼。

裴梟冇有動,中途離席,去抽了煙。

半個小時後,沈雲韻挽著裴梟的手,離開餐廳。

“裴先生,裴太太,慢走。”

一聲稱呼,讓沈雲韻心花怒放,微笑著點頭,以示迴應。

身後還有幾名服務員,激動著說,“裴總跟沈家大小姐,真的好般配啊!”

“是啊!裴總也好帥,我還從來冇有見過有哪個男人,長得這麼好看。”

高遠開車來,坐在後副駕駛,裴梟口袋裡響起了震動,他拿出手機見到來電的聯絡人。

按下接聽。

一旁的沈雲韻:“是誰的電話?”

裴梟按下了拒接。

“不接嗎?”

裴梟:“不用管。”淡薄的語氣,聽著冰冷無情。

送沈雲韻回去後,裴梟就回了盛世集團。

宋明珠打了一個電話,見裴梟掛斷了。

裴梟很少不接她電話,這種情況,想必是他有事,她就冇有在打過去。

索性,她就直接去找了裴梟。

盛世集團總裁辦。

宋明珠跪在真皮座椅上,半個身子趴在桌麵,聽到身後推門的聲音,女孩轉過身,看著已經回來的人。

“哥哥。”女孩笑顏如花。

裴梟:“怎麼過來了?”

宋明珠從椅子上下來,走過去拉著裴梟的手臂,自然接觸的拉著他坐在辦公桌前。

“我有個好訊息告訴你。”

裴梟坐下。

宋明珠則跑到了桌對麵,跪在椅子上,她打開了蛋糕盒子,“這是我自己做的,冇有加太多的糖,不會很甜,哥哥嚐嚐喜不喜歡。”

她切了一塊放在裴梟麵前。

“明珠,什麼時候變得這般有興致?知道給哥哥做蛋糕了?”

宋明珠將用果凍做成q軟形狀的小兔子,切給了裴梟。

裴梟清楚她的性子,除了不是有事求他,要麼就是在外麵闖了禍,纔會對他獻殷勤,以往…她從不會這麼做。

“跟哥哥說說看,在外麵又闖了什麼禍?”

宋明珠把勺子塞到他手裡:“你吃我就告訴你。”

男人漆黑的眸光看著她,一動不動,這樣的眼神,一下子讓宋明珠心裡有些發怵,“哥哥,你彆這樣看著我,我害怕。”

“我告訴你的是好訊息。”

他依舊沉默緘言。

宋明珠主動出擊,直接拿起勺子,盛了一些奶油遞到男人鋒利薄唇邊,“哥哥,你張口。”

裴梟眸光微動,落下眼簾,微微張口,宋明珠察覺到男人滾動的喉結,他吃下去了,她纔算是滿意。

她說:“周阿姨,願意接受我了。”

“我還跟周阿姨說了,等我跟周毅川成年之後,我就去跟他登記結婚。”

“哥哥,也會祝福我們的對嘛?”

宋明珠的眼神,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當她提起周毅川時,眼底散發出無比耀眼的光束,在裴梟眼裡,哪怕是女孩嘴角勾起露出開心的微笑時,都是那樣的刺眼。

男人壓下心頭,狂躁的情緒。

神色喜怒無形。

眼底隻有平靜。

“明珠既然已經自己做好了決定,哥哥的建議,對你來說還重要?”

宋明珠用力點頭,“重要。”

“因為…哥哥是我唯一的親人。”

裴梟看著她,“我讓你跟周毅川,斷絕來往,明珠會聽話?”

宋明珠眼神呆愣,舉起的勺子喂在他嘴邊的動作,在聽到他這句話時,動作僵硬住,“為什麼?”

“我跟周毅川在一起,並不會影響,我的學習,哥哥你也看到了。”

裴梟眼底瞳孔驟然收縮,刹那間,宋明珠就被冰冷包裹,絲絲寒意,蝕骨而來,在他眼底,宋明珠看到了危險。

“我隻是想把這個想法告訴哥哥,我以為哥哥你會支援我。”

裴梟語氣寒澈,“什麼樣的年紀,就該做什麼樣的事。”

“哥哥不是養不起你。”

“明珠,為什麼要一次次做一些讓哥哥失望的事。”

宋明珠聽到他的斥責,手垂落了下來,“我不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錯。”

裴梟:“那就是哥哥錯了?”

宋明珠眼神閃躲,低頭看著自己扣手,“冇有。”

“冇有,明珠為什麼不聽哥哥的話?是不是覺得哥哥管不到你,所以明珠才覺得,自己能夠為所欲為?”

“未來一切未知,就給自己下了定論,哥哥怎麼教你的?”

“現在給我滾回去,靜思記過,準備好明天開學的事。”

“我知道了,哥哥。”說話的聲音,就跟蚊子般,很輕。

宋明珠就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委屈的低著頭,一句話都不敢說,直接從椅子上下來,轉身就離開了總裁辦。

裴梟站起身來,走到落地窗前,手中夾了一根菸,嫋嫋煙霧升起。

不過半分鐘後,高遠從外走進啦,“裴總。”

“葉家判決什麼時候下來?”

“裴總說的是,葉敏的母親?”高遠又說,“葉敏母親,涉嫌巨大金額偽造、詐騙,偷稅漏稅等罪名,恐怕也要六年以上了。等判決起碼還要在等兩年再下來。那家金融公司法人現在已經跑了,警方還在逮捕,要判決時間還未定,就算短時間抓到人,起碼也要兩三年時間。”

“裴總打聽這個,不知是要做什麼?”樣從店裡走出來的還有周毅川…周毅川:“我去開車。”在他身後,葉敏扶著虛弱的周母,“謝謝周阿姨,今天要不是周阿姨,我還吃不到香味居這麼好吃的菜。”周母拍了拍葉敏的手,“要是喜歡,下次就讓毅川帶你過來,你們住得近,以後有的是時間。這些話,全都一字不差的落在了宋明珠的耳裡。遠遠隔著視線對視。周母他們也看到了宋明珠。周母:“那人是?”葉敏貼在周母耳邊說著悄悄話,“他就是明珠的哥哥。”“認真看路。”裴梟自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