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一世界——武俠世界,擊敗升級係統

真當老子蹲在這是擺設不成!封銘急忙運起內力揮出一掌,生怕自己出手慢了林凡再次小命不保,見到那黑蠍子被打飛封銘才終於鬆了口氣。隻是……“怎也這菜?”見到那黑蠍子死狀淒慘,封銘不禁望向自己的手,一臉困惑。他才隻用了一成功力啊?林凡幾人聽到封銘的話頓時無語。“喂!什叫菜啊!我們幾個剛纔差點就死了!”而且,就算菜,“也”又是什意思!陳洛極其不滿,身後幾人也跟著他一起點頭。林凡在看到封銘出現的那一刻,心中驟...-

封銘悠悠轉醒,發現自己躺在一片樹林。“還挺貼心,給我換了身衣服。”封銘低頭看了看自己,身穿著符合這個世界服飾。“我記得那個目標叫林凡,但是他現在在什地方,升到哪一級,零號都冇告訴我,這要怎辦。”封銘煩躁地抓頭。突然,原本寂靜的樹林出現了細微的聲音。封銘一時間摸不清楚情況,隻得先躲藏起來,靜觀其變。“林師兄,你們等等我!”隻見一群青年男女慢慢出現在視線中,身上都穿著同樣款式的製服。最前麵的青年相貌俊俏,另有三男一女,儼然一副以他為首的姿態。“我們這樣偷跑出來,師父不會生氣吧。”女子有些忐忑。“怕什”另一個青年嬉皮笑臉,“林凡可是掌門最鍾愛的弟子,哪會捨得生氣。”“秋師妹放心吧。”為首的青年開口道,“等我們把寶物取回,師父高興都來不及,更不會生氣了。”林凡自信滿滿。“嗯,林師兄,聽師父說,你的武功最近又精進了。”林凡點點頭,自從有了升級係統,他的功力突飛猛進,從門派最不起眼的弟子一躍成為掌門的內門弟子,就連一向高傲的大師兄也對他頗有忌憚。想到這,林凡不由露出輕蔑的笑,等著看吧,今後不會再有人是他的對手!“不愧是林凡師兄!”“那不如我們來比試比試,看誰能先到達寶窟!”說罷,幾人先後運起輕功,眨眼便看不見身影。“這一來就讓我碰見了,運氣真不錯!”聽到林凡的名字,封銘就一直處於興奮狀態。“喂喂,那個什升級係統,在不?”【在,執行官請講。】“我現在要用輕功追上那幫人,要怎學?”【我是升級係統,代號為九號,功能是可以協助執行官快速學習武學技能並升級。】【由於執行官擁有零號賦予權限,並非普通宿主,所以本係統所有武學技能均無需修煉,執行官可隨意啟用。】說罷,封銘眼前浮現一個數據框。【姓名:封銘】【武學:輕功-踏雪尋梅】【熟練度:100000/100000】【等級:10/10】【此為最高輕功武學,執行官現在就可使用,也可隨意切換其他武學。】“可真是絕世好係統啊!”不用修煉直接封神?封銘不禁大讚,零號真是太夠意思了!封銘隨即便運起周身內力,施展輕功追上前去。不一會封銘就看到前麵幾人的身影。“他們既說前麵有寶窟和寶物,不如我先前去瞧瞧。”封銘想著便超過幾人,加速向前奔去。穿過樹林,看到一片山脈,直到山腳下封銘纔看到一個隱蔽的洞穴。封銘心中一動,覺得這個洞穴有些詭秘之處,洞穴內幽深寒冷,瀰漫著一股古老的氣息。封銘小心地踩著石階向前走去,隻聽見腳步聲在空洞中迴盪。突然間,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闖入者!你是誰?有何企圖?”封銘抬頭望去,隻見一個身披黑袍、麵容陰冷的人立在洞穴深處。他手持一柄古老的劍,眼神中透露出警惕和殺機。不等封銘回答,那人又道:“你敢闖入此地,就要付出代價!”言罷那人舉起劍向封銘刺來。洞內狹窄,並無多餘空間可運行輕功躲避,封銘手中也無兵器可抵擋。情急之下封銘運起內力,匯聚至雙手,想以雙掌抵禦這來勢洶洶的一劍。隻聽“轟”得一聲巨響,那人的長劍在碰到封銘雙掌的一瞬間便轟然崩裂,化為一地碎片,黑袍人自身也收到封銘內力的反噬被擊飛出去,吐出一口鮮血,似乎受了嚴重的內傷。“你……你究竟是什人?!”黑袍人滿臉震驚,不可置信地望向封銘。他閉關修煉多年,隻為守護這洞中至寶,在世間已罕有對手,所有來此尋寶的人都已成為了他的劍下亡魂,無一例外。但眼前的青年年紀輕輕,居然隻用內力便毀了他的古劍,並將他重傷至此!這是何等可怕的功力!“在下封銘,路過而已,並無意冒犯。”封銘抱拳行了一禮。他隻為任務而來,並不想多造無意義的殺戮。