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嫌疑人?

潮水般湧向你。“檜山先生,請問你真的殺害了中村議員嗎?”“請問監控影像中,你出現在案發現場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毀屍滅跡還是因為殺人犯的惡趣味呢?”……從嘰嘰喳喳的話語中,你想你可能明白了什麼。你沉默地取下了戴著的多翻譯耳機,然後將它調至靜音模式又戴了上去。“抱歉,助聽器壞了,各位可以離遠點嗎?”周圍鴉雀無聲,世界終於安靜了。你很慶幸自己為了看動漫而學會了日語,但可惜此時你並不能用日語飆臟話。你在心中...-

你的名字是李某,在研究所的恐怖傳聞中,你是著名法學家張三的搭檔,但其實你倆八杆子打不著,根本不熟。

你的真正工作是填補《今日說法》中的空缺證人,當然,這並不是讓你做假證,你隻是負責引導和證實真相的一類工具人而已。

你將要前往工作地點,同事們正在為你調試工作通道,但由於昨晚年會玩得太晚,一名同事精神不振不小心調錯了某個程式。

“等等!”

眼前景象潰散時,你聽到一個同事的驚呼,你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像往常一樣被傳送走了。

像往常一樣,剛到達工作點就被話筒給圍住了。

你剛要像往常一樣,說出“是的,我確實看到他那麼做了”之類的工作台詞。

就聽到一個記者問你:“請問你是否能找到證人,為自己洗刷冤屈呢?”

嗯?

什麼證人,什麼冤屈?

你感到事情有些不對,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其他記者不甘示弱,隻在一刹那,無數問題像潮水般湧向你。

“檜山先生,請問你真的殺害了中村議員嗎?”

“請問監控影像中,你出現在案發現場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毀屍滅跡還是因為殺人犯的惡趣味呢?”

……

從嘰嘰喳喳的話語中,你想你可能明白了什麼。

你沉默地取下了戴著的多翻譯耳機,然後將它調至靜音模式又戴了上去。

“抱歉,助聽器壞了,各位可以離遠點嗎?”

周圍鴉雀無聲,世界終於安靜了。

你很慶幸自己為了看動漫而學會了日語,但可惜此時你並不能用日語飆臟話。

你在心中怒吼。

天殺的研究所,冇事開什麼年會!

-隻在一刹那,無數問題像潮水般湧向你。“檜山先生,請問你真的殺害了中村議員嗎?”“請問監控影像中,你出現在案發現場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毀屍滅跡還是因為殺人犯的惡趣味呢?”……從嘰嘰喳喳的話語中,你想你可能明白了什麼。你沉默地取下了戴著的多翻譯耳機,然後將它調至靜音模式又戴了上去。“抱歉,助聽器壞了,各位可以離遠點嗎?”周圍鴉雀無聲,世界終於安靜了。你很慶幸自己為了看動漫而學會了日語,但可惜此時你並不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