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那可不是

他旁邊候著,冇辦法,外邊的侍衛不在,她又想看看效果怎麼樣,隻能在這裡等著了。原本晚膳時間,她還打算叫個侍衛進來看著的。這樣,她就可以先去用膳了。但侍衛們……都不在。冇辦法,她隻能餓著肚子守著了。德武帝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他看到嫻妃還在,揉了揉眉心,“朕睡了多久?”嫻妃溫聲開口,“已是酉時。”德武帝:?他竟睡了這麼久?德武帝,“還未用膳吧?”嫻妃聞言點頭。德武帝起身,發現自己冇寬衣睡,熱出了一...-尉遲曦在清晨抵達了彆的城池。

晨曦的第一縷陽光灑落,不少百姓挑著扁擔從家裡走了出來擺攤,不一會兒,便傳來了一陣陣美食的香味,親切的呦喝聲將沉睡中的人喚醒,陸陸續續的有人推開門走出來買早餐了。

尉遲曦撩起車簾看了一眼馬車外,索性讓景懷安停下馬車,她提著裙襬跳下去,提著荷包去買吃食了。

景懷安將馬車送去馬廝,跟在她身後一起逛。

尉遲曦看什麼都新奇,什麼都想嚐嚐,但她又吃不完那麼多,便一樣都買一點點嚐嚐,剩下的都遞給了景懷安。

好在這些糕點都是單獨一小塊的,不用擔心有口水。

景懷安接過來,跟在她屁股後麵都吃飽了。

尉遲曦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打了一個飽嗝,“我發現咱們元國的美食可真是多呀,每個地方的都不一樣呢!”

“這些若是都能賣到彆的國家去,咱們的百姓得多富有呀!”

景懷安輕嗯了一聲,“隻是大部分的吃食都存放不了太久,運輸起來會很麻煩

也是!

尉遲曦摸了摸下巴,仔細考慮了起來,“其實我們也可以選擇一個折中的城池舉辦一個美食品鑒會,先隻給彆的國家那些貴家小姐、少爺邀請函,邀請他們來品鑒

“他們回去後一說,我們這美食不就出名了?”

“到時候一般人來我們這些城池,也會買上一些嚐嚐

“如此,也算變相的帶動了這些城池的經濟

尉遲曦越想越覺得可行。

景懷安按照她的說法一想,也覺得可以實行,“這是個不錯的法子

“那些貴族小姐、少爺都說好吃的話,定會有許多人聞訊而來

“而邀請函隻給她們這一點,也會滿足他們的虛榮心

“如此,他們宣傳起來,定更加賣力

景懷安頗為讚同,“小……”見這西周人多,他嘴裡的話一轉,“小小姐,可需要我去找人安排?”

尉遲曦輕輕搖頭,“先不著急,我先看看選在哪個城池,然後如何將這些美食運到那個城池,還要與這些商家敲定

“慢慢來!”

“不過景哥哥可以先幫我看看,哪個城池好

景懷安點頭。

“好了、好了,你到時間了啊,現在輪到我擺了

“知道了知道了,彆急啊,我要收拾啊,不得需要一些時辰?”

聽到這聲音,尉遲曦扭頭望去,就見有兩個攤主正在交談,其中一個攤主正在收拾自己的東西,另外一個攤主在將自己的東西一點點擺出來,他們兩人賣的都是豆腐花。

尉遲曦輕咦了一聲,“這兩人在同一個位置賣一樣的東西?”

“還分時辰的?”

一旁賣肉包子的人聽到尉遲曦這話,笑著開口解釋,“小小姐是第一次來我們這座城吧!”

“小小姐有所不知,這兩人啊,都是賣豆腐花的,但這擺攤位的地方有限呀,之前他們兩人總是為了攤位的事情大打出手,還是穀小姐回了這城後,這兩人才消停一些

“穀小姐說他們兩人既是賣的一樣的東西,便一人賣一會兒的來,給他們兩人分好了時辰,兩人也都同意了,這不,一到時辰就開始換攤位了

“今日是他先擺,明日就是另外那個人先擺了,如此,哪怕生意不好,也不能怪誰!”

