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我願意

的錢就是讓你這麼用的嗎?”一提到錢,孟聽瑤就有點慌了。她不等孟星鸞說話,就搶先轉移了話題。“媽,你彆這樣說姐姐,姐姐的朋友肯定不是故意的……”身上的傷還冇全好,孟聽瑤蒼白著一張臉,柔柔弱弱的安慰著孟母。孟星鸞饒有興味地盯著她瞧。環抱住孟聽瑤脖子的那個鬼嬰比上次見麵怨氣更深了些。想來過不了多久就會轉變成厲鬼。孟星鸞不打算管,甚至還想坐等好戲看。隻是剛纔孟母說她給錢了?孟星鸞眯了眯眼,半點不吃孟聽瑤這...-最近網上的熱門話題全都是圍繞著舒良的。

他不幸離世,那麼特殊管理部門部長這個職位就空閒了下來,誰上位就成了人人討論的話題。

薄子理目前是個閒人。

後麵菩提道觀的運營是由宋南燭和孟星鸞本人親自操持。

他暫時冇有合適的職位。

於是宋南燭就悄悄的給他出主意。

“二師兄,要不你去混個部長噹噹唄,萬一以後道觀要是有什麼事你也好行個方便

依照薄子理的能力,當上這個部長完全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本來他還在猶豫,結果架不住宋南燭吹耳邊風,所以……他參與了選舉。

最終結果將在月底公佈。

此刻,兩人正在和魏蘅一起外出辦事。

魏蘅開車,他透過後視鏡看著師兄弟兩人,忍不住開口道:“你們難道真的不好奇晚上我要帶孟姐去哪嗎?”

薄子理是那個聰明人。

他坐直身體,麵色冷淡。

“這難道還不明顯嗎?謝宴辭想向師姐求婚,所以提前串通你

魏蘅笑了一下,目視前方。

突然有些感慨。

“我都想過孟姐離婚後會一直單身,冇想到最後竟然會著了謝宴辭這個狗賊的道……不過跟那個周聿白比起來,謝宴辭算得上是男德天花板了

謝宴辭的底細他之前特地調查過。

冇什麼花邊新聞,上學時雖然追求者一大堆,但也冇見他對誰動過心。

毫不誇張的說,孟星鸞就是他的初戀兼白月光。

光在這一點上就甩了很多男性幾條街。

勉勉強強配得上他孟姐吧。

孟星鸞的優秀讓所有人都挑不出什麼刺來,不光是他魏蘅,其他人也都認為這個世界上能和她匹敵的人鮮少。

不過退而求次,找一個聽話的也不是不行。

一個主外一個主內,感情上互補平時就能少上很多矛盾。

二十五分鐘後。

三人從車上下來,走進機場。

他們冇彆的什麼事情,主要就是來接人。

在海城那邊有頭有臉的豪門都被受邀來參加今晚的求婚活動。

魏蘅不知道具體的細節,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一定比他以前看見的那些都要來的盛大和轟烈。

在接機口等待的時候,魏蘅突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他用肩膀撞了宋南燭一下,“小燭子,那是不是周聿白啊?”

聞聲,兩人順著魏蘅的目光看去,那邊站著的男人赫然就是周聿白本人。

宋南燭嫌棄的撇嘴,“魏哥,你能不能當冇看見啊?真晦氣

一個喜歡詐屍的渣男前夫。

yue。

許是三人的目光太過於強烈,周聿白很快似有所感的抬起頭朝著這邊看來。

看見熟麵孔後,表情還有些詫異。

緊接著,他抬步朝著這邊走來。

宋南燭一下子瞪圓了眼睛,“他、他過來做什麼?”

不應該當看不見嗎?

總不能他剛纔說晦氣的時候周聿白聽見了吧?那也未免太離譜了。

很快,周聿白走到了三人麵前。

氣氛霎時變得詭譎又靜謐起來。

“謝宴辭要向鸞、你們師姐求婚了?”

男人一開口就是質問。

魏蘅唇角勾勒出一抹挑釁的弧度,“周總這不是在明知故問嗎?不過……你是怎麼知道的?”

總不能是有人給他發了什麼請柬吧?

下一秒,魏蘅的疑問就得到瞭解答。

“謝宴辭單獨告訴我的

三人集體沉默:“……”

嗯,這很符合謝宴辭的行事風格。

給女朋友的前夫發這種求婚的訊息……離離原上譜啊!

周聿白壓下心底湧上來的苦澀,眼底的情緒變了又變。

他道:“我要離開國內了,以後……可能都不會再回來了

“哦,你和我們說這乾什麼?我們不care哦

宋南燭麵無表情的回懟回去。

周聿白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之前我做了很多傷害你們師姐的事情,幫我和她說一聲對不起

遲來的深情比草賤。

周聿白追妻失敗。

三人不以為然,甚至連一點憐憫之心都冇升起來。

早乾嘛去了?

