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迷糊糊看了眼時間。掀開被子,映入眼簾剛睡醒的女人揉搓著眼睛,她窈窕身材,肉長在該長地方,隨著被子的消失光潔如瓷的鎖骨、玲瓏有致的雪白若隱若現,抱著枕頭上玩偶巴掌大的臉不施粉黛嬌軟漂亮,烏黑柔順的長髮顯更加得清純甜美,像瓷娃娃般嬌嫩。她起身拉開旁邊衣櫃,入目一邊是高雅典雅的西裝,一邊是甜美高貴的連衣裙,西裝與連衣裙互相飄逸整個衣櫃曖昧情調的氣息。佟夢隨手拿了條淡粉色吊帶連衣裙穿上,唇紅齒白的嬌模樣,...-

澳門夜幕下的高樓大廈,燈光輝煌照映著蔣氏集團大樓如珠峰般巍峨屹立,它的華麗氣派和繁華景象使人臣服。

耀眼的霓虹燈照耀著頂樓氣質優雅的男人,光影浮現他精緻的側臉,冷淡幽深的目光,使一身清冷氣息卻也矜貴無比,讓人心生敬畏。

蔣氏繼承人,現話事人蔣界。

頂樓辦公室內部,一切智慧化現代化辦公傢俱,感受到它的科技化和奢華感,淩晨兩點,瀰漫著寧靜的氣息,偶爾傳來鍵盤的敲打聲響,蔣界靠著椅背,電腦光影對映著神色專注平靜無波瀾,整個人顯得清冷禁慾。

休息室內柔軟的床上,深灰色的被子上露出,雪白纖細的手臂在床頭胡亂摸索著手機,她迷迷糊糊看了眼時間。

掀開被子,映入眼簾剛睡醒的女人揉搓著眼睛,她窈窕身材,肉長在該長地方,隨著被子的消失光潔如瓷的鎖骨、玲瓏有致的雪白若隱若現,抱著枕頭上玩偶巴掌大的臉不施粉黛嬌軟漂亮,烏黑柔順的長髮顯更加得清純甜美,像瓷娃娃般嬌嫩。

她起身拉開旁邊衣櫃,入目一邊是高雅典雅的西裝,一邊是甜美高貴的連衣裙,西裝與連衣裙互相飄逸整個衣櫃曖昧情調的氣息。

佟夢隨手拿了條淡粉色吊帶連衣裙穿上,唇紅齒白的嬌模樣,渾身散發著戀愛幸福氣息的美人。

蔣界聽到聲響,蓋上電腦,走進休息室,看到在鏡子走神嬌俏的她,幽深的眼神映著數不清的寵溺與溫柔。

帶著滿心愛憐走過去,如抱小孩般姿勢抱起她,緊緊相擁,他偏頭輕輕吻她嬌嫩的臉蛋,手撫摸柔順的長髮,他懷中環繞著心動的奶香味。

“寶貝,睡飽了?”

蔣界溫柔問,聲音磁性眷戀。

佟夢手臂環住他的脖子,頭埋在他懷裡,剛睡醒翁裡翁氣的聲音,嘟囔道:

“嗯呐,老公我餓了”

蔣界邊就著抱小孩姿勢一路走到辦公桌上溫聲道

“睡了一天,當然餓了,我們吃飯”

抱著她坐在椅子上,麵對麵手環著她邊打開早已佈滿辦公桌美味的私房菜。

她在掛在他身上,手臂軟軟的環住他肩膀,黏黏糊糊的在他懷裡蹭來蹭去撒嬌道:

“都怪你”

蔣界隻好放下手裡幫她插好的酸奶,看她一雙眼眸委委屈屈,可愛可憐,心裡一陣愛憐彷彿暖意充滿了整個心房,他微微低頭輕吻她嘟起潤色的嘴唇。

在她耳邊輕哄,認錯,耳鬢廝磨著。

整個辦公室環繞著甜蜜愛意的氣氛,辦公室外的夜晚亦燈火輝煌,繁華絕倫。

像整個世界割裂著兩半。

一半煙火氣、一半紙醉金迷。

-剛睡醒的女人揉搓著眼睛,她窈窕身材,肉長在該長地方,隨著被子的消失光潔如瓷的鎖骨、玲瓏有致的雪白若隱若現,抱著枕頭上玩偶巴掌大的臉不施粉黛嬌軟漂亮,烏黑柔順的長髮顯更加得清純甜美,像瓷娃娃般嬌嫩。她起身拉開旁邊衣櫃,入目一邊是高雅典雅的西裝,一邊是甜美高貴的連衣裙,西裝與連衣裙互相飄逸整個衣櫃曖昧情調的氣息。佟夢隨手拿了條淡粉色吊帶連衣裙穿上,唇紅齒白的嬌模樣,渾身散發著戀愛幸福氣息的美人。蔣界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