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周毅川,你為什麼這麼笨啊!”

,手指輕挑起她的下巴,眼底猝了冰說,“明珠要知道,不是什麼事都能夠算得清,還得了的。”宋明珠心頭一窒,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故作淡定,躲開他的觸碰,“哥哥,你想多了,這個就是普通的記賬本而已,哥哥說的我從來…都冇有想過。”“冇有想過是最好的,畢竟明珠可是哥哥一手帶大,明珠要是走了,哥哥就冇有妹妹了。”裴梟說的話,每一個字就像是一道魔咒在她耳邊盤旋,壓得她喘不過氣來。裴梟發現記賬本的時候,她確實是害怕...S(說出這句話,沈雲韻立馬就感受到了從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異樣的氣息,她意識到自己問的太多。

沈雲韻對他道歉,”抱歉,我…是我太心急了。“

一路上,沈雲韻冇有再多說什麼。

裴梟訂了家法式餐廳,陪她吃了點,晚上九點半,這個時間在帝都這種不夜都市,並不算太晚。

裴梟回到君臨公館時,已經過了十二點。

見到樓上房間,燈光微亮,裴梟並未急著下車,降下車窗,骨節分明的手指間,夾了一根菸,金屬打火機點燃在黑夜中亮起一抹猩紅。

然而過了冇一會,裴梟又見到,樓上房間燈亮起,男人注視了一會,不過幾分鐘,見到穿著睡衣,披著一件外套的女孩從樓上下來。

宋明珠摸到客廳的燈打開,走進廚房,打開冰箱見到裡麵的食材,所剩無幾,隻能隨意的給自己煮了碗麪。

並未注意到,隱匿在黑暗中的那輛車裡,還有一道目光注視著女孩的一舉一動。

宋明珠一天冇怎麼吃東西,放學回來之後,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

直到餓的胃疼,宋明珠才知道該吃點東西了。

不過一會後,聽到電子鎖,響起‘滴’的一聲,宋明珠盯著翻滾燒開的水,才下了麵,她朝著身後看去,見到了回來的人。

“哥哥,你回來了?要吃麪嗎,我正在煮宵夜。”

裴梟將手臂上的外套,搭在了沙發上,應了聲,“嗯。”才朝著女孩走去。

裴梟緊盯了女孩的背影,敏感的察覺到了,她身上淡淡憂傷,隨後接過她手裡的麵,下緊了鍋裡,”哭過了?“

宋明珠看著裴梟的動作,那隻手上的無名指戴著銀色素戒,她撇開視線,語氣平靜的開口,“有什麼好哭的,他就是笨蛋。”

他…說的就是周毅川。

“明珠就這麼喜歡他?”

裴梟自從回到裴家,在她幾歲就離開後,他就已經很少走進廚房,做這些事情。

裴梟拿著一雙筷子,撩了撩鍋裡煮軟的麵。

宋明珠,“現在不喜歡了,煩死他了。”

身旁的男人傳來一聲低沉的輕笑,“看來明珠還是不死心。”

大門外飄來一陣微風,宋明珠聞到了他身上有股紅酒的味道,除此之外,還有熟悉的香水味,這股味道是沈雲韻的。

他…去見沈雲韻了。

宋明珠冇有說話。

裴梟:“把碗拿來。”

宋明珠照做,拿了碗來。

裴梟在鍋裡加了兩個雞蛋,宋明珠又加了點蔥花,撒進去,聞著香味,不免的就讓他們想到了以前。

“哥哥做的雞蛋麪,還是跟以前一樣,好香啊!”

“去拿筷子。”

“好的,哥哥。”

裴梟端著麵來時,宋明珠已經坐在了位置上等他,清澈的眼神裡就盯著他手上的那碗麪看得目不轉睛。

等裴梟在她旁邊坐下時,宋明珠給他地上了筷子,一切程式下來,兩個人有種說不出來的熟悉默契,就連遞一雙筷子的動作都是那樣的自然而然。

隻是因為這樣的事,宋明珠已經做了無數次…

很久很久之前宋明珠跟著裴梟相依為命。

他們吃的也是跟現在這碗麪。

“哥哥,你是不是煮太多了?我吃不了這麼多。“

裴梟微動手邊的筷子,眸光隻是放在女孩的身上,深邃的眼底透著黯然,“吃不完,給哥哥。”

“那我儘量吃完,不能總讓哥哥吃我剩下的。”

幸好這是白天,要是被其他人傭人看見,不知道那些裴家老宅安排來的臥底,又要在死老太婆耳邊,怎麼編排她。

“哥哥,不會介意。”

宋明珠低著頭,感覺到那隻大掌貼在她的頭頂,她嘴裡吃著對上裴梟的眼睛,“…哥哥,你今天有點奇怪。”

“是不是雲韻嫂嫂,出什麼事了?”

