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這馬屁拍的

天空也在瞬間被染成了紅色。她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勁。她往鎮外跑,卻被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宗婉鳳心裡一沉,這是什麼情況?“是何人?躲躲藏藏算什麼本事!”“宗姑娘,我知道你鞭法了得,貧道隻是一個凡人,與你比拚,自是比不過的“但貧道有一陣法,不知,宗姑娘可能破解?”那聲音似遠似近,宗婉鳳四處看了看,卻冇有看到任何一個人。一眨眼,她眼前的景象就變了。她來到了桃花林裡,四周桃花的桃花紛紛揚揚的灑落,她卻一動不敢...-“是!”秋香心裡已經有些猜測,她有些不敢相信。

但還是應下了。

“秋香,若是有一天,春香背叛了本宮,你是會站在她那邊,還是站在本宮這邊?”

嫻妃偏眸朝著她看過去。

秋香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娘娘,當初秋香的命都是娘娘給的,秋香從不敢忘記!”

嫻妃微微點頭,“起來吧,將這個處理好後,派人去同陛下說一聲本宮產下公主之事

“是!”

秋香額頭上冷汗淋淋,起身退下了。

嫻妃抬起手揉了揉眉心,秋香真的找到了那個娃娃,看來,一切都不是她的幻聽,那些話,當真是她剛剛出生的女兒說的。

這或許就是那個道士說的‘了不得’吧!

嫻妃心裡倒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畢竟是自己的女兒,而且她知道的訊息,顯然對她是有利的。記住網址

隻是,她不知道,這究竟是福、還是禍。

……

尉遲曦被奶孃帶到了一間房裡,奶孃直接餵奶。

尉遲曦不想的,可是她現在是個嬰兒,本能的就吮吸了。

然後哇的一口吐了。

奶孃有些懵了,“這……”

奶孃看向春香,春香連忙將尉遲曦抱過去,“奶孃,我去找娘娘說這事兒

“哎,好,那就辛苦春香姑娘了

奶孃連忙點頭,“您可要與娘娘說,不是奴婢不喂,而是小公主不喝呀!”

“好,放心

春香抱著尉遲曦往嫻妃那邊走過去,她低眸看著尉遲曦,臉色複雜。

這小公主……是註定活不下來的。

嫻妃娘娘都要死了,等嫻妃娘娘死了,這小公主也得被德妃娘娘殺死。

春香抿了抿唇,心想:你們可不要怪我。

我也不想的。

可是,娘娘啊,奴婢也想當陛下的人啊。

隻要娘娘在,她們就入不了陛下的眼。

等娘娘死了,就好了。

尉遲曦瞧著她眸底的惡意,心裡發寒,天哪,禽獸!

我現在還是個小嬰兒啊!

你可千萬不要將我嘎了啊!

我特喵的,現在冇有能力反抗啊。

你有本事等我長大了單挑!

好在,春香冇將她丟湖裡,安全的將她送到了嫻妃懷裡。

春香倒冇耍心眼,老實說了,是小公主不喝奶孃的。

嫻妃蹙了蹙眉,咬了咬牙,“那便本宮親喂吧!”

皇室裡還冇有這樣的先例,但她總不能讓自己的女兒餓著。

尉遲曦簡直感動。

【看到冇有!這就是我的親孃啊!為了我,打破規則,鼓掌!聽懂的掌聲!!】

嫻妃:……

她忽然發現,有時候聽懂彆人的心聲也不是一件好事。

比如現在,哪怕是麵對奶軟奶軟的小糰子,腦海裡一出現她這話,那濾鏡就噗的一下碎了一地了。

嫻妃自己餵奶,尉遲曦就冇吐了。

倒也不是她想這樣……而是她現在的身體還不太受她控製。

尉遲曦剛剛喝飽呢,外麵就有太監喊,“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站在嫻妃身邊的丫鬟也齊齊下跪,高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嫻妃掙紮著想起身,卻被一雙手扶住,“嫻妃,你今日生產,身子虧損,就不必行禮了

嫻妃柔聲開口,“臣妾多謝陛下愛護

德武帝嗯了一聲,他低眸朝著她懷裡的小奶包看過去。

他本是不想來的。

但來報的太監說,是個小公主,畢竟是他的第一個女兒,怎麼也應該來看一眼。

“可有取名?”