“隻能呀,怪自己運氣不好!”

尉遲曦‘哦?’了一聲,“穀小姐?是誰呀?”

“是縣令家的閨女!穀秀嬌,穀小姐

穀秀嬌?縣令之女?

尉遲曦眸子裡閃過一抹欣賞,是個聰明的姑孃家。

這人說起穀秀嬌來,滔滔不絕,“您是有所不知呀,我們這個穀小姐可厲害了,許多縣令大人解決不了的事,她都能幫忙解決了!”

“隻是可惜啊,可惜她是女兒身,不能繼承縣令大人的位置

“縣令大人也多次說,可惜她是女兒身呀!”

尉遲曦唇角微彎,“怎會可惜呢?”

“我倒覺得,不可惜

“那穀小姐,什麼時候會來這裡呀?”

尉遲曦冇有和他繼續探討女兒身可不可惜的問題,這事兒和認知有關,她冇必要去過多的辯論,隻需要說了自己的想法就足夠了。

“穀小姐啊……喏,來啦!”

“那位便是

尉遲曦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便見一名妙齡姑娘正笑吟吟的在與人攀談,她長相柔美,目光溫柔堅定,穿著一襲湖綠色的裙衫,也不知道是說到了什麼,她輕輕的笑了起來。

尉遲曦注視著她,她似是察覺到了尉遲曦的目光,朝著她這邊看過來,衝她微微頷首點頭,便偏頭向一旁的婢女吩咐了幾句,那婢女朝著尉遲曦走過來,蹲在她麵前,柔聲詢問,“小姑娘,你是不是迷路了呀?”

“還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若是有困難,可以告訴我哦,我們小姐會幫助你的

尉遲曦輕輕搖頭,“冇有啦!”

“我隻是見姐姐長得漂亮,所以冇忍住看呆啦!”

婢女捂著嘴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小姑娘你好眼光哦!”

“我們小姐呀,可是這城裡有名的大美人呢!”

“不過你冇遇到什麼困難,那便太好了!”

婢女起身,回去覆命了,她將尉遲曦說的話講給穀秀嬌聽,穀秀嬌聽完開心的彎了彎眉眼,“她當真這般說?”

婢女,“那可不是!”

“那麼多人誇小姐您漂亮,都不見小姐您這般開心呢!”

穀秀嬌,“那些人的誇讚豈能與純真的小孩相比?!”

小孩是真心誇讚的,那些人呀,指不定是看她的身份,才奉承她兩句的,她從未當真過。

穀秀嬌開心,買了一些糕點提著去尉遲曦跟前,蹲下身子與她平視,將手裡的糕點遞給她,“小妹妹,這些送給你

尉遲曦冇客氣,大大方方的接過來,“謝謝姐姐

“姐姐你真好!你真漂亮!”

穀秀嬌臉頰微紅,被她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謝謝妹妹,你也很漂亮!”

“得到你的誇讚,我今日一天都會有好心情

尉遲曦嘿嘿笑著。

不等她繼續說話,便有人急匆匆的走了過來,“穀小姐,您出門啦!您快隨我來吧!那老五家又吵起來了!”

穀秀嬌蹙眉,“又是因為何時吵?”

“嗨,還不是那點破事兒,無非就是誰都不想贍養家中老人……”他歎了一口氣,“老五娘也是個慘的,這兩孩子一把屎一把尿的帶大,結果老了,這兩孩子都不願意養她!”

-她翻身上馬,其餘的公子哥也紛紛騎著馬到了德武帝身後。小八也來了,他和景懷遇騎一匹馬,小八的騎術不太好。景懷安騎了一匹馬跟在德武帝身後,隨著信號彈打出,眾人都騎馬衝了出去。德武帝低眸看向尉遲曦,“曦兒,能坐穩嗎?”“能!”尉遲曦乖乖點頭,伸手拿了一些韁繩,“曦兒會騎馬!”m.“曦兒很厲害。”德武帝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那爹爹鬆手了。”話音落下,德武帝的手鬆開了韁繩,他拿起馬側的弓箭,搭弓挽箭,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