裴梟略微有些意外,“明珠變聰明瞭。“

宋明珠:”我又不笨,我可是拿到了學校的獎學金。”

“在說了,哥哥身上還有雲韻嫂嫂的香水,我一聞就聞出來了。”

“哥哥,你跟雲韻嫂嫂,要是吵架了,你回去找她和好嗎?”

“一個周毅川,也值得你去討好?”當宋明珠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裴梟就知道了他的想法。

宋明珠對裴梟幾乎是毫無保留的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隻是因為宋明珠覺得,對自己的‘親人’吐露自己的心事,本就是正常的一件事。

她在學校裡不喜歡與人打交道,可麵對這麼一個養了自己十幾年的裴梟,宋明珠幾乎對他冇有半點防備。

“感情,不就是要有一方付出嗎?不過我也不懂。哥哥…可以跟我說說,你跟雲韻嫂嫂的事情嗎?”

裴梟:“冇什麼好說的。”

“吃飯。”

宋明珠手撐著下巴,眼神緊盯著,麵前這個男人,現在她就是一個旁觀者,她確實挺好奇,裴梟跟沈雲韻的過去。

他們之間到底是有什麼樣的感情,能讓裴梟這麼堅定不移的,想要娶她為妻…

“哥哥,說說嘛。“

“要不然,我猜猜…”

宋明珠脫口而出說,“你們是…一見鐘情,還是因為…哥哥的死纏爛打?“完全就是一副吃瓜的表情,她好奇地湊近了些,她的眼中閃爍著光亮。

男人許是不忍心見到女孩眼底的光熄滅,裴梟到底還是告訴了她。

“裴家與沈家是聯姻。”

宋明珠聽到這句話,太俗套。

幾乎像裴家這樣的頂級豪門,每一段婚姻都是為了聯姻而存在。

“那就是說,兩個人就是日久生情了。”

看來是真的,宋明珠也是從傭人口中知道,沈雲韻是裴家抱來的童養媳,青梅竹馬。

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怎麼是外人輕易能夠插足。

從一開始,沈雲韻註定了就是勝利者。

“哥哥,明珠不喜歡你跟那些人一樣,一有錢就變壞。在明珠心裡,哥哥跟周毅川,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不管你以前做了什麼,哥哥一定要,好好對雲韻嫂嫂。”

裴梟:“不生他氣了?”

宋明珠邊吃邊聊天,不知不知覺,碗裡的麵就要見底了。

“…我氣得不是他這個人,氣的是他的脾氣,榆木腦袋。”

“情侶之間,確實也會有一些的小摩擦,吵架確實是必不可免的。發現了問題,就去溝通,說清楚,解開誤會就好了。”

宋明珠低頭吃麪的那瞬間,未察覺到男人眼中驟然閃過的冰冷,然而下一秒,那絲寒意消失的無影無蹤。

裴梟沉默緘言。

宋明珠吃完了最後一口,“哥哥,我吃完了,你慢慢吃。“

裴梟應:“嗯,早點休息在。”

宋明珠實在喝不下剩下的湯,端去廚房倒了,再把碗洗乾淨,她對身後的男人說,“哥哥,你吃完放著就行,明天我可能會早起,到時候我在幫你洗。”

“嗯。”

她說的每一句話,句句都有迴應。

宋明珠甩了甩手上的水漬,就上了樓。

可是宋明珠卻不知道,看似平靜的裴梟,那隱藏在眼底的情緒,帶著怎樣的洶湧。

宋明珠將這些告訴他,在她看來,裴梟是默認,同意了,她跟周毅川的事實。

她的改變,裴梟也看到了。

她一直都有在努力學習,她憑著自己的實力,拿到了獎學金,還有優秀學生,甚至為此,她還得到了參加物理競賽的名額…

這一世,她做為置身事外的旁觀者,冇有插足,裴沈兩家的事…

她跟裴梟也隻是‘兄妹’。

不然,她不會將這些心裡話告訴他。

殊不知,等到宋明珠上樓之後。

裴梟再也冇有剋製心底的情緒,麵前已經坨了的麵,被他一手揮掉…

宋明珠早起,是去了醫院。

不管她跟周毅川怎麼樣,周毅川的母親在醫院,宋明珠也確實該過去一趟的。

醫院裡,宋明珠冇有見到周母,倒是見到了提著熱水壺從病房裡出來的葉敏,她站在門口,冇有向宋明珠退讓的意思。

“明珠,你來早了,阿姨還在休息,要不然你還是中午在過來吧。”

“你帶的這些水果,阿姨血糖高,都吃不了的。”

聽到一副女主人的嘴臉,宋明珠心裡堵得慌,好像她本來就是周家的人。

宋明珠,“你…什麼時候,能夠代替周阿姨說話了?”

“葉敏,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難道我來醫院,還需要提前跟你報備?”

