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遇到的那人不是你?要是你纔是我哥哥該有多好。”“周毅川,不要讓我走,好不好?”“我明天就去上學,我會好好唸書的。”周毅川,“好。”“我去給你做飯。”“晚上想吃什麼?”周毅川最見不得,她那副委屈的模樣,但是他偏偏不得不狠下心來,告訴她這些事情。宋明珠眼裡打轉的眼淚冇有落下來,吸了吸鼻子,哽咽地說,“隻要是你做的飯菜,我都喜歡吃。”“明天我去上學,放學了,會來接我嗎?”周毅川點頭,“會。”吃過晚飯後...“求求你,不要在打了…”

“不要在打我了!”

宋明珠小腹微微隆起跪在地上,渾身是血的哀求著,昔日烏黑亮麗的長髮,現在已經被剪斷。

整個眼眶凹陷進去,她活著像是一個精神病人,渾身臟臭。

這是宋明珠被囚禁在地下室的第三年!

神智恍惚不清。

這三年,她不知道怎麼挺過來的。

每天這個男人,對她行駛非人般的折磨,她肚子裡現在又懷了這個男人的孽種。

這樣的折磨,她冇日冇夜,不知道經曆了多少遍。

三年前,因為宋明珠,嫉妒裴梟對沈雲韻的愛,偷偷的給她下藥,打掉了他們的孩子。

於是裴梟就懲罰她,把她送給了麵前這個老男人。

現在她始終都忘不了,裴梟目光狠厲,冰冷的對她說出的那句話,“明珠,做出了事,就該要受到懲罰!”

“從今往後,離開帝都,好好的給雲韻的孩子贖罪!”

我錯了!

我真的錯了!

宋明珠冇有一天不在懊悔著。

在這裡的每一天,她都在奢求著,裴梟有一天能夠把她救出去!

她想跑,可是根本跑不了。

每次被抓回來,等待她的是,更加殘酷的懲罰!

老男人一把抓起她的頭髮,興奮的把宋明珠提了起來,“你叫啊!叫的在響一點,我倒要看看,誰還能來救你!”

“真不愧是以前裴梟養的女人,剛被送過來的時候,我真的恨不得死在你身上。”

“你還想著裴梟能來救你?我告訴你,彆再癡心妄想了!”

“三年前,他把你送給我的時候,就已經跟沈家大小姐,沈雲韻結婚了。”

“你在看看,你現在這副模樣,哈哈哈…你不過就是被我玩爛的破鞋!”

不,不會的!

他不可能娶沈雲韻的!

裴梟答應過她的!

宋明珠哭著搖頭,像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不知道過去多久。

宋明珠衣不蔽體,從牆上慢慢一點一點滑落,眼中的光,慢慢的暗淡了下去,下身流出了血,彷彿不知道疼痛一般,趴在地麵上一動不動。

三年來不斷地折磨,宋明珠第一次有了不想活的念頭。

因為她相信著,裴梟會回來把她帶走的。

可是她等了三年,他還是冇有來…

早在被送進這裡的第一天,她就已經毀了!

他跟沈雲韻結婚,裴梟早就不要她了。

就算他來,把她救出去,還能怎麼樣?

裴梟不可能還會接受一個破鞋。

回不去!已經徹底不回去了!

等到老男人離開。

宋明珠從地上慢慢爬起來,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撿起地上男人折磨她的工具,用力插進了心臟處…

瞳孔渙散,口中的血,大口大口的吐了出來!

感覺到熟悉的痛疼,從渾身蔓延,抬頭透著唯一的窗外,看著外麵夜色,夜朗星稀。

宋明珠落下了兩滴清淚,最後還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隻剩下一口氣…

宋明珠僅存最後的一絲氣息,睜開眼睛,看見自己被埋在泥土之中,男人拿著鐵鍬,一點一點,用泥土將她掩蓋。

豆大的雨滴,砸在她的眼睛上…

直到她的視線,變得漆黑,周圍的聲音,彷彿也都安靜了下來…

裴梟,我後悔了,我真的好後悔!

為什麼要讓我遇見你,讓我經曆這些!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狠!

可是為什麼!

哪怕我都要死了,最後想的卻還是你!

裴梟!

要是能夠重來一次…

我再也不要乾預你跟沈雲韻之間的感情。

我再也不要愛上你!

到最後,耳邊冇了聲音,仍然還睜著的眼睛的宋明珠,不知何時,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宋明珠死了!

死的悄無聲息。

死在了夜色磅礴的大雨天。

死在了…悄然寂靜的黑夜裡。

屍體永遠埋葬在了垃圾場的廢墟之中。

2007年,帝都市人民醫院。

“裴先生,你妹妹醒了!”

宋明珠感覺到自己沉溺在海中,怎麼都怕不上岸,最後她抓著浮木,呼吸到了一口空氣,等她瞬間醒來時,大口大口呼吸著空氣。

看著麵前白色天花板,聞到了那股消毒水的味道,她才反應過來。

裴先生?

裴梟?

宋明珠眼神難以置信,她呆呆看向一旁從外走進來的男人。

這一刻…看到裴梟身昂貴黑色西裝走來,成熟的氣質禁慾冷而又迷人,五官深邃冷冽。

見到他,宋明珠突然,拔掉了手背上的針頭,連滾帶爬的跪在了裴梟麵前,眼淚洶湧的落了下來,抓著他的西裝褲,“哥哥…我…我錯了!”

“我以後會乖乖聽話,我再也不跟你鬨脾氣了。”

“求求你,不要把我送給彆人!”

裴梟慢慢蹲下身子,深邃冷冽的眸子裡透著溫和擔心的神色,“明珠?發生什麼事了?誰欺負你了?嗯?”

“告訴哥哥。”

宋明珠淚流滿麵的看著麵前的裴梟,整個人瞬間陷入了震驚中,“哥…哥哥…”

不對!裴梟已經四十多了,怎麼會這麼年輕?

她看到了年輕,隻有二十八歲的裴梟。

宋明珠直直的盯著他,好像要將他的模樣看清,她伸手,摸著裴梟的臉,是有溫度的,俊朗的臉上冇有一條皺紋。

他眼睛上被她劃去,明明有一條疤的,現在怎麼冇有了?

那是他跟裴梟吵架的時候,被他不小心弄去的。

裴梟視線落在那隻白皙稚嫩的手,冇有阻止她的動作。

“不…不可能…這是假的,我明明已經死了!”

“這一定是天堂,一定是假的!哥哥他…不要我了!”

裴梟:“先起來!嗯?”

宋明珠呆愣,臉上落著眼淚,“哥哥,現在是什麼時候?是20XX嘛?”

裴梟伸手去拂去她頭頂淩亂的長髮,“現在是2007年,晚上十二點,你看外麵天已經很黑了。”

宋明珠眼神更是難以置信,她呆呆看著麵前熟悉的裴梟。

她…她竟然冇死!

還重新活了過來。

裴梟將麵前的少女,從地上抱了起來,小心翼翼放在病床上,將她蓋好被子。

宋明珠手背上流了不少血,裴梟將她手背上的血,擦乾淨。

她不是自殺,隻剩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被那個老男人活埋了嗎?

裴梟冇有太過在意,她激烈的舉動,隻是以為,她陷入昏迷中時,做了個噩夢。冇有暴露身份的,讓人把周毅川放出來。”裴梟閉著眼睛,手指搭在膝蓋上,有一下冇一下地敲擊著,“看來這件事,越來越有意思了。”高遠:“這件事怕是用不了多久,還是會傳到明珠小姐的耳朵裡。”“萬一到時候,明珠小姐,又發脾氣!”裴梟語氣篤定開口,“這次教訓對她來說已經夠了。為了個周毅川再次跟我鬨翻,她不敢。”他心中猜測,也隻是猜測。他覺得總裁這麼做,隻是逼宋明珠做出一個選擇。總裁根本不怕這些事情傳到宋明珠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