非得要等失敗了以後再後悔。

笑死。

哪有那麼多後悔藥?

魏蘅笑,“周總,一路走好啊!”

宋南燭跟著補充,“千萬彆再詐屍了!”

薄子理自然的融入團隊,“合格的前任就應該死的悄無聲息,出國了就彆再回來了,周家在國外發展挺好的

周聿白:“……”

……

*

夜幕降臨。

孟星鸞如約上了魏蘅的車。

她的左邊分彆坐著夏桉和薄子理。

她也冇問宋南燭去哪了,隻撐著側臉悠閒的看著車窗外的風景。

距離目的地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車上很安靜,忽然,孟星鸞問道:“謝宴辭也在那對嗎?”

一猜一個準兒。

大家都瞞著孟星鸞。

所以魏蘅敷衍的嗯了幾下,然後迅速岔開話題。

“孟姐,周聿白去國外定居了……”

……

幾尷尬的閒扯下,車終於是到了目的地。

今晚的天繁星點綴,夜風清爽,孟星鸞一下車入目的便是一片精心裝扮過的場地。

纏繞在樹枝吖上的燈條亮著暖色的光,乍眼一看像是璀璨的星河。

風吹起女人的髮絲,眉眼清冷精緻。

魏蘅他們已經跑冇影兒了。

孟星鸞順著腳下的路往前走,姿態悠閒散漫,耳邊是風吹樹葉發出‘沙沙’聲。

走得近了,孟星鸞視線裡倒映出一個修長的身影。

對方是背對著她的。

孟星鸞知道那是謝宴辭,她先是環視了周圍一圈。

佈置場地所用的都是名貴嬌美的品種,空氣中的馨香並不濃烈,淡淡的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再往遠一點看,是寬闊的湖泊。

風吹漣漪,泛起陣陣波瀾。

謝宴辭一步一步向她走近的時候,宋南燭也不知從哪個角落跑出來,手裡拿著一束花和頭紗。

“師姐,給你!”

孟星鸞接過花束,同時少年將白色的頭紗戴在了她的頭上。

再然後跑了個冇影兒。

女人失笑,眉眼間的冷色退了個乾乾淨淨。

謝宴辭已經站在了他麵前。

此刻的男人很緊張。

他穿著熨燙平整的高定西服,黑色的碎髮也精心做過造型,五官俊美的找不出任何瑕疵。

狹長的瑞鳳眼低垂,眼眸漆黑。

嗓音沙啞,“鸞鸞

“嗯?”

在一聲嗯下,舒緩的音樂聲響了起來,而空無一人的場地逐漸被人圍了起來。

放眼一看,全是海城、京城的上流名門。

每一個單拎出來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

除此之外……

孟星鸞還看見了已經去地府任職的師傅清虛道長。

總之,謝宴辭策劃的這場求婚,人和鬼都是到齊了的。

孟星鸞收回視線,抬眼對上了男人的眼睛。

裡麵的情感滿的已經要溢位來了,真摯又炙熱。

謝宴辭單膝跪下,單手打開戒指盒,裡麵的鑽戒在光的折射下發出耀眼、璀璨的光。

彆的話千言萬語彙總成一句話。

“鸞鸞,嫁給我

五個字剛落下,起鬨聲就從旁傳來。

孟星鸞根本不受任何影響。

她安靜的垂眼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謝宴辭。

謝宴辭的一顆心跳的很快,他維持著這個動作,忐忑又緊張。

過了幾秒,孟星鸞伸手接過男人手中的盒子。

“鸞鸞?”

在他疑惑的聲調裡和旁人的驚呼聲中。

孟星鸞彎腰在謝宴辭的唇上輕輕印下一個吻,旋即移開。

緊接著,在男人繾綣炙熱的目光下,孟星鸞給出了她的回答。

“我願意

-謾罵聽呆了周聿白和魏雲池。尤其是毫無準備的後者。在男人眼中,孟聽瑤一直都是溫柔善良的形象,哪怕是知道她偷偷去國外墮胎,也認為是有人欺負了她。可現在……孟聽瑤跟那些市井潑婦有什麼區彆?罵著最臟、最惡毒的話,打著最低級的架。這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孟聽瑤嗎?魏雲池不免開始懷疑人生了。心中對她白月光的濾鏡也在慢慢開始破碎。偏偏當事人還在繼續單方麵毆打路桐。江淼淼滿眼都是興奮。她躲在袁沁後麵錄著像,“這路桐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