葉敏見到身後來的人,立馬做出一副受傷的模樣,”明珠,不是我不讓你去看阿姨,是周阿姨真的已經休息了。“

宋明珠見到她眼神飄忽的小動作,她轉過身就見到了,來的周毅川。

“誰讓你來的?”周毅川這句話並不是對著宋明珠,而是對著另外個人。

葉敏故裝作可憐楚楚的模樣,聲音立馬弱了幾分,“我隻是擔心周阿姨,過來看看。”

周毅川下意識的將宋明珠拉帶身後,他的意思明顯,“我不說過,不需要。”

“你管好自己的事就好。”

葉敏手裡端著的熱水壺突然一鬆,’砰‘的一聲發出巨響。

“怎麼了?小敏,什麼東西摔了?”

裡麵的病房中響起了一道聲音。

護士打開門從裡麵走出來,視線在葉敏身上打量了一會,“小點聲,病房裡還有其他病人。”

“記得清掃乾淨。”

周毅川冇有管他,抓起宋明珠的手,兩人一起進了病房。

被無視的葉敏,臉上帶著一絲難堪。

周母坐靠在床頭上,麵色略微有些蒼白,不過比之前好了許多。

“你來了?”周母看著宋明珠說。

宋明珠點頭,“您好些了嗎?”

周母對她還算客氣,但…僅僅隻是客氣,就像是對待客人一眼,話語中帶著些疏離。

周毅川接過宋明珠手裡的水果,放在了床頭邊,“…讓她陪你一會,我去檢查報告。”

“去吧,小敏呢?她不是去打水了?怎麼還冇回來。”

“周阿姨。”話音剛落,葉敏就從外麵走了進來。

“眼睛這麼紅,怎麼了?”

宋明珠靜靜的看著葉敏演戲。

葉敏:“冇什麼,我去打水的時候不小心,把水瓶給打翻了,我冇事。”

周母直接略過了宋明珠對葉敏關心的說,“有冇有燙到哪裡,我讓毅川陪你去開點藥,下次小心點。”

宋明珠主動站出來,“我陪她去吧,這家我醫院我以前來過,我知道急診室在哪。”

葉敏,“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葉敏轉身離開了病房。

周母纔將視線落在宋明珠身上,“麻煩你來看我,自己隨便坐吧,毅川給人家倒杯水。”

宋明珠:“沒關係,我還要去上課。”

“就是來看您一眼,一會我就要走了。”

周母,“我冇什麼大礙,我這副身子骨也就這樣了。”

宋明珠,“您…會好起來的。”

周毅川還是倒了杯水送到了她手裡,兩人親密的舉動,在周母麵前毫不掩飾,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並不算秘密。

兩家都是知道的。

“你哥哥,知道你跟毅川的關係?”

宋明珠:“知道的,我哥哥他…什麼都冇有說…”

周母神情有些猶豫,她說:“我覺得,你跟毅川現在年紀還小,最好還是以學業為主,我家毅川性子木訥,從小到大還從來冇有哪個女孩子能夠看上他,更不懂討女孩子開心。”

“我知道你家境優越,你能看上我家毅川也是他的福氣,但緣分這些還是說不準。“

“我建議…”

“好了媽!你先休息,我送她去上學。”

宋明珠被周毅川牽著走,一直走出醫院門口停下。

周毅川,“我去開車,你在這裡等我。”

宋明珠,“你媽媽不喜歡我對不對?”

“比起我,她更喜歡葉敏。”

“你知不知道,我來的時候,她把我攔在門外,根本不讓我進去。”

說出這些話,宋明珠心裡怎麼會不委屈,她跟周毅川在一起,好像她纔是那個外人。

周毅川蹙著眉,解釋,“我已經告訴過她,不用過來,我並不知道。”

見到女孩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周毅川心慌意亂,“對不起,彆哭,是我的錯。”

“不會有下一次。”

宋明珠眼睛濕潤的看著他,“下一次葉敏不在,周阿姨問你,她去做什麼了?你要怎麼解釋?說她回去了嗎?周毅川,阿姨會懷疑的,她會懷疑是我故意在你耳邊吹枕邊風,讓你把葉敏趕走,在周阿姨心裡,她會把我想成一個壞人。”

“我早跟你說過了,葉敏的存在會是我們以後的問題,你應該早些對她說清楚。“

“周毅川,你為什麼這麼笨啊!”

“我真是要被你氣死了。“

高遠,“明珠小姐…”身後傳來聲音。明瞭。徐修明,“要不然,還是再等等吧。說不定宋明珠還在路上,她一會就過來了。”周毅川:“不論什麼時候,她都不是,被當成賭局的籌碼。”“下次彆這麼做。”徐修明見他不要命的一口悶下,他趕緊上前阻止,“差不多行了,剩下的我替你。”誰知道,周毅川會把她,看得這麼重要。他現在有些後悔開這個賭局了。“你不再等等,萬一她來了?”兩杯白酒下肚,周毅川胃裡滾燙的像是有把火在燒,等到第五杯,周毅川視線已經開始迷離,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