聞言黑袍人並未說話,隻是緊盯著封銘,洞窟內一時陷入詭異的寂靜。“……”不知過了多久,黑袍人閉了閉眼,緩緩站起,最終認命似的開口。“我不是你的對手,這處寶窟乃我多年修煉之所,其中有諸多珍寶及傳承。如今看到少俠內力高強,或許也正應時至命至……封少俠請自便吧。”“如此,便多謝前輩了。”封銘再行一禮,便抬腳向洞窟深處走去。黑袍人怔怔望著封銘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洞窟內的空氣愈發陰涼,四周石壁上鑲嵌著幾顆發光的夜明珠,將整條通道照得如同白晝。再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封銘終於發現了一個寬敞的石室。石室中央有一個精緻高台,上麵放置著幾件閃爍著神秘光芒的物品。一把古意盎然的長劍,一卷古老的羊皮卷軸,還有一個刻著精細紋路的木質寶盒。“這些東西,一看就知是難得一見的珍寶,難怪需要放在如此隱蔽的地方守護,否則一入世不知要掀起多少血雨腥風。”封銘驚歎著,但並未輕舉妄動,他已用內力感知到這個石室內還有某種生物在沉睡著,隻怕一碰到那些寶物就會驚醒。此時洞口處傳來些許動靜,想來是林凡一行人終於趕到,也不知他們是否能過得了黑袍人那一關。“正好,不如就借這些寶物試他一試,也可探探這小子的功力到了何種地步。”封銘如此想著,便躲到隱蔽處,等待林凡一行人。另一邊,林凡幾人已與黑袍人交起手來。黑袍人雖受了內傷也無兵器,但他僅用二成功力與幾人周旋卻依舊遊刃有餘。幾個回合下來,隨行而來的幾人都頗感吃力,唯有林凡一人與之交手不落下風,但一時間也無法壓製黑袍人,雙方呈勢均力敵之勢。僵持間,師妹秋玲兒被黑袍人一掌擊飛,吐血倒地不起,其他幾人在黑袍人的連番攻勢下也無法抽身去檢視師妹情況,不禁心下駭然,幾人都是青雲派弟子中的佼佼者,今日偷跑出來才知人外有人,隻怕此次要送命於此。隨行之一陳洛不禁大叫:“林師兄!快想想辦法啊!”見此情景,林凡心下一凜,他近日從係統那習得了《天心劍法》,此劍法並非門派武學,而是江湖中難得一見的秘法,因此林凡起先並不打算暴露於人前,隻等之後門派大會上一鳴驚人。隻是現在情況危急,也顧不得許多了。思及此,林凡運氣於掌,便向黑袍人攻去,黑袍人同樣以掌相迎,兩股內力在空中相撞,震得兩人都後退幾步,距離一時被拉開。趁著這一瞬間空隙,林凡毫不猶豫地施展《天心劍法》第一招“流雲飛渡”,身影化作一道幻影迅速靠近黑袍人。黑袍人見狀冷笑一聲,正待運氣抵擋,卻見林凡逼至身前卻虛晃一招,刺向黑袍人身後,隨即林凡陡然變招,施展起“飛星逐月”,一道璀璨耀眼的劍光破空而出,向黑袍人劈去。兩人距離實在太近,黑袍人隻得堪堪避開要害,被林凡一劍刺入肩膀!林凡在之前交手時便已察覺到黑袍人似乎身負內傷,並未使出全力,因而一擊得手後也不再乘勝追擊。林凡回身望向黑袍人,冷聲問道:“還要再戰嗎?”陳洛幾人見黑袍人不再動作,立刻跑去檢視秋玲兒的傷勢,為她運功療傷。黑袍人隻盯著林凡,半晌他哼了一聲:“一群毛頭小子,倒是一個比一個厲害。”“我身受重傷,本就活不了多久了,再跟你們打下去也無意義……罷了,你們進去吧。”此時秋玲兒已轉醒,林凡見她已無大礙,便點點頭:“多謝。”幾人往洞窟深處走去,經過黑袍人身邊時,林凡聽到黑袍人喚他。“小子,身手不錯。”林凡正欲開口,卻又聽到一聲嗤笑:“但是比起那個人……你還是差遠了。”

-,看來隻能等下次再找機會提升進度了。林凡失魂落魄地準備離開,那絕世武器與心法就這樣與自己擦肩而過,然而心再是不甘卻也無可奈何。“等等。”封銘突然開口。“你還有什事?”林凡語氣不善。隻見封銘隨手拋來一物,林凡接到手定睛一看,竟是《七賢九天內功》!“你這是什意思?”林凡滿臉驚愕。“看你這想要,那這《七賢九天內功》就給了你也無妨。”封銘一臉不以為意。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嗎?!林凡怔怔地望著封銘。“他是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