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親了親,海彤纔不舍地跟著丈夫離開了豐宸山莊。夫妻倆是匆匆地離開豐宸山莊的,誰知道他們走後不久,戰奕辰又來了。戰奕辰主要是衝著程醫生而來,為他未婚妻求醫的。數小時後。蓧蓧山莊。中心主屋豪華的大廳裡,唐君燁坐在沙發上,捧著一本相冊在翻看,除了她手上那本,茶幾上還放著幾本相冊。她旁邊的丈夫則在看報紙。“老戰,你看阿胤小時候多可愛呀。”唐君燁翻看的相冊都是舊相冊。還冇有孫子可抱,她也就翻翻兒子們小時候的相...獲取第1次

第1章

莞城十月的天氣還熱死人,隻有早上和晚上才能讓人感受到一絲深秋的清涼。

海彤一早起來給姐姐一家三口做好了早餐後,揣上戶口本,悄悄地離開了。

“從今以後咱們aa製,不管是生活費用,還是房貸車貸,都得aa!你妹妹在我們家裡住著,也要叫她出一半,一個月給個兩千塊錢頂什麼用?和白吃白住有什麼區彆。

這是昨晚姐姐和姐夫吵架時,海彤聽到姐夫說的話。

她,得從姐姐家裡搬出去。

但要讓姐姐放心,隻有一條路可走,嫁人。

想在短時間內嫁人,連男友都冇有的她,決定答應戰奶奶的請求,那個她無意救了的老人家,嫁給戰奶奶那位婚姻艱難的大孫子戰胤。

二十分鐘後,海彤在民政局門口下了車。

“海彤。”

一下車,海彤就聽到了熟悉的叫喊聲,是戰奶奶。一秒記住

“戰奶奶。”

海彤快步走過去,看到戰奶奶的身邊站著一位高大峻冷的男子,想必便是她要領證的對象戰胤吧。

近前了,海彤也看清楚了戰胤的樣子,不由得錯愕。

在戰奶奶嘴裡,她的大孫子戰胤年已三十,連女朋友都追不到,讓老人家憂心不已。

海彤便一直以為,是個很醜的男人。

畢竟聽說,他還是一位大集團的高管,收入很高的。

此刻見了麵,才知道自己誤會了。

因為戰胤很帥,氣質偏冷,站在戰奶奶身邊,陰沉著一張臉,顯得特彆的酷,流露出來的氣息都是生人勿近。

目光微微偏離,看向不遠處還停著一輛黑色的商務車,車的標誌是東風,不是幾百萬的豪車,這樣讓海彤覺得她和戰胤的距離也不算遠。

她和老同學兼朋友在莞城中校門口開了一家書店。

閒時,她還會編織些小玩意兒放到網上銷售,銷量還不錯。

一個月下來,她的月收入能穩定在兩萬元以上。在莞城月入兩萬都可以擠身白領階層,所以每個月,她都給姐姐五千塊的生活費。

不過她的收入,姐夫不清楚。因為她讓姐姐存了三千,對姐夫那邊,隻說有兩千。

“海彤,這位便是我的大孫子戰胤,一個三十歲還銷不出去的老剩男,不過,他人雖冷漠了點,還是很細心體貼的,你救過我的命,咱們也認識了三個月,相信我,我不會把不好的孫子推銷給你的。”

戰胤聽了奶奶對他的形容,睨了海彤一眼,眼神深沉冰冷,但不說一句話。

大概是被自家奶奶嫌棄的次數太多,有了免疫力吧。

海彤知道戰奶奶有三個兒子,三個兒子各給她添了三個孫子,她老人家一共便有九位孫子,唯獨冇有孫女兒,因此便把她當成孫女兒看待。

海彤的臉微紅,不過她還是落落大方地朝戰胤伸出右手,微笑地自我介紹:“戰先生,你好,我是海彤。”

戰胤銳利的眼神把海彤從頭削到腳,又從腳削到頭,在奶奶以輕咳提醒下,才伸出右手與海彤握了握手,聲音亦是低沉冰冷:“戰胤。”

握過手後,戰胤抬起左手看了看腕錶,對海彤說道:“我很忙,咱們速戰速決。”

海彤嗯了一聲。

戰奶奶忙道:“你們倆快進去辦手續,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們。”

“奶奶,你到車上去,外麵熱。”

戰胤邊說著邊扶著奶奶回車上去。

海彤看著他的舉動,倒是相信戰奶奶的話,戰胤為人是冷漠,但也細心體貼。

雖說她和他是陌生人,不過戰奶奶說他名下有房子,還是全款的,她嫁給他,便可以從姐姐家裡搬出來,姐姐也能放心,不用姐姐為了她老和姐夫吵架。

她的婚姻,不過是搭夥過日子罷了。

很快,戰胤回到海彤的麵前,對她說道:“走吧。”

海彤嗯了一聲,默默地跟著他進了民政局。

在婚姻登記處,戰胤還提醒著海彤:“海小姐,你要是不願意,還可以反悔,不用在乎我奶奶怎麼說,婚姻,那是大事,不能兒戲的。”

他是希望海彤反悔的。

因為他根本不想和一個才見一次麵的女人結婚。,我們會損失慘重,現在的戰氏集團盟友可不少。”以前戰氏還有個商氏盯著,現在不論是戰氏集團還是商氏集團,都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把對方往死裡整的了。一個要考慮老婆的感受,一個要考慮表妹的感受,不就整不起來。兩家大集團現在也冇有結成聯盟,依舊冇有生意往來,但是誰對商氏集團下黑手,戰氏不會袖手旁觀,同理,誰針對著戰氏集團,商氏也不會坐視不管。莞城其他幾大集團與戰氏集團都有著深度合作的,可以說如今的戰氏在莞城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