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賞花會

爾也會在他被舅舅罰跪的時候給他塞個糕點吃,不至於跪暈過去。一來二去相熟了,他終於淚眼汪汪拜托我幫他打探出這些個貪官的勾結,再不濟,劫個富出口惡氣也是好的。齊煒眼睛轉了又轉,抬頭瞟了一眼我高高腫起的下巴,囁嚅道“想來是他們弄混了秦禦史和回京幾個新上任的都督什的今日下榻的客棧,總不能是撫遠將軍就是了,要我說你還得感謝我冇把你送錯到真正的虎口那才真是死無全屍我跟你說…”我忍不住又一擊暴扣,“你想要我的命...-

不知道舅舅看過我的腮之後會不會後悔讓我去賞花會上與人相看的決定。反正我挺替他後悔。於是真到了兩天後出發這一天,他們盯著我隻消下去一丁點的下巴,還是拿起了那條曾經差點害我滾出去的麵紗將我圍了起來。“這樣也好看”李嫣在馬車上安慰我,“這樣很異域!”不知道她說的是哪個抑鬱,但反正我是真挺抑鬱的。馬車晃晃悠悠走了一個多時辰,我在車睡了又醒,再睜眼的時候李嫣還是筆直坐在那,一副亭亭玉坐的大家閨秀的樣子。不愧是大家風範,內功了得。下車到雨花台,果然盛大。天方晴好,滿山滿園都是開得繁茂的桃花樹。園子門口早密密麻麻停了各官宦名門的馬車,那園更滿是人了,鮮衣華服,遠看成林。我馬上就邁不動步子了,隻能被李嫣拖著,“表姐你跟我來我給你介紹吏部尚書家的小姐…”,一會又是“表姐你來那邊站著的那個紅衣服的是國公府的小女兒…”我擠出笑臉寒暄,後發現蒙著麵紗想來他們也不知道我是哭是笑,遂作罷。等見完了4個尚書家的一個國公府的,我終於擺擺手讓李嫣放我在原地歇一會。眼看她像隻快樂的蝴蝶一樣扇著粉綠色的衣裳飛走了,身後突然竄出來一個長隨小廝。我一看這不是齊煒的書童嘛,就問他“你家王爺去哪了?”小書童朝我眨眨眼,“姑娘讓人好等,王爺讓我在此處候著,等您來了跟您說王爺在後山小亭邀您一坐。”我心想著的確讓人家好等了,也的確該去和齊煒聊一聊我那封死的窗戶,就跟著他往後山去了。要說還是齊煒此人會享受。爬了半天的山,就見他在山頂的小亭子處舒服坐著。狐皮毯子鋪著,精緻茶點擺著,身旁還站著兩個扇扇子的漂亮侍女,放眼望去滿山的桃花一直延伸到山下,春色儘在眼底。見他同行還有人,我不敢太不客氣,順了順氣瞪他一眼。他遞過來一杯茶水,“怎自己爬上來了,這不是有轎子嗎哈哈。”要說還是齊煒此人知道怎氣人。“給你介紹介紹,”他正色,“見過武王文王。”他滿意地看著我躬身做了個禮,又道“還有那邊那位戶部侍郎的大公子和他妹妹。”我定睛一看這不是剛跟李嫣在山下見過的,看來轎子的速度的確快不少。突然感到一道視線,其用力程度簡直要盯穿我的後背。轉頭,對上了一雙熟悉的黑漆漆的眼睛。好傢夥,不是甘城又是誰。“這位是撫遠將軍…”齊煒的話冇說完就被打斷了,“在下甘城”,甘城漆色的眼睛深深地望著我,“初到京城,不知姑娘是…”“怎,太傅府上豔絕京城表小姐的美名甘兄冇有聽說過嗎?”那位不知道是叫文王還是武王地兄台很熱情地幫我介紹了,我卻感覺春光燦爛,我背後滲出涔涔冷汗。“哦?太傅府上的?”甘城嘴角勾起一個笑,看過來的眼睛卻冇有一絲笑意。“失敬了,的確不曾聽過表小姐美名,隻是今日以紗覆麵,想來也是遺憾不能一睹芳容。”甘城著一身玄紫,漫山的桃色在他身後也隻是點綴,那好看的一張臉,說這話的時候眉毛也冇有挑動一絲,偏偏生出風流的意味。我像著了魔似的伸手就把麵紗扯下來。扯下來又突然想到,壞了,我那腮不好見人的。果然亭子突然就安靜下來了,那位說我豔絕京城的什王也低頭抿茶去了。我聽見齊煒輕咳一聲替我解釋道,“她最近是吃胖了不少。”

-城門下,就看見舅舅帶了一隊車馬出城。當時我清脆地喊了一聲“舅舅”,差點冇把他老人家從馬上驚下來。後來一想,舅舅大抵也是那時才得了小春村滅村的訊息,臨時決定動身。不過他倒是冇問起他那年少愛上窮秀才帶球離家出走的妹妹——我的老孃,隻是告訴我回來就好,再也不必走了。算下來我今年都已經19了。19的年紀在京城冇有說親的老姑娘除我以外估計寥寥可數。我這一身反骨加上太傅家表小姐撲朔迷離的身世實在不算良配,幾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