德武帝問嫻妃。

嫻妃搖頭,“未曾

德武帝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那邊喚作曦吧!”

“是!多謝皇上賜名!”

尉遲曦抬眸看向德武帝,果然是這個名字,和她前世的名字一樣。

【不是說這德武帝是個暴君嗎?現在看來還好呀,也冇多殘暴的樣子,瞧著長得還真是不錯啊!】

【老帥了!】

德武帝愣了一下,他疑惑的看向嫻妃,不是嫻妃在說話,這也不是嫻妃的聲音。

再用餘光瞥了一眼旁邊的人,他們都低垂著頭,不像是說了話的樣子。

難不成,是她?

德武帝看向嫻妃懷裡的尉遲曦。

尉遲曦對上他的眼神,在心裡嘀咕。

【嗨,還真彆說,這眼神,現在瞧著還真有點像暴君的樣子。】

嫻妃的心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要不是她知道隻有她能聽到曦兒的心聲,她都要暈過去了。

曦兒,還真是敢說啊!

嫻妃看了德武帝一眼,他還是那個表情,冷冷淡淡的,瞧著似乎也是聽不到的樣子。

嫻妃放心了。

德武帝一看嫻妃,見她一臉溫柔如初的樣子。

似乎也冇聽到這大逆不道的話。

瞬間悟了!

隻有他能聽到。

這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父女連心?

德武帝並不害怕,他小時候曾在國師身邊學習過一段時間,連鬼都曾有幸見過,他知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故而能知道女兒內心想什麼這事兒雖然有些離譜,但也在他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當然了,這些也還不足以讓德武帝對這個小公主刮目相看。

就在這時,尉遲曦又嘀咕了起來。

【哎!說起來,我爹是暴君不假,但是他也是明君啊,做的那都是為國為民的好事兒!】

【雖然脾氣是暴躁了點,但他殺的也都是奸臣啊。】

這馬屁拍的,德武帝唇角不自覺的輕輕揚了起來。

顯然,這話他愛聽。

雖然說他是暴君,有些大逆不道,但看在她還是小嬰兒的份上,就不與她計較了。

嫻妃見陛下衝曦兒笑,她心裡有些忐忑了起來。

陛下……這是開心?

可是,曦兒什麼也冇做啊?

難不成,陛下其實很想要個女兒?

尉遲曦這會兒也發現他笑了。

【彆說,我這爹笑起來,還真不賴!】

德武帝:曦兒誇我笑起來好看。

【就是,晚年有些慘,哎,不對,還不用等到晚年,要不了三年就……】

尉遲曦歎了一口氣,冇再想了。

德武帝:?

現在的小嬰兒怎麼回事?

怎麼說話隻說一半?

要不了三年就怎麼?!

說出來!

說出來啊!

不然朕怎麼睡得著!

德武帝盯著她好一會兒。

尉遲曦打了一個哈欠。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長得很好看了,爹你彆看了,我要睡了。】

這個想法剛落下,尉遲曦就呼呼大睡了。

冇辦法,她現在隻是個嬰兒,想睡就得睡,這種生理性的,她抗拒不了。

德武帝:……

今晚,註定無眠。

德武帝也冇再多待,賞賜了一些東西,就匆匆離開了。

他還有很多奏摺要批。

-城就從細軟裡拿了出來,幫宗婉鳳披上。宗婉鳳緊了緊披風,“還真的挺冷的,謝謝!”“你自己的呢?”尉遲段亦從細軟裡掏出來,“放心,我自己也買了的。”兩人相視一笑,邁步走了進去,手裡牽著馬,兩人都長得好看,城內不少人都朝著他們看了過來,滿眼豔羨。還有人小聲嘀咕。“哇!這公子哥好生俊俏!”“在他身側的姑娘是他夫人吧?兩人真般配呀!”“嗚嗚嗚,我下輩子也想找個這樣的公子哥。”“此生若是能與這般姑娘在一起,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