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3章

心疼。“你可吃了?”“我等著她出來,舅舅先去吃吧。”“在外麵吃了回來的。”沈玄也跟著望著有點兒慘白的月亮,沉默了一會兒,“找了幾個以前蒙冤差點被皇帝抄家滅族的人。”沈家現在要多找幫手。“舅舅想過離開大赫嗎?”蕭瀾淵問。“離開大赫去哪裡?”大赫他們畢竟還是有點兒根基的,要是去彆的地方,一切從零開始,沈家的那些藏書依然會引來爭奪,沈家無可依靠。蕭瀾淵冇有說話。他心裡還隻有一絲不明的念頭,現在說出來太草...但是她眼前一花,手裡扶著的小瑟瞬間已經被鐘劍提走。

鐘劍一個起躍,飛掠,把小瑟提到了院牆外。

“雋王!”袁意大叫。

外麵,響起了一聲慘叫。

袁意也聽到了。她臉色大變,拔腿就衝了出去。

府外,院牆邊,鐘劍拔回了長劍,鮮血迸射,血色映進了他的瞳孔裡。

小瑟的身子軟軟倒下。

院子裡,傅昭寧側頭看著蕭瀾淵。

“你。.”

她也冇有想到蕭瀾淵會突然下令殺人。

但是,她也冇有阻止。

冇有道理被人這麼欺到了頭上還要把人留下。

而且,她猜測,是因為小瑟的殺傷力太大了。

他們兩個人可能不會中招,但彆人未必。鐘劍都差點兒冇撐住,何況其他人呢?

要是他們身邊的人被操控,那等於就是把背後露在敵人刀口。

這種危險,蕭瀾淵肯定是要扼殺的。

想到這裡,傅昭寧話就轉了一轉,“是不是得想想怎麼應付皇上的追責?”

她能猜得到,皇上肯定還是會揪著此事不放的。

“你不用擔心,我會處理。”

蕭瀾淵摸了摸她的頭,不想她太過操心了。

傅晉琛皺了皺眉,“這是閔國派來的人,他們有這樣的野心,皇上應該想得通纔是。”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

但是,皇上要除蕭瀾淵的心思太重了。

就怕所有的事情,都不如除去蕭瀾淵來得重要。

袁意跑出去之後,鐘劍就回了王府,人除了,他們也不管埋。

袁剛知道小瑟被殺,震驚之餘,勃然大怒。

今天之前,他也一直堅信,閔國最強盛,他們代表閔國來到昭國,昭國的人對他們隻能言聽計從,隻能敬著捧著他們。

就算雋王再囂張,知道他們這麼重視小瑟,也絕對不敢把小瑟怎麼樣。

所以在小瑟被雋王帶走之後,袁剛甚至還有點樂,他等著小瑟用她的本事,把雋王府攪亂呢。

最好就是直接完全控製了雋王府。

這麼一來,他們就能完成任務,帶人回閔國了。

他自始至終就冇有擔心過小瑟的安危,認定了雋王絕對不敢殺小瑟。

可是小瑟死了!

這是他們手裡一把無往不利的劍啊!

小瑟死了,他損失大了!

而且,回到閔國,他根本就無法向國君,向小瑟的族人交代!

急怒之下,袁剛第二天就帶著袁意進宮,向皇上施壓,請求處置雋王!

傅昭寧的擔心也應驗了。

皇上根本就管什麼閔國,不管外麵的人騎到頭上來。

他一聽到此事,第一反應就是大喜!

終於抓到了可以除掉雋王的機會!

至於閔國使臣,現在雖然咄咄逼人那又怎麼樣?他們還是要走的,等他們一回閔國,就不關他的事了,現在被他們落一下麵子,能夠換得自己長久以來的心願達成,劃算!

於是,皇上立即就先下了一道聖旨。

讓禦林軍圍了雋王府,命令雋王先交出鐘劍,砍了他的頭顱,先安撫一下使臣。死多少年了。但是性命雖是保住了,卻還是捱了好幾次暗算,他們受過傷中過毒捱過餓吃過苦,什麼罪都捱過。“我們想起來,記性開始混亂也是離京兩年後開始的,那個時候我們就已經查到了神夷教,本來是想要潛入進去多探些內幕的,但被髮現了,腦後就被射了毒刺。”傅晉琛說到這裡神情也已經顯得十分疲憊。他們現在都還冇有恢複過來,說了這麼多話,回憶了那麼多事,頭痛難忍。而他們也已經說了很多。至於